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曲线方圆

第三十九章 勇歼大和号

曲线方圆 大漠飞烟 5138 2017-06-02 20:20:45

  机身传来一阵晃动,几发炮弹击在龙-13的机身上,幸好龙-13“皮坚肉厚”,虽然被炮火击中,但也无大碍。我依旧左躲右闪拖住敌机。

  就在这时,袁天佑用加密无线通迅发来了新命令:“增援机队已到达!发送你们的方位座标。”

  我立即传送了座标,从返回的信息上可以看出,一队战鹰正以五倍速音速的速度赶来。

  袁天佑接着说道:“你立即率机队撤出战斗,我在丙寅号空域为你们准备好了空中加油机。”

  我下达了撤离战区的命令,所有战座迅速摆脱纽缠快速离开,鬼子见我们撤出战斗,也不追赶,重新编队准备再次组织偷袭我军海上的舰只编队。

  我们刚脱开鬼子的追击,增援的机队已经赶到,数百架战鹰密密麻麻布满大海上空。通话器中传来了剑东的声音:“宇驰,辛苦了!”

  绍军声若洪钟般地说道:“好好给倭奴喝一壶!”

  所有机队的队长几乎同时答道:“兄弟请放心,一定让倭奴有来无回!”

  我们二十多架战鹰撤出激战的空域后,快速向七波湾赶去接受空中加油。绍军这才问道:“宇驰,你怎么知道倭奴会从这个方向来?”

  我说道:“我见到倭奴的‘海母’上没有舰载战鹰,所以就想到倭奴一定计划用水师挡住我们,然后再从空中抄了我们的后路,包我们的饺子。”

  绍军好奇地问道:“你怎么肯定鬼子会从‘鬼见愁’这儿‘钻’出来呢?”

  我笑道:“因为这个地方是最危险的空中禁区,而倭奴是最疯狂的疯子。”

  绍军听了哈哈大笑。

  七波湾已在不远的前方,十多架巨型“货运鹰”正打开机背上的平台准备给我们加油。此时,龙-13的一台引擎已经熄火,我尽力爬升了些高度,对准一架“货运鹰”的平台徐徐下降。

  无线通话器中传来了雪芮的声音:“修正对接角度,偏差3度!”随后又关切地说道:“你的战鹰快没动力了,小心些!”

  我平稳地飞临“货运鹰”机背上,和“货运鹰”成功地对接,燃料快速地输进已经干涸的油箱,机械臂正快速地给战鹰重新挂载武器。

  雪芮打开了视频通迅看着我说道:“真欣慕你们,能参加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空战。”

  我说道:“这次行动非常危险的,所以军机处才特别下令让你率领所有女机师为战鹰加油。”

  雪芮有些不服气地说道:“别忘了,我也是‘隼’式战鹰的精英机师!”

  雪芮的话刚说完,指挥中心已发来命令:“快速赶往东海海域,全歼倭寇舰队!”

  我快速脱开“货运鹰”的对接,率领所有战鹰向前飞去。

  大海上空,战火如火如荼,战舰在相互的火炮射程内短兵相交,强烈的电子、光电……干扰,已使得飞弹和扫描设备失灵,所有的舰船和战鹰仿佛各自握紧刺刀相互拼杀,随处可见烈焰滚滚的硝烟。敌舰由于失去了空中的保护,损失很惨重,前方组建成的火力防线舰只几乎已损耗待尽。只剩下远处的五个“海母”战斗群还基本保持完整。这场空海一体的战斗胜负已分,最终完全消灭鬼子的舰队已只是时间问题。

  看着鬼子五个“海母”战斗群还在顽抗,我心中产生了一丝疑惑。按常理说,鬼子在战场上一贯都是这样死缠烂打,这也和鬼子平时的本性很像,可是这些“海母”战斗群已是鬼子最后的“本钱”,如果拼光了这些“本钱”,我们在大海和空中的通道就不再有什么阻碍,制空和制海权就完全掌握在我们手中,登陆占领日本本土也就成了不费吹灰之力的事。难道鬼子真的要打算“玉碎”了吗?

