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末骁骑

第二章 备战

汉末骁骑 南柯浮云 3024 2014-08-16 17:11:12

  “都坐下吧,今天召集你们来,不为其他,想来你们也得到些消息了,没错,虎牢关那里,丞相败了。”郭汜话音刚落,大小将校有些虽然提前隐约了解了些消息却都一样了露出一脸震惊的样子,但是都能勉强保持镇定,没有起大的骚乱,

郭汜暗暗点了点头,“西凉军队虽然残暴了些,但不愧是身经百战的部队,不会轻易生变,”顿了一会,郭汜说道:“因此,本将军接到丞相的军令,我军将不日弃守汜水关,李将军已经率领前卫部队和辎重部队先行撤退了,本将军将亲领本部兵马断后。”扫了一眼麾下的将校后,郭汜接着说道:“接下来,听本将军命令行事,陈司马。”

“末将在”只见左手边站起来一位身材异常魁梧的大汉。

“你即刻率领五百军士及关内的随军工匠前往汜水关以西三十里处的山上伐木,连夜赶制四千套树衣,以待备用。”

“将军,这树衣乃何物?请将军示下。况且一夜赶制四千套,属下恐力有不逮。”陈司马愣了一下,但还是壮着胆子问道

郭汜笑道:“陈司马不必担心,本将军已经画好草图了,按图而制便可,只要军士不惫懒,连夜赶制四千套还是可以的。”说罢摆了摆手示意郭觉,

郭觉便将一张草图递给陈司马,这张草图便是这两天郭汜抽空用布锦画出来的,相当于现代的迷彩服,但是简化了许多,材料也仅仅只是普通的树皮以及树叶,仅仅只能取到一定的迷惑作用罢了,但也由于做工简单,制造粗糙,因此连夜赶制四千套还是相当可能的。

陈司马接过草图,疑惑的看了几眼,口中应道:“诺”

“李司马,王司马” “末将在”右手边同时站出两位将校应和道

“你们二人,各自率领二千兵马,连夜赶往之前本将军说的那座山脉,埋伏在两侧,待敌军到达之时,可截半而杀之!”

李王两位司马互视一眼,踌躇了一下,见李司马硬着头皮上前一步问道:“将军,那处山脉末将曾查探过,地形并不险峻,林木也远非密集可言,兵马似乎难以隐藏,易被敌军斥候查探到,并非……”

郭汜摆手打断,淡然一笑:“两位司马多虑了,本将军自有思量,毕竟过于险峻的地形,联军也不可能轻易入套的,至于尔等所言的问题,本将军岂会不明白,所以本将军才叫陈司马连夜赶制四千套树衣,到时只要儿郎们披上树衣,伏在林中,不要妄动,想来敌军是不可能轻易发现的。”

“诺”

“其余将校督促儿郎们饱食一顿,好生休息,准备明天大战,郭觉,你带领亲卫去准备些干柴等易燃物品并砍伐一些树枝,以备后用。”

“谨遵将军号令!”大小将校尽皆站起来大声应和道。

郭汜望着大小将校出营门去准备后,嘴角弯起一道危险的弧度:“可以说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来到三国后的初战么,嘿嘿,袁绍,袁本初,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

郭汜感觉自己内心的血在沸腾,仿佛内心在渴望着战斗一样,郭汜被自己内心的想法吓了一跳,难道自己真的是注定不安生的人么?郭汜摇了摇头,把这思想赶出脑外,轻声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明天的战斗啊。”说罢,抬脚出走营帐去视察军卒的准备情况,忽然听闻城门处传来一声呵斥声,郭汜顿时感到惊讶,比及郭汜到时,才发现原来是一个军侯在鞭打一个将近20来岁的年轻人,而这位年轻人抿着嘴,不吭一声,只是恶狠狠的盯着那个军侯,军侯见这年轻人还不求饶,愈加发怒,就欲加重鞭打,郭汜皱眉道:“住手。”

这是旁边的士卒都发现了郭汜的到来,慌忙行礼道:“参加将军”

那个军侯更是吓的鞭子都掉了,愣在原地。也不懂的行礼,旁边的同伴拉了一下后,才慌忙道:“参见将军。”而那个年轻人更是惊讶于郭汜的地位,没想到这个五大三粗的家伙居然会是个将军。

郭汜咳了了一下:“发生何事了,你,来说说。”郭汜指着那个军侯说道

军侯连忙答道:‘“回禀将军,此人乃募来民夫,却偷懒怠工,意欲脱逃,属下就想教训教训他。”

军侯刚说完,那年轻人就愤声:“你胡说八道,什么募来民夫,我本一平民百姓,尔等强制掳掠我来做守城民夫,还不时鞭打我等,饭食皆不能饱,此与为奴有何区别!”

