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虐世妃舞

第四章 山路遇险

虐世妃舞 薇薇凉意 1005 2014-09-02 21:31:08

  终于等到将军的军队走过,如郁的轿子才得以出行。

  放下轿帘的刹那,她依稀看到刘将军侧目一视。

  大禹岭地处城南,绵延数里,终年荫翠。

  入山路不宽,如郁坐在软轿里感受到坡路微颠,于心不忍的想叫轿夫停下休息。

  却在此时听到一阵喧哗,像是从树林中冲出一群人。

  只听到鸟鸣腾飞的声音,跟着轿子停了下来,她听到文心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家丁慌乱的脚步声阵阵传来,仿佛集中在一起抵御着什么。

  文心掀起轿帘对她说:“小姐,你不要出来!”

  她话音刚落,就听到刀剑声四起。

  如郁实在不愿意看到家丁们为保护自己而受伤,连忙下轿,却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住了:一群黑衣人正与家丁们厮杀着。

  她几乎是不加思索的叫出声:“你们是不是想要钱?”

  看到她的出现,打斗中的人暂时停了一下,为首黑衣人锐利的眼神从她脸上闪过,问道:“你身上能有几个钱?”

  如郁略感尴尬,极诚恳的,想要打动他们:“今天我们上山祭拜亡母,路过这里,惊扰了大驾,还请大哥你不要怪罪。请问这位大哥你要多少钱?我可以派人回府去拿。只请你不要伤及无辜。”

  黑衣人头目仿佛从未见过在这种场面中能迅速恢复常态的女人,他甚至笑出了声:“可惜了,我们要的不是钱,而是你的命!”

  说完就提剑直冲如郁而来,文心惊呼着,拉过如郁就往回跑。

  一路狂奔,耳边尽是山风,如郁已无心考虑其他,只想迅速下山。

  山路崎岖,后面的男人越追越紧,如郁眼看下山无路,索性往林中跑。

  等她醒过神来,黑衣人已追上她,步步逼近,而身后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如郁紧牵着文心的手,面对着寒芒利剑和杀气袭人的黑衣人。

  阵阵山风吹风,将她的黑发扬起,她脸上因为飞跑的缘故微微泛红。

  她脚步微动,甚至可以听到滑落下崖的石子,心突然清明了。

  她不知道是谁想要自己的命,但她知道,她逃不掉了。

  深吸一口气,她说:“我向来不怎么出府,也不是江湖人士,我可以问问,你为什么要杀我吗?”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黑衣人冷酷的回道。

  如郁点头:“既然只是要我的命,那可以放过我的丫头吗?”

  黑衣人瞟了一眼文心,并不出声。

  如郁只当他是默许,握文心的手,笑道:“你回府告诉爹,我不能为娘上香了,请他以后一定多来看望娘。”

  “小姐!”文心嘤咛着:“小姐,你不能死呀!”

  如郁忽然凄然一笑,至死自己都不记得前尘往事,面容宛如灿烂的夏花般美丽,黑衣人竟也看的有点征。

  不容他往前,如郁用力将文心向旁边推开,回头,纵身一跃。

  文心冲到悬崖惊呼:“小姐!”

  可是她却只听到阵阵冷风吹过,阵阵碎石垂落的声音,哪里还有如郁的身影。

  文心失魂落魄的将事情经过告诉卫远益时,他正在厅里与钟铭秋谈话。

  他并没有因此而震惊、难过,只是简单的皱眉反问:“她怎么会跳下去呢?”

  “老爷,小姐说着说着就……快派人救救小姐吧!”文心想着当时的情景就惊悚。

  钟铭秋大惊失色:“文心你说什么?伯父,事不宜迟,赶紧派人去搜救吧!我马上着手去查,瞥到底是什么人干的。”

  卫远益略显烦躁,挥手打断他的话:“一群山贼从何查起?文心也说下面是深渊,即使找到她,只怕也!罢了,这是她的命,就由她去吧!她可以永远的和她娘在一起了!”

  铭秋不解:“伯父,那也得让如郁妹妹回家才是,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在外面作个孤魂野鬼?”

  他已然说不下去,心中顿感难过。

  卫伊雪听闻消息往前厅赶,目睹着铭秋满脸悲色,心中生出无名火之,出口就已是不满:“阿秋!她自己非要从那么高的山崖上跳下去,你让父亲如何派人去找?她和她娘一样,都是自作自受!”

  “住嘴!”铭秋不顾卫远益在场,喝住她:“如郁是你的亲妹妹!就算她真的不在了,也要让她魂归故里!”

  “阿秋哥哥,你凶我?你从来都没凶骂过我,你今天竟然为了她凶我?她不过是一个妾生的,在我眼里她根本不配作我的妹妹!”卫伊雪气恼难过。

  铭秋本就是她倾心相许的人,一直对自己呵护有加,没想到竟然为了如郁来教育自己,顿时气的跺脚。

  “你!”铭秋被她的冷漠无情、蛮横无理气到极致,“伊雪,你向来倔强、无理,我都只当你还小,不懂事。可是你怎么可以连亲情都不顾了?我错看你了!”

  说完,他向卫远益道:“伯父,我先告辞。”

  卫远益一直看他与伊雪的爆发都不为所动,仍淡淡的说:“铭秋,你也不要太为如郁的事难过了,这一切都是她的命数。”

  铭秋深望他:“阿秋从不信命数!”

  离开卫府已是夜幕,铭秋直奔顺安巷,停在一座朴实的宅院前,宅院上书:将军府。

  刘承听完铭秋的叙述,面带难色:“阿秋,我实在是不便动用军中的力量去搜救你的朋友。但我答应你,我会带身边武艺最高强的护卫去,你相信我。”

  铭秋谢道:“谢刘将军出手相助,阿秋定不忘您这份情意!”

  “铭秋,说实话,要找到你这位朋友实在是很难,你要有心理准备。”

  “我知道!她从小就过的辛苦,我眼看着却帮不上忙。她长大了,从来都是与世无争,如今却出了这样的事,我怎能忍心让她一个人在外面……”铭秋话毕竟然哽咽。

  刘承想起自己内心思念的人,他深感这份守护红颜知己的感情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守护,但不妄想拥有!

  他试图安慰铭秋:“事不宜迟,今晚我就亲自去搜山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