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陈阿娇之情断未央

第八十八章 推心置腹

陈阿娇之情断未央 净智居士 3027 2015-01-01 09:35:27

  这天傍晚,心情焦躁不安的刘彻不知不觉走到了椒房殿,这一年来他与阿娇相敬如宾,不像夫妻,倒像是君臣。此时他见自己迷迷糊糊地来到了椒房殿,心想:也罢,去看看阿娇!

此时林欣坐在桌边看着书,瞥到刘彻来了,赶忙起身行礼:“阿娇恭请陛下圣安。”

“平身。”

刘彻踱到桌边,坐下,睨着桌上的竹简,道:“阿娇,你在看书啊!”

林欣重新坐下,边卷上竹简,边说:“是,闲来无事,就看看。”

“朕倒也想看看书,可没兴致。”

林欣瞥见刘彻一脸忧心忡忡,猜想与马邑之围有关,给刘彻倒了杯水,问:“陛下可是在担心马邑之战?”

“是,大军已经出发了,应该也快到马邑了,很快就会与匈奴交战了,唉!”

这时,刘彻看向林欣,问:“阿娇,你觉得此战我们会赢吗?”

按照历史记载,马邑之围是劳而无功。林欣想了想,道:“陛下想听实话?”

刘彻略微皱了下眉,一下子明白了林欣的言下之意,道:“阿娇,你是觉得这一仗我们会败?”

林欣撇撇嘴,寻思着该如何开口,迟疑道:“是否会败,这个阿娇不知,但是阿娇觉得想一举歼灭匈奴,生擒匈奴单于,这几乎不可能。”

“此话怎讲?”

“第一,虽说我们派了三十万大军,匈奴只有十万,但是我们大多是步兵,匈奴是骑兵,并且个个是英勇善战的精兵,而且我们对匈奴作战的经验不足。就冲这一点,我们要打赢,就不易。历史上以少胜多的例子有很多。第二,自从高祖白登之围战败后,我们大汉就处于弱势,边境总是受匈奴侵犯,大汉无论是子民,还是士兵,多多少少都会忌惮匈奴,畏之如虎,士气蹉跎,国威沦丧,这一仗胜算不大。第三,匈奴不比闽越,匈奴人生在草原,得天独厚,与狼群为伍,也致使匈奴人的性子也与野狼大同小异。狼有什么特点呢?凶狠、机敏、团结。所以,我们虽然派了三十万大军,劳师动众的,可难免不被匈奴人所察觉,一旦被察觉,匈奴人也就不会再跳进我们的包围圈了。还有第四、、、、、、”

刘彻显然听出了神,问:“第四是什么?”

“第四是将帅。陛下派出的将帅中,韩安国倒是可用,有勇有谋,李广嘛,人称飞将军,听说匈奴人也很敬重他,但是阿娇觉得李广这个人,勇猛有余,智谋不足,不如韩安国。至于王恢,也算是个将才,但是,似乎有些优柔寡断,威猛不足。”

林欣的一席话使得刘彻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了,他顿了顿,沉声道:“阿娇,你的意思是马邑之战大汉输定了?”

不好当面泼刘彻的冷水,林欣迟疑道:“阿娇觉得谈不上输,但肯定算不得赢。不过,要与匈奴开战,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儿,得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刘彻长叹一声:“这个,朕也想到了,要倾尽全国之力来对付匈奴,可能要耗上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朕任重道远呐!”

“阿娇相信陛下一定会击溃匈奴的!”

听到林欣坚定的话语,刘彻看向林欣,心中一暖,笑了笑,道:“阿娇,你就这么相信朕能打败匈奴?”

“当然,阿娇一直相信。”

“唉,可是当年高祖皇帝都败在了匈奴手下,朕哪里有高祖皇帝英明啊!”

见刘彻灰心,林欣鼓励道:“此一时彼一时,高祖那会儿是因为刚结束楚汉之争,元气大伤,又要对付匈奴,匈奴与楚军又不同,加上轻敌,才会中了埋伏。再说,匈奴那会儿也出了一位伟大的单于——莫顿单于嘛!也算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占全了,再加上我们大汉连年征战,国库空虚,确实无力再战了。但如今形式大变了。经过文景之治,国库充盈,我们有了与匈奴作战的经济条件。打仗嘛,说白了,打得就是钱。”

林欣的话令刘彻恢复了些许信心,继续道:“阿娇,那你觉得我们该怎样对付匈奴呢?”

林欣抬眸看了眼不动声色的刘彻,心想:她刚才是不是说多了?想了想,敷衍一声:“陛下,该怎样对付匈奴,你肯定早就想清楚了,又何必问阿娇呢!”