郭汜的眉头顿时拧了起来,问道:“此人所言可有误。”

军侯低声道:“这…。。”

郭汜摇了摇头,顿时便明白了这个年轻人所言非虚,

“解开这个人的枷锁,你随本将军来吧”郭汜前一句对军侯说,后一句对那个年轻人,郭汜发现这个年轻人有一丝狠劲,而且看得出读了几本书,用来自己的亲兵倒是很好,不过得先问问,

那个年轻人见郭汜安排人解开了自己的枷锁,还让自己跟他走,便诧异的看了郭汜一眼,他本来也没希望这个人能听自己所说,毕竟这里的都是他的部下,而自己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死了估计也就自己的那位好友会在意祭奠自己,其他人,年轻人自嘲的笑了笑,反正自己也没什么被人可图的,于是被大步跟在郭汜的身后离去。

郭汜带着年轻人转便了整个关隘,毕竟郭汜本来就是为了来视察下士卒工作的进度。不可能才到一半就结束,至于带着个年轻人,郭汜更不在意了,而那个年轻人也只是默默的跟在郭汜后面,一声不吭,郭汜暗暗的点头,至少性子是个比较沉稳的人。

之后郭汜带着他回到了自己的军营,自己毫不客气的坐在主位上,缓缓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

那个年轻人一怔,他能想到郭汜会问自己的名字,但没想到郭汜问的如此,如此,温和。

见年轻人没有反应,郭汜还以为是自己吓到他了,正准备再次开口,年轻人说道:“草民乃冀州人士,姓夏侯,名兰,字子正。”

郭汜眼光一凝,他怎么觉的这个名字这么熟悉,皱眉想了想没想起来,不过既然自己熟悉的话,那至少就是在原来三国中登场过,那好歹也是个龙套武将啊。郭汜笑了起来,年轻人,不,夏侯兰对这个将军更加感到奇怪了。

郭汜收敛了一下笑容,正色道:“本将军乃郭汜,汜水关守将,今本将军帐下正缺几名亲兵,欲召汝为我亲兵,当然,本将军也不会逼你,若不肯的话,本将军即刻便可以放你离去,何去何从,你自己决定。”

夏侯兰听了,顿时愕然,愣愣的看着主位上的郭汜,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虽然这种动作是十分失礼的,但多亏是郭汜,一点也不计较夏侯兰的失礼之处。只是淡淡的笑着看着夏侯兰,一会后,夏侯兰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如此看着那位将军,连忙收回目光,

“兰失礼了,望将军海涵。”郭汜摆了摆手手

“怎么样,考虑的如何了。”

夏侯兰脸上神色变化不定,呼了一口气后,“将军,草民可以问一个问题么。”

“但讲无妨”

“兰无什长处,将军何以看重兰,给以亲兵之位”(古代选亲兵是很慎重的,毕竟亲兵是保护自己的最重要的屏障)

郭汜哑然道:“哈哈,子正多虑了,本将军只是觉的你对我的脾性,仅此而已。”

夏侯兰听着郭汜的回答,呆了半晌,他想了许多郭汜能回答的答案,却没想到只是如此简单的一个理由。

但是不得不说,这个理由让自己对这个将军产生了一丝好感,自己也是想出人头地的,更何况自己也已经是无家可归之人了,又有何处可去。

夏侯兰眼中闪过一丝决绝,行了一礼道:“愿为将军效力。”

郭汜笑道:“子正不必多礼,不必多礼。”

听到夏侯兰的回答,郭汜也松了一口气,毕竟如今自己手下可是没有多少可用之人,这个夏侯兰虽然不怎么出名,但好歹自己有点耳熟,至少证明了他还是有些本领,其次之前自己所见的场景,也可以略微看出这个夏侯兰的脾性,是一个沉稳,带些狠性的人,这样的人做自己的亲兵再合适不过了。

将来打磨打磨,或许还能独挡一面呢,最差也能做自己的亲卫队长。

不然郭汜也不会花大把时间在这个事情上。之后郭汜便交代郭觉给夏侯兰准备了一套自己亲兵的装备,让夏侯兰随时都跟着自己。

之后,郭汜无论是在视察守卫,或者是在城楼观察关外联军的时候,都会带着夏侯兰,不仅是在潜移默化他,也是为了能够进一步的测量一下夏侯兰的器量以及心性。领郭汜十分满意的是,这夏侯兰也的确值得自己如此付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