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若南风

再见,彩虹风筝(4)

你若南风 牙白 1106 2014-12-24 10:18:12

  我推开卧室的门,冷不防被季思澄乱扔的果汁瓶砸中胸口。

他和季阿姨都扑过来,问我疼不疼。

其实不疼。真的不疼。他们那么关心我,我怎么会疼?

可我还是想哭,因为裙摆被果汁弄脏了。这个牌子的果汁洗不掉的!我来不及解释,慌忙地推开他们的手,跑去卫生间接了一盆水,蹲在地上浸湿了脏污处,涂上肥皂搓洗。

搓得半片裙摆都湿了,还没有搓掉染色,薄薄的衣料贴在我的膝盖上。

季思澄吼我:“你傻啊?先换下来再洗,这样会感冒的!”

“不赶快洗,更洗不掉了!”我说。

“再买一件不就行了,这种白裙子外面有的是!”

“买不到。”我心里被针刺了一下似的,搓裙子的手停了,倏然明白我紧张这件裙子的原因,“这是季阿姨给我做的裙子。外面买不到。以后没人会给我做这么合身的裙子了……”

蹲在我身旁的季阿姨愣了愣,突然眼眶湿润,抱着我的头,哽噎道:“我错了。我们是一家人,永远不分开。”

她的怀抱那么柔软和温暖,还带着沐浴露的淡雅香气,我再一次不争气地泪如雨下。

也许我早该叫她“妈妈”了。

家中恢复了往日的温馨。

季阿姨辞掉了工作,每天带着一大堆包装精致的礼物出门。

我还无意间听见过她跟季叔叔打电话。

“哪里都不松口,现在政府部门监察很严,不合规矩的事不好办了。我再找找以前的同学,请他们吃顿饭。行,就定那家五星级的,花钱不怕,就怕没门路。”

希望似乎很渺茫,可我并不忧虑。只要季阿姨他们不曾放弃我,我就是幸运的。哪怕今年夏天去不了德国,我可以转学到寄宿制学校读书,等高中毕业,我就成年了,那时再申请去德国留学。

转眼,我的生日到了。每一年农历的七月十四,季阿姨和季思澄都会给我过生日。实际上我的生日是七月十五,以前外婆迷信,认为七月半不吉利,都提前一天给我做生日面,季思澄也就认为是七月十四。

按照公历来算,我今年十六岁;可我喜欢老家的算法,认为自己今年十七岁。多说一岁,就成熟一分似的。用季思澄的话,这叫自欺欺人。他还说,我最大的优点和缺点,就是自欺欺人。

吃过午饭,季思澄叫季阿姨出门。每一年都如此,他们会去青云县最好吃的那家蛋糕店为我买一个生日蛋糕。

我边收拾碗筷,边想今年的蛋糕会选哪种口味,想着想着就笑出声来。

各路神仙、上帝、天使还有我亲爱的外婆,如果你们听得见,请让我渡过这个难关,继续和他们在一起生活。我真的,好爱好爱这个家。

门铃声响起,我擦干手,瞄着猫眼看。

“你好,我是辉途中介的,来给你们送移民的相关文件。”

青云县的治安是全国出了名的好,我也不害怕坏人,就开了门请他进来。

辉途中介的工作人员进门后,问:“林女士不在家?”

季阿姨姓林。

“她出门了,应该快回来了。”

工作人员又打量了我,“你是顾云筝小姐?”

“我是。”

既然是为我们办理出国手续的中介公司,知道我的名字也不奇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