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若南风

妈妈是我的(2)【修改错字】

你若南风 牙白 1392 2015-01-17 09:31:43

  “筝筝你到了。”妈妈眼中带笑,介绍道,“这是我女儿,顾云筝。”

“你好。”邢医生对我点头致意,再定睛看我,“你和你妈妈长得太像了。”

“女儿和妈妈怎么会不像,”妈妈笑意更深,“筝筝,这位就是夏夏的主治医生,邢医生。这些年,他帮了我们不少忙。”

事不宜迟,我要抓住机会。我问:“邢医生,您一定对夏千风的病情十分了解。”

“妈妈,”夏千风突然插话,“这瓶药水快挂完了,能帮我叫一下护士吗?”

想把妈妈支开?没那么容易。

我抢着上前一步,按下了床头的呼叫铃,然后对夏千风微微一笑,“按呼叫铃,护士会更快看到的。”

夏千风眉头迅速地皱了一下,立即平复成礼貌的笑容,“邢医生,是不是到测量体温的时间了?”

我朝正要挪步的邢医生摆手,“这种事不劳烦邢医生,我来我来。”

“好的,体温计到护士站取。”邢医生说。

我忙不迭地跑去护士站拿来体温计。

吊瓶已经换了新的,看来换药的护士来过。我笑眯眯地把体温计戳进夏千风抿得发白的嘴唇之间。

妈妈欣慰地笑了,“有了筝筝,替我分担的人又多了一个。”

我看了夏千风一眼,他不止是嘴唇白了,脸颊也惨白惨白。要不是水银有毒,我怀疑他会把体温计咬碎。

我攥了攥口袋里的冰糖,走到邢医生面前,“夏千风到底得了什么病,常常发病吗?”

“小风患的是先天性I型糖尿病,”邢医生神情歉疚,“我这个主治医生不够尽职,他的病情一直反反复复。”

妈妈赶紧说:“邢医生别这么讲,您是我见过的最负责的医生了。要怪也该怪我没有照顾好他。”

“邢医生,妈妈,不是你们的错,”我最后定了定心,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冰糖,“一个糖尿病患者每天偷偷食用冰糖,病怎么好得起来呢?”

妈妈满面狐疑,从我的手心里,接过了纸包,打开后拿起一小粒尝了尝,“夏夏平时在吃这个?”

夏千风的目光像是刚熄灭的蜡烛,升腾着幽幽白烟。他极慢极慢地,点了点头。

妈妈的身体摇摇欲坠,旁边的邢医生扶稳了她,“顾女士,先冷静。”

“夏夏,告诉妈妈,为什么?”

我赢了。夏千风会被妈妈责怪、讨厌。他的欺骗和虚伪都会得到报应。

“为了省钱。”夏千风拧慢了控制输液速度的小齿轮,“邢医生建议我随时补充能量,冰糖很便宜。”

糖尿病病人用冰糖补充能量?前所未闻。夏千风一定是急得慌不择路了。

“顾女士你听我说,”邢医生把妈妈扶到病床上,让她坐在夏千风的脚边,“糖尿病人缺乏胰岛素,不能把摄入的葡萄糖等物质合成糖元储存。所以病人食用的糖类过多,会导致血糖过高,但是食用过少,又特别容易出现低血糖症状。我建议过小风,随身携带一些小零食,及时补充能量。比起冰糖,饼干之类的碳水化合物更合适一些,但是……小风是个懂事的孩子。”

硕大的泪珠从妈妈的眼睛里滚落。她把夏千风的脑袋揽在怀里,抽泣道:“妈妈不许你这样委屈自己。不就是饼干,妈妈买得起。”

“我不想增加妈妈的负担。我们刚养了猫,多给它买些吃的吧。”

“傻孩子。妈妈虽然很喜欢猫,但你更重要。”

……

后面的台词我已经听不见。我站在病床边,视线模糊,木然地看着他们把惺惺相惜的感人一幕演完。

邢医生被别的病人叫走,妈妈去买晚饭,木门被风关上,病房再次归于寂然。

我和夏千风冷眼相对。

“竟然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想出了关于冰糖的说辞。夏千风,我小看你了。”我忿忿道。

夏千风把白色的被子扯到肩膀以上,裹住全身,只露出扎针的手。他大概很冷,连脖子都缩了起来,鼻尖发红,像个雪人。

“你是认真的。看来这个家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夏千风笑容寡淡,“顾云筝,我接受你的宣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