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壕不讲理

7.4

壕不讲理 墨妍湮 2720 2016-06-23 18:43:13

  龙珠儿听大堂的人说,连着两日都有一位女扮男装的姑娘带着丫环来小金楼听戏。她好奇地问青砂是不是真有这回事。

这年头,普通人家的姑娘是不能随意出来抛头露面的。

青砂点头道:“确实有这么一个人。柔柔弱弱的一个姑娘,看得我都心惊胆战的,生怕她一不小心晕倒在这里。”

见龙珠儿这么好奇,她道:“正好有壶茶要送过去,你要是好奇的话就替我送过去吧。”

龙珠儿觉得这爱听戏的姑娘跟自己是同道中人,想去看看她的模样,便答应了。

那位姑娘包了个雅间,龙珠儿进去后在屋子里张望了一下,看到了一个纤细的背影。她把茶放在桌子上道:“公子,茶来了。”

那姑娘转身看了一眼道:“好,放着吧。”看到龙珠儿时,她愣住了。

龙珠儿也愣住了。这不是沈新荷吗?她怎么女扮男装跑到这里来听戏了?

沈新荷是见过龙珠儿的。

两人四目相对,还是龙珠儿先回过神。她笑着道:“沈姑娘好巧,喜欢听戏?”大概是因为身体不好,沈新荷的皮肤比寻常人还要白一些。她的脸很小,脸上没有什么肉,下巴尖尖的,眼睛大大的,尤其是现在穿着男装,让人我见犹怜。

龙珠儿努力控制自己心中的那份失落。

沈新荷是见过龙珠儿的。她弯了弯唇道:“我本是来看看的,没想到台上的人唱得不错,就连着来听了两日。”

龙珠儿朝台上望去。台上那个甩着水袖的可不正是黄锈吗?

她假装不在意地问道:“你来了,凤三爷知道吗?”

沈新荷的脸一红,垂了垂眼眸说:“凤公子他不知道。我就是来听戏的。”

“这样啊。”龙珠儿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打了声招呼就退出了房间。出来的时候,她的脚步变得沉重了许多。

青砂看到龙珠儿闷闷不乐,关心地问:“珠珠,怎么了?可是客人难为你了?”

龙珠儿摇了摇头。她只是看到沈新荷就想到了凤三,心里有些疼罢了。

刚好台上一折戏落幕,黄锈下了台,龙珠儿想了想,便去了后台,想让黄锈开导开导她。

“与我生了两天的气,怎么忽然来了?”黄锈正坐在镜子前补妆。

龙珠儿撇了撇嘴,没心情与他吵架。

发现龙珠儿不对劲,黄锈看向她问道:“怎么了?”

龙珠儿摇了摇头。

黄锈伸手点了点她的脑袋,打趣道:“怎么?看你这副窝囊的样子,难不成是情敌来了?”

龙珠儿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黄锈是个极聪明的人,脸上的笑意慢慢落下,问:“沈新荷来了?”

看他的表情变了变,龙珠儿隐隐地感觉要出事,支支吾吾地不肯说。“前面还有事,我先走了。”

黄锈拉住她的手。“珠珠,你太不够意思了。”他顿了顿道,“就算你不说,我也能问出来。”

龙珠儿怕了他,老老实实地交代说:“是的,沈新荷来了,就在楼上的雅间里。她好像还挺喜欢你的戏的。”

说完,她看着他。

“既然这样,我该去见见我的好妹妹。”黄锈忽然站了起来。

龙珠儿知道他对沈家人的不喜,见阻止不了,立即跟了过去。

黄锈随便拉了个跑堂的便知道了沈新荷的包间在哪。走到门口,龙珠儿本以为他会推门而入,谁知道他忽然停了下来,有礼貌地敲了敲门。

“谁?”来开门的是沈新荷的丫环秋川。

黄锈笑着说道:“我那方才台上的那个。听说公子喜欢听我的戏,特来见上一见。”

秋川怀疑地看着他,可见他身上穿的的确是方才那花旦的衣服,脸上的妆也还在。她回头问沈新荷。

“是那个唱崔莺莺的花旦?请进来吧。”沈新荷道。

“听说公子喜欢我的戏?”黄锈走近雅间,脸上含笑。龙珠儿紧跟在他身后,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沈新荷看了眼龙珠儿,猜到是她说的。发现台上的花旦是个男子,她有些羞涩,稍微后退了些,说:“是,公子的戏唱得极好。”

黄锈笑着说:“我八岁开始唱戏,一唱就是十来年,能不好吗?”

