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特种兵

第四十五章 刘鸿命运

大明特种兵 塞外白龙 2758 2014-01-26 18:44:24

  用了很大的篇幅来介绍了明熹宗天启皇帝朱由校的爷爷,还有他的父亲。下面似乎还应该介绍一下对他生命产生决定性影响的两个人物。一个就是奶娘客氏,另一个就是权倾朝野炙手可热的九千岁魏忠贤。

奶妈就不用说的太细,据说是个妖艳的没法说的女人,据说是保定府侯家村村民侯二的老婆,具体年龄不详,据说十八岁的时候,就生了第一胎。同时被选入宫中,成为天启皇帝乳母。

当时的天启帝,还不是什么皇太孙,也不是什么天潢贵胄,他只是朱常洛的儿子,一个失学儿童,一个生下来就得活着憋屈的人。因此,选为朱由校的乳母也并非什么太值得高兴的事。

人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时来运转了。万历四十八年,朱常洛顺利即位为明光宗,身为长子,朱由校从事实上获得了继承人地位。

最让人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的事情发生了,按说,乳母的责任就是喂奶,等到所哺育的皇子断奶了。也就该收拾收拾拿工钱走人了。似乎客氏没有这个走人的打算,因为朱由校断奶了,她没有走。朱由校成年了,他仍然没有走,直到朱由校当了皇帝,她还是稳稳当当在宫里住着。

冬天有碳敬,夏天皇宫专有为她消暑的冰块储存着,出入宫禁坐着三十二人抬的大轿子,长驱直入一点不见外。相比之下,那些朝廷大员,甚至内阁的大臣们都寒酸了许多,不管几品大员,进皇宫也别想乘轿,溜达着走吧。

寒窗多少年,官场拼杀多少年,好不容易熬出来了,回头看看,自己的待遇甚至远远不及一个保姆,真正是岂有此理了。

岂有此理的还在后面,天启二年,天启皇帝结婚了。可以说,这是极大的喜事,宫里宫外的忙活的不行,都喜气洋洋的。事实上,不高兴的人,只有一个,这就是奶妈大人,客氏。

史载。“客氏不悦”。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皇上结婚,奶娘不悦,很容易被人猜想,这里面有什么值得说道的东西。而“不悦”之后的事情,更是从一个侧面验证了这一点。天启并未生气,而是找到这位奶娘,拍着胸脯表示,“您呢也别生气,以后这么着,你安排我去哪过夜,临幸哪个嫔妃,我完全听你的指挥,你看这样好不好。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了!

作为本书作者,我也是一个对已经过去的历史有些小小愤青的发烧友,可是历史就是历史,过去了也就是过去了,无法改变,也无力改变。毕竟我不能穿越回过去的时代。

我不可以,但是凌云可以。他也许会帮我完成一些探索和改变。

再说说魏公公吧,此魏公公不是山海关监军太监魏全孝,而是他的干爹大人魏忠贤。很久很久以前,这个魏忠贤还不叫魏忠贤,而是叫做李进忠。

沧州肃宁人。肃宁,现在还叫肃宁。现在的发展状况如何不清楚。但是从前,经济情况确实不佳。

经济不发达是大背景,踏实的种地过日子也就是了。偏偏这个李进忠不是个安分的人,他游手好闲,好赌好嫖。为他说一句公道话,人家魏公公还真不是没见过世面没见过女人。在他狠下心挨了那一刀之前,他曾经转悠遍了大小妓院,那也算得上是风流阵里的急先锋了。

人哪,有几样东西实在是要不得,酒色财气。这四样,是既伤身,又伤财。偏偏这四样,就被魏公公占了个全面发展。

魏公公实在是个好赌的人,然而也实在是个赌运不佳的人,这么些年了,愣是没赢过钱。这点家当也输得差不多了。没钱怎么办,想办法。自己不是还有个老娘吗。让她改嫁,给自己挣点彩礼钱。

过了些日子,这点钱也花完了,想了想,自己还有个女儿,长得还算不错的,也就卖了吧。

他的老婆,实在是个聪明人,在女儿卖掉后不久,就收拾东西回了娘家,这实在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因为如果她不走,等这点钱再赌完了,下一个被卖的无疑就是她。

