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男神到我碗里来

2.张扬,不要太张扬!

男神到我碗里来 苏十一 3265 2014-12-25 11:55:37

  林娜拉拉林小白的袖子,在她耳边咬着牙齿轻声说:“把你那要吃人的目光收起来。”

有这么明显吗,林小白听话的收回视线,又忍不住朝那边看去,恨不得趴上去朝着帅哥说一句:你就是那尤物,人间难得有的那种尤物!

走近了,林彻坐下来,林娜也坐下来,林小白呆呆站在那里,林彻指指美男子:“张扬,刚从法国回来。”

张扬!名字和人一样,简直不要太张扬!

林小白咳嗽两声,笑眯眯的走过去,伸出手:“帅哥你好,我叫林小白。”

帅哥放下话筒,没有伸手,也笑眯眯的看着她:“你好。”

长的好看的人笑起来简直就是一妖孽,林小白忘了她的手还处在孤零零的呆在空气重,看着张扬嘴角上翘,睫毛为何这么长,皮肤为何这么好,眼睛为何这么大,鼻梁为何这么高,嘴角处还配着两个小酒窝,林小白再次坚信,长的好看人一张脸的五官都特别好看的话,凑在一起了,那绝对就是祸害。

首先祸害的是自己,因为她脱口而出:“祸害,你好!”

室内空气顿时安静下来,正在点歌的林娜僵硬的转过头来,林彻端着的酒杯自如的往嘴里送,张扬看着面前一副清纯的不行又蠢的要死的女生,此刻脸已经烧的通红。

“呃。。。我是说我嗨,你好。”林小白干巴巴的解释。

张扬没有说话,只是露出一个微笑,林小白只觉得自己又醉倒在美人的微笑中了。

林娜点了一首倒带在唱,到副歌部分也没破音,林彻坐在沙发上眼神盯着林娜,那叫一个含情脉脉。

张扬没有再唱安静,只是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林小白在沙发上蹭啊蹭啊蹭啊,蹭到他身边,视力良好的她眼尖的发现他在玩temple run2,此刻的分数是,2200万,她手机里的这个游戏早已经卸载,因为她的最高纪录是10万分,在一次一次摔死撞死烧死之后她愤愤的卸载了这个游戏。

“啊!跳,跑跑跑,下滑,跳!拐弯!”林小白不知为何很兴奋,看着张扬修长的手指轻松自如的滑在屏幕上,好像那个把这个游戏玩的很好的人是她自己。

“嘭”的一声,人物未来得及拐弯撞在墙上,张扬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这女生这么可以这么吵。

林小白完全没有觉得自己有何不妥,见已经死翘翘,有些惋惜的说:“哎,你应该快点拐弯的,不过你也别不开心,你已经很棒了,我的最高纪录只有10万分。”

还真是,蠢的很,张扬挑挑眉,把手机递给她,卧槽iphone6!这是林小白内心的OS,不仅长的好看可能还是一土豪,林小白觉得空气似乎都新鲜了许多,她伸出两个手郑重的接过手机,听张扬说:“你玩到11万分,我答应你一个要求。”

瞬间觉得自己身负重任,林小白点了开始键,人物奔跑起来,她全神贯注盯着屏幕上那个小人,跑,跳,拐弯,拐弯,“嘭”死了。

跑跑跑,跳,跳,滑,拐弯,拐弯,“啊”死了。

如此反复几次,她的眉毛皱起来,一边的张扬好笑的看着她,在又一次只跑出去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死了之后她把手里的手机丢向面前的茶几,抱怨着:“这个游戏简直太难了。”

身边的人没有任何声音,几秒后,林小白反应过来,她把别人的手机就这样扔了,她把别人的刚出没多久的苹果6就这样扔到了硬邦邦的茶几上,迅速伸手捞过手机,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呼出一口气,还好没有哪里砸出个小裂痕,转身递给张扬:“呃,我就是冲动了一下,我保证没坏。”

张扬接过手机,看她一眼,真是想不通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女生,蠢竟然也有蠢的可爱的时候。

听见声音林娜也移过来,一边跟着的还有连体婴一样的林彻,林娜直指林小白:“你把人家怎么了。”

“没怎么,我发誓!”林小白严肃的回答,她倒是想怎么,可惜没有机会啊T T

林彻拿了瓶酒过来,桌上摆着几个玻璃杯,很快杯子被满上,林彻的话是:“张扬刚从国外回来,我们给他洗尘,来干了。”

林小白端着杯子,听见给张扬洗尘很快不知名的液体已经灌入了喉咙,林娜要阻拦已经来不及,回头瞪了一眼林彻,林彻扯出一个坏笑。

辛辣的感觉瞬间充满了口腔,林小白觉得头有点晕,摇晃几下,她看着林彻,直直走过去,拿下他手中的酒瓶,又倒了一杯,转向张扬:“喝!给你洗尘。”

张扬也把杯中的酒悉数灌进肚子里。

见他爽快,林小白笑了,又一杯,“来!给你再洗尘!!”