龙珠儿听得惊讶。没想到黄锈身为茗城沈家的公子,竟然八岁就开始唱戏了,想来他没过过几天好日子。

听他这语气和态度,她本以为他不准备为难沈新荷,可谁知下一秒,他话锋一转道:“你是个姑娘吧?”

沈新荷一愣。

黄锈继续道:“身为姑娘家,大晚上的不在家,跑到全都是男人的戏园子里听戏,也不知道家里人是怎么教的,传出去名声还要不要?”

沈新荷被说得无言以对,涨红着脸。

“你胡说什么!”秋川拦在了黄锈面前说,“哪来的人?快出去!出去!”

龙珠儿站在一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一直以为云带是个刺头,没想到黄锈也不逊色。

黄锈不为所动,勾了勾唇。脸上的妆将他嘲讽的表情最大化。他悠哉地说道:“不知人家若是知道沈家的大小姐女扮男装,大半夜出现在戏园子会怎么样。”

沈新荷倒吸了一口气,看着他问:“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她苍白的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

黄锈不屑地笑了笑:“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龙珠儿瞧着沈新荷有些不对劲,拉了拉黄锈想提醒他差不多行了,谁知秋川忽然大喊道:“小姐!你怎么了?”

沈新荷晕倒了。

黄锈冷漠地看了一眼说:“该我上场了。”说完,他转身离开。

秋川的呼喊惊动了外面的人。青砂跑了过来,看了一眼,立即叫人去请大夫,然后要把门关起来。一旁的龙珠儿心中挣扎了半天,说道:“我、我去通知一下凤三爷吧。”

她风一样地跑到后院的时候,凤三正在房里看账本。

忽然感觉到一阵不正常的风,他勾了勾唇,随后便看见龙珠儿出现在他面前。他放下账本,懒洋洋地看向她说道:“爬墙的毛病才好了几日,怎么又开始了?”

龙珠儿像做错事了一样,支支吾吾地说道:“凤三爷,那个……沈姑娘在前面晕倒了。”

“什么?”

凤三招来人吩咐了一声便前往前院。跟在他身后,龙珠儿觉得无比心酸。方才,她清楚地看到他脸上的担心。

“说说,怎么回事。”凤三的声音忽然从前面传来。

龙珠儿看着他高大的背影,低声说道:“就是……我今天跟青砂帮忙的时候发现了沈姑娘,然后,沈姑娘女扮男装的事被人发现了,就晕过去了。大概是急的。”在沈新荷和黄锈之间,她当然选择帮黄锈。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凤三脚步不停。

龙珠儿老实地答道:“人是我带进去的。”

他们到的时候,雅间的门被关得严严实实的,里面只有青砂。

一个小姐女扮男装来戏园子,这事要是传出去,名声就真的毁了,所以青砂没有惊动太多人。

没多久大夫也到了。看了一下说是急火攻心,需要静养,并无大碍,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小金楼的戏也散场了。趁着没人,凤三亲自把还在昏迷中的沈新荷送了回去。

从始至终,凤三把龙珠儿当空气一样。见他走了,她揉了揉发酸的鼻子跑去找罪魁祸首。

黄锈早已回了住处。见龙珠儿来,他一点也不意外,反而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问:“死了没?”

龙珠儿憋了一肚子委屈,没好气地说:“要是死了我们就都完了。凤三爷一定不会放过我们。”说到这里,她鼻子又开始酸了。

黄锈靠近,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像是在安慰她,说道:“沈新荷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是凤三这就怪罪你,你就别理他了。”

到底谁更不像好东西?龙珠儿瞪他。“我在凤三爷面前一力承担了,要是沈新荷醒了找你算账我就帮不了你了。”

黄锈的脸上绽放出笑容,夸张地说道:“珠珠,你真好。我这镯子给对人了。”

“滚!什么你给的,明明是我偷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