房子早就卖了,娘和闺女也卖了,老婆也跑了,自己还剩下点什么呢。被一群人围着要赌债的魏公公忽然想到,没错,自己身上还多了个什么东西,只要把这个东西舍弃了,还能有钱花。

这个东西是什么,不说大家也都明白,也就不多说了。现在的魏忠贤,当年的李进忠,以大无畏的精神,挥出了那一刀。最终,成功进入宫中,慢慢的混到了现在的位置。

所谓的大无畏精神,不是说他能狠得下这个心,是说他的自我阉割技术实在是不错,因为这种手术,一般都是专业人员来做的。想想看,在男人的身上摘除一个器官,还是要害部位,稍不留神就能要命。而魏公公在没有任何人帮助,没有什么医疗条件的前提下,就这么自己割了,还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无语,真的是无语。只能说,他的命大。

他一直是个赌徒,但是赌钱不合适。赌命,他赢了个头彩。他干掉了自己的老上司王安,干掉了自己结拜兄弟魏朝,和客氏结成了对食关系,成为事实上把持朝政的第一号人物。

差不多也就介绍到这里吧,一个太监一个奶妈,本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偏偏就在那历史的大背景之下,顺了风,得了势,倒腾出一些大动作。偏偏就影响了朝局影响了社会。

但是小丑终究是小丑,由着他们蹦跶,也蹦跶不了多高。

不过现在,魏公公还是风头正劲的时候,他蹿腾皇帝上朝并非是要把自己好不容易骗来的权力还给他。而是他想接着皇帝的名义,为自己的干儿子干点事。

魏全孝的奏折和私信都很快到了北京城。魏忠贤想过以后,觉得自己下手黑了刘鸿,似乎不太合适。比较他是边帅,轻易对他下手的话万一弄出个病变,就不好收场了。

还是那句话,阶级敌人亡我之心不死。魏忠贤很快就想到,自己说话不好使,皇上说话还不好使吗。不管是刘鸿,还是他手底下那八千子弟兵。那不都是大明朝廷的人嘛。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父教子亡,子不得不亡,这是圣人的规矩,刘鸿既然自认是儒将,就给他一个儒家的说法吧,看看他还有什么话讲。

地点,金銮殿。

大臣们终于见到了皇帝,这样的概率在天启帝即位以来,实在是比较破天荒的事情。比中彩票的几率还要小一些。

文东武西列立两旁,大家都弄不明白,是不是这位天启皇帝朱由校准备励精图治了,这样的概率比他上朝的概率还小,几乎不是零,而是负值。

天启帝一直以来,都是个没什么脾气的人,然而这次,他实在是怒了。出离的愤怒了。他真是想不到,有一个叫做刘鸿的山海关总兵,竟然是如此的十恶不赦,如此的罔上欺君。

放纵属下投敌,自己居中接应,对朝廷派出的监军也不放在眼里,要不是魏全孝聪明机灵,恐怕山海关现在已经被后金击破了。山海关一丢,整个辽东就算全部沦陷了,再换句话说,北京城就岌岌可危了。这笔账。朱由校算的出来,所以,这个刘鸿,必须死。

大臣们唯唯诺诺,这很正常。天启六年冬,此刻的朝廷内外,已经多是魏公公的人了。别指望他们来挽救刘鸿的命运,他们只会添油加醋的说几句圣上英明神武,刘鸿罪该万死之类的话,来证明天启皇帝大人专门为了这个事情上一次朝是多么的正确,此事,似已板上钉钉。

照这样发展下去,唯一一个结果就是,刘鸿死定了。

一道圣旨将传向山海关,宣判了对刘鸿的最终判决,此判决由大明帝国最高领导朱由校公布,在法律上,已经生效。刘鸿最后得到的结论是:押赴山海关城外,斩决!

宣布完这事,皇帝大人急匆匆的走了,因为前方等待他的,还有似乎永远都忙不完的木匠活。

东厂的缇骑就此出发,目的地:山海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