张扬端起另一杯酒,碰一下她的杯子,眼里滑过一丝玩味,端起杯子倒入嘴里,林小白也学他把酒全部倒入嘴里。

被呛到,“咳咳咳。”林小白咳嗽几声,林娜已经走过来夺下她手中的酒瓶,生怕她说出给你三洗尘这样的话,干笑到:“点歌,点歌,小白。”

张扬眼神深了些,手扶上下巴,唔,小白,这样光叫小白果然是白痴的很。

林小白呵呵笑两声,摇晃着去点歌机点歌,她再次凭借着她良好的视力顺利点好了凤凰传奇的最炫民族风。

音乐很快响起来,听见音乐她整个人似突然活过来一般猛烈的摇晃着自己的身体,突然整个人又扑过来,张扬往旁边闪了闪,却发现她只是拿过他面前的话筒。

林小白的带着醉意的声音回荡在包房里,听着她跺着脚吼着“留下来!”,张扬突然笑了,这个女生,真是他回国到现在见过的最有趣的人。

林彻坐到他旁边,“林娜的妹妹。”

“妹妹?”他以为只是个朋友或者闺蜜。

“恩,虽然是表的。”

“那也。。差太大了吧。”张扬看着那边优雅的坐在沙发上的林娜,实在很难把这两个人用亲戚这两个字扯到一起。

林彻也笑出声,“虽然蠢了点,不过她很好玩。”

“恩。”这点张扬绝对赞同,点点头。又问,“所以?”

林彻看了看他,又用眼神示意那边的林娜:“林娜说把林小白介绍给你。”

“are you kidding?”张扬皱眉,他身边的有过的女生再不济也都是温婉大方,像林小白这种类型的,还未出现过。

林彻摆摆手,一副无奈的样子,“你也刚回国,换换口味也好,林娜发话,我不敢不从,你就帮帮哥们。”

那边了林娜心有灵犀般看了这边一眼,手里端着酒杯,露出个得体的笑容,张扬收回看着林娜的视线嘲讽的看着林彻,“怎么,真被收了?”

林彻抿一口酒:“恩,遇见法海了。”

张扬无声的笑,林娜已经放下杯子,款款走过来,林彻又化身连体婴粘在林娜身上,林娜看着前面正在吼着神曲的林小白,似乎只是在做一个官方总结一样公式化的说:“林小白,20岁,A大大三学生, 学的是国际贸易,身高162cm,体重85斤,智商有点低,情商几乎没有。”

张扬看着面前嘶吼着的林小白,昏暗的灯光下白色的连衣裙勾勒出小小的人,头发散在剪头,颇有几分清纯可人的模样,当然,前提是不看脸。

他又扭头看了看林彻,那家伙一副拜托拜托的模样,他其实倒不是那么想迅速又开展一段新的感情,这毕竟是回到熟悉的地方,总有一些曾经的,熟悉的人,或者事,让他还不能那么迅速的就融入一段新的感情。

不过,他看着蠢蠢的林小白散着头发扬着小脸的模样,心头竟微微一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悄悄的发芽。

迟疑了一下,张扬点点头:“行,我知道了。”

随后两人相视一笑,似是完成了某项交易。

正在吼着林小白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一曲终了觉得脚底下有点飘,愣愣的飘过来倒在沙发上,然后她。。。睡着了。

张扬目瞪口呆的看着沙发上几乎瞬间就睡的香甜的人,林娜和林彻已然已经习惯,“她一喝就醉,一醉就睡。”

张扬扶额,那为什么不阻拦她喝。。

林彻已经起身,拉拉林娜,“我们该走了,都快晚上了。”

林娜也起身,任由林彻拉着,出门前还回头看一眼呆在那里的张扬:“麻烦对她温柔点。”

。。。

沙发上的林小白嘟囔一声,翻了个身,她今天穿的是裙子,睡着的她当然无暇注意这点,而张扬明显的看见,由于翻身带动的并不长的裙子也跟着翻起来,露出里面的内裤,粉红色的,还有波点。

张扬看了许久,林小白似乎睡的很沉,终于认命般走过去,把她的裙子拉下来,然后把人抱起来,睡梦中的林小白似乎感应到了人生中第一次公主抱被完成了,嘴角扯出一个满足的笑。

外面路灯已经亮起来,点缀着这个城市,林娜眼里有些担心,还是问了一句:“你那个朋友,真的靠谱么。”

林彻看着她,眼神温柔,“帮女王干活儿,敢不靠谱么。”

林娜白他一眼,林彻又接着说:“你放心,我跟张扬从小一起长大,他虽然长的那么帅钱又多,当然,比我还是差点,不过他不乱来,交过的女朋友也只是局限于交女朋友,没有交到床上去过。”

见林娜疑惑的眼神,林彻笑:“他虽然看着花,心里却是个传统的小男生,他觉得这种事情太神圣,必须婚礼和一辈子的爱人才配得上。”

林娜颇为赞许的点点头,又回头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一起长大的,怎么就差的这么大。”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