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若南风

妈妈是我的(5)

你若南风 牙白 1470 2015-01-20 06:02:05

  糟糕,夏千风该不会是吃了我做的猪肝粥,坏了肚子吧!

我焦急不已,但不便离卫生间太近,只能扯着嗓子喊:“夏千风!你还好吗?”

听不见他的回答。

我要不要去叫医生?如果医生来了,肯定会告诉妈妈,夏千风吃坏了肚子;可是不叫医生,夏千风出事了怎么办?我徘徊不定,见夏千风好久都没出来,还是咬咬牙,跑去找邢医生。

邢医生把夏千风抱回了病床上,一番检查过后,他拉着我到病房外,提防地看看四周,问我:“看症状,是轻微的食物中毒。小风今天吃了什么?”

“苹果,还有菠菜猪肝粥。”我不敢欺瞒医生,如实回答。

邢医生粗平的眉毛挑了挑,“只有这两样?”

“可能是我做的猪肝粥有问题。”我搓着指尖,“我第一次做。”

“那就好。”邢医生抽出白大褂口袋上的圆珠笔,在处方签上疾书。

我清清楚楚地看到,邢医生听完我的回答,凝重的神情立刻释然,嘴边挂着微笑。为什么我说是猪肝粥有问题,他的回答是“那就好”?还有,他为什么不直接问夏千风,而是把我拉出夏千风的视线,悄悄问我?

“邢医生,我也想问你一件事,”我沉声道,“让夏千风住单人病房,真的是因为床位不够?”

邢医生有条不紊地按下圆珠笔末端,撑开笔夹插回口袋,双手在身后拿着写字板,向我倾斜了上半身,“你妈妈没告诉我,她的女儿这么敏锐。”

“单人病房有监控录像,能二十四小时监控夏千风。邢医生,你不信任夏千风,对吗?”

“他有他的苦衷,我有我的责任。”

“您和夏千风联手欺骗妈妈,也是出于医生的责任?”我怒火渐生,“你知道夏千风带着冰糖是为了让自己生病吧!他这么做肯定不是一次两次的事!”

“不算联手,我只是顺水推舟,避免他们之间的罅隙。”

“就算夏千风和我妈妈感情破裂,关你何事?”我怒气冲冲,“难道你和夏千风有特殊关系?你是他爸爸?”

邢医生绷着背笑个不停,我极尽耐心等他笑完。

“青春期的小女孩的想象力都像你这么丰富吗?”邢医生撕下处方单,夹在指尖,“我得去通知护士站给小风加药,失陪了。”

怎么全世界都在维护夏千风?我气急败坏,狠狠踹墙,痛得直叫唤。

焦躁的心情难以平息,我跑下楼绕着医院的小花圃猛走几圈,才回病房。

我还没进门,就看到妈妈在里面。

“邢医生给我发了信息,我请了假赶过来。”

“妈妈别担心,我已经吃药了。”夏千风用一半的气音说话。

“有没有找到原因?”

“早晨喝的粥,没熟。”夏千风轻描淡写地说。

原来如此!我刚抚平的怒气又熊熊燃烧起来。没熟的粥,吃一口就该知道了,他却全部吃完,好上演他最擅长的苦肉计。

“都是妈妈的错,早上做粥太着急,多熬十分钟就不会害你拉肚子了。”妈妈愧疚地说,“以后妈妈会更仔细地照顾夏夏的,夏夏这次一定要原谅妈妈的疏忽。”

与其让夏千风揭露“粥是顾云筝做的”,还不如自己承认。我敢作敢当。

我冲进病房,“妈妈,你做的粥被我不小心打翻了,害夏千风拉肚子的粥,是我做的。”

夏千风眉头急促地皱起松开又皱起;妈妈半张着嘴,惊讶地看我闯进来。

“夏千风,你接下来是不是想对妈妈说,这不妈妈的错,是顾云筝干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夏千风扭头看窗,淡淡回答。

我绕到床的另一面,堵在夏千风眼前,极小声道:“你总不会平白让自己遭殃。”

夏千风微仰起头,用平静深邃的目光,将我的怒气全数接收,无声粉碎。我竟生出一分恐惧,愈发觉得夏千风的心深不可测。

他的脸上突然漾起温柔的笑容,我下意识地退后要逃,手却已经被他握住,“你既要上学,又要给我带饭,这些天一定很累。”

接着他松开我的手,转向妈妈,语气越发绵软:“如果妈妈能辞掉一份工作,筝筝就不用这么辛苦,我也不会吃坏肚子了。平时我总是想,应该靠自己,不让妈妈操心。可我一生病,就认输了,我还是离不开妈妈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