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若南风

再见,彩虹风筝(9)

你若南风 牙白 1462 2014-12-24 14:03:51

  “门怎么没锁?不会来小偷了吧!”

“不会的。要偷也去前院偷。”

从门外传来一男一女的对话。

我来不及思考,身体就替我做了决定——躲起来。

先是把箱子扔过砖墙,接着我抬起腿跳了过去,然后蹲在矮墙后,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流畅得像在演动作电影。

可当我从乱砖之间的缝隙看向院子,我懊恼:为什么要躲?我又不是小偷。

我感到心跳得很快。

那个穿着一袭白裙的女人,就是我的妈妈。尽管我只和她相处过很短的日子,但在我心里,她的模样,比我自己的样子都清晰。

我的妈妈很美。和季阿姨年轻时的靓丽不同,她的美仿佛是一株深山里开放的雏菊,淡而悠远。

如今季阿姨不再年轻,便也不那么美了。

可我的妈妈,她看起来那么憔悴,却依然散发着令人着迷的芬芳。

一定有很多很多人爱过她。也包括年幼时的我。

“妈妈,我想洗洗头发,帮我烧点热水好吗?”

妈妈身后的男生说。他亲昵的称呼和语气让我的心猛然一沉。

“热水瓶里还有热水。我等下帮你洗。”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妈妈温柔的语气里藏着强硬的命令:“你手腕上还扎着挂吊针用的预留针,不方便。”

我想我知道他是谁了。原来他叫夏千风。

妈妈打开了院子一角的小屋的门,刚才被挡住了的男生的样子,也完完整整地,暴露在我眼前。

看到夏千风的一瞬间,我倒吸了口气。

他长得可真好看啊。浓墨般的发色,衬得眉色疏淡,但一双眼睛却像是被画家的手认真描绘了千万遍。和双眼相比,鼻子和嘴唇似乎逊色了一些,可也正是因为它们不喧宾夺主,使得那双眼睛更加摄人心魄。

他抬起手腕,把固定预留针的医用胶带抚平整,然后眯着眼睛,仰头看了看蓝天。我想,他大概生病很长时间了,否则他的皮肤不会那么苍白,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在我为他的脆弱而心疼之前,我制止了自己。

妈妈拎着热水壶、脸盆出来,他主动上前接热水壶,但妈妈把脸盆递给他,“你拿轻的。”

放下热水壶,妈妈又从院子一角的水井里,提了半水桶的凉水。他则把凳子搬到了院子里。

“妈妈,我拖累了你。要不是我,你不会这么辛苦。”

“哪里。能照顾这么优秀又乖巧的孩子,是我的福气。”

“妈妈自己的孩子,也许比我还要优秀。”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她了。”

“妈妈会把她接回来吗?”

“多一个孩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没有足够的钱,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妈妈叹口气,声音越发温柔,“洗头吧。”

他坐在凳子上,低下头。妈妈把凉水和热水掺在脸盆里,用手指试了试水温,又加了点热水。再试,便刚好了。他像只小羊,温顺地让妈妈在他的头发上浇水,打起泡沫,然后冲干净。

我心中比尘埃还要微小的期待,也随着白色的泡沫冲走了,流进脏兮兮的下水道里。

取而代之的,是惶恐不安和心痒难耐。

仿佛有人一只手紧紧掐着我的脖子,另一只手,却在挠我的痒痒。

“妈妈,我刚才把院子门锁好了。听说最近下城区治安不太好,小偷特别多。以后你出门也记得关好门。”

我也是个小偷。没有经过允许,就闯进了他们的家。他们两个人的家。

不知蹲了多久,他们终于洗完了,收拾好东西回到屋子里。我站起来,双腿麻木。

世上还有比我更擅长自欺欺人的人吗?我竟然相信了自己编来骗季思澄的鬼话。

我爱过我的妈妈。但我对她的爱,换来了什么?

“对不起,我现在必须照看一个学生,实在没办法带筝筝走。拜托你们再照顾筝筝一段时间。只要条件允许,我马上就会来接她。”当时在做家庭教师的妈妈在电话里不断地对季阿姨道歉,用她温柔似水、让人不忍心责备的声音。

我也曾满怀希望地相信过、等待过,不知偷偷哭了多少回,才终于决心不再为了妈妈而哭泣。

她有了她心爱的学生,她不需要我。这个事实,我不是早就明白了吗?

这个家,也不属于我。

我该去哪里呢?除了妈妈的家,我无处可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