刘彻大笑一声:“阿娇,你可真是滑头!不错,朕早就想过了,而且想了十年了。你说的对,我们要对付匈奴,就必须训练骑兵,还有饲养精良战马,再有就是培养将帅。”

提到将帅二字,见刘彻陷入深思,林欣猜想刘彻可能是想到卫青了,也对,再过几年,等到下次大汉与匈奴大战,卫青也就该初露头角了。

见时候不早了,林欣困意来袭,暗暗打了个哈欠,起身道:“陛下,时候不早了,阿娇想睡了,请陛下、、、、、、”

不待林欣说完,刘彻也适时站起身,打断道:“阿娇,朕今晚不想走了。”

额,不走?说实话自打去年雪莲那件事之后,林欣与刘彻基本没再同过房,听到刘彻要留下,林欣的心里有些抗拒,刚要开口劝说,却被刘彻制止了。

“阿娇,不许再敢朕走,好吗?”

见刘彻一脸真诚和期待,林欣迟疑了一下,随即点点头。见状,刘彻欣喜地笑了笑,一把打横抱起了林欣,走向了床铺。

话说聂壹以出塞经商为名,见匈奴军臣单于。聂壹欺骗军臣单于说,他有手下数百人,能斩杀马邑县令,举城而降,牲畜财物可尽归匈奴,但匈奴一定要派大军前来接应,以防汉兵。军臣单于贪图马邑城的财物,亲率10万大军进入武州塞(今山西省左云县),并派使者随聂壹先入马邑,等斩杀马邑县令后进兵。聂壹随后返至马邑与县令密谋,杀死一名囚犯,割下首级悬挂在城门之上,伪装为县令头颅,欺骗匈奴使者。

军臣单于得到使者的报告后,率领大军向马邑方向进军。大军来到距马邑百余里的地方,发现沿途有牲畜,却无人放牧,引起了军臣单于的怀疑。匈奴在此时攻下一边防小亭,俘获了汉雁门尉史。在威胁下,尉史将汉军的计谋全部说出。军臣单于听后大惊之后继而大喜,说道:“我得到尉史不上汉天子的当,真是上天所赐”。于是封尉史为“天王”,下令立即撤军。

王恢、李息率领的3万大军已出代郡,准备袭击匈奴的辎重,在得知匈奴退兵后,非常惊奇。王恢自思自己的军队敌不过匈奴大军.只好退还。韩安国等率领大军分驻马邑境内埋伏,但好几天不见动静,遂改变原先的作战方案,率军出击,结果一无所获。

马邑之围失败后,汉武帝以王恢提出战争却临阵脱逃,将王恢下狱。廷尉判处王恢畏敌观望死刑。王恢虽买通田蚡通过汉武帝的母亲王太后求情,但仍无法平息汉武帝的愤怒,王恢被迫自杀谢罪。

马邑之围之后,匈奴拒绝与西汉朝和亲,在边境拦路劫掠,或者出兵四处袭击汉朝边郡,以报复马邑之围,数量多的数不过来。

元光三年,黄河改道南流,十六郡遭严重水灾,田蚡因封邑鄃在旧河道以北,没有受到水灾,力阻治理,使治河工作停止二十年之久。武帝发卒十万救决河。这一年除了水灾,就是田蚡与窦婴之争初见端倪。田蚡曾派籍福去索取魏其侯在城南的田地,窦婴不给,还和灌夫大骂了籍福,田蚡因此对窦婴和灌夫怀恨在心。

元光四年,春,田蚡向汉武帝说灌夫家住颍川,十分横行,百姓都受其苦。请求汉武帝查办。灌夫也抓住了田蚡的秘事,用非法手段谋取利益,接受了淮南王的金钱并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宾客们从中调解。双方才停止互相攻击,彼此和解。

同年夏天,田蚡迎娶燕王的女儿做夫人,太后下了诏令,叫列侯和皇族都去祝贺。窦婴拜访灌夫,打算同他一起去。谁知,在婚宴上灌夫使酒骂座,田蚡向武帝“劾灌夫骂座不敬”,将灌夫处死。窦婴怒而揭露田蚡与淮南王来往,田蚡心生怨恨。汉武帝派御史按照文簿记载的灌夫的罪行进行追查,与窦婴所说的有很多不相符的地方,犯了欺君之罪行。被弹劾,拘禁在名叫都司空的特别监狱里。

窦婴说汉景帝临死时曾赐给他一封遗诏,可免他一死,窦婴便让侄子上书向皇帝报告接受遗诏的事,希望再次得到汉武帝的召见。奏书呈送汉武帝,可是查对尚书保管的档案,却没有景帝临终的这份遗诏。

这日下午,窦婴之妻急忙进宫觐见皇后,拜求皇后劝皇上免窦婴一死。此时,林欣跪坐在桌边,窦妻跪在对面,声泪俱下地哀求着。

“皇后娘娘,臣妾知道您与陛下感情甚笃,臣妾请求娘娘能劝说皇上免我们侯爷一死,臣妾感激不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