  我没再多想,一压机首向一艘重型巡洋舰扑去,只要把这艘战舰给轰掉,处在核心的的“海母”就成了没有屏障的攻击目标,把“海母”消灭完了,鬼子就算派战鹰增援也找不到保护的目标了。

  巡洋舰的火力非常强大,我才一进入攻击的位置就被发现,轻重火力一起向我开火,虽然防空飞弹失去了制导的频率,但还是漫无目的地向着我的战鹰发射了两杖。

  我小心地避开各种炮火,将这艘战舰锁定在高爆炸弹的投掷目标内,机上的距离测算仪快速地闪动,眼看就要达到可以投弹的距离,忽然四门重炮调转黑森森的炮口对准了我,这种口径约一尺的重炮,对空可以发射碎甲弹,每颗炮弹爆炸后可杀伤五十平方米内的目标。虽然龙-13皮坚肉厚,但也抵挡不住这种炮弹的轰击,幸好这种笨重的巨炮转动不灵便,在炮弹射出之前,我一抑机头,用装甲厚重的机腹挡住轻型火炮的炮火,向高空冲去。避开炮火后,我立即将武器切换成自由下滑投掷模式,紧接着向下一个俯冲,高速的下滑俯冲机翼与海上潮湿的气流磨擦出一道白色的水雾。远望就像是战鹰被击中起火。敌人以为我中弹了,炮火转向另一个角度射击。

  就在龙-13快掠过巡洋舰前一瞬间,我松开了挂载炸弹的挂架,六杖高爆炸弹尖啸着落向战舰的甲板。最先的一杖炸弹撕开了甲板,另外五杖烽弹落入了船舱,剧烈的爆炸将沉重的巡洋舰从海面上拖起,从舰身中间撕为两半。

  绍军大声喊道:“宇驰!好样的!把‘海母”留给我吧!”

  绍军话音刚落,几架战鹰从我身边掠过,穿过海面上还未散开的硝烟,紧贴海面向正中的“海母”扑去。四周的护卫舰正在调转炮口准备拦载绍军,但绍军已飞临“海母”上方,几发小口径的炮火击中了战鹰的机身,战鹰轻微地晃了晃,从容地投下了十杖高爆烽弹。

  十柱火光和爆炸后的破片从“海母”的甲板上冒出,大火瞬间吞没了“海母”。无线通话器中传来了队友们的一片叫好声:“精彩!天衣无缝的配合!”

  为首的“海母”舰队被歼灭,日军速个防御阵型的缺口被撕开,鬼子的士气就像被刺破的皮球泄了气。密集的炮火立即变得有气无力。所有战鹰乘机冲进这个缺口一拥而上,消灭了另三艘“海母”。

  这时,突然从空中赶来一队“猎人王”和“鬼武者”,鬼子所剩下的战舰快速地向最后一艘“海母”靠笼。我们正要编队迎战,绍军突然说道:“宇驰,快看,这不是在鬼见愁和我们交火那些家伙吗?”

  我迎面看了一下这些战鹰的机微,正是和我们交战的那群鬼子。这些家伙一定是突破不了我们的拦截,只能打道回府了。却没想到,大海上只剩下一艘“海母”。先行赶到的“猎人王”和“鬼武者”匆匆忙忙地降落,在护卫舰只的火力掩护下,鬼子一部份战鹰降落到“海母”上,很快就挤满了甲板。随后赶到的“鬼武者”和“猎人王”已无法降落,只能迫降到海面上。

  鬼子来不及救援迫降的机师,“海母”载着鬼子的残兵败将在战舰的掩护下开始后撤。绍军喊道:“倭奴要逃了!”

  所有的战鹰立即追了上去,鬼子所有剩下的战舰都汇集在一块,拼了命地向四方扫射,很快在整个舰队上空织成一张火网,我们一时也无法突破这张火网,只能随意地发射飞弹拖延鬼子的逃跑速度,等待我们的战舰赶上后再一举歼灭鬼子。

  忽然间,大海表面上闪动出一个巨大的旋涡,紧接着海面上的海浪似乎“升”起很多,巨大的海浪一浪高过一浪。大海中似乎有什么怪物要破浪而出。突然间,数百道水注冲天而起,水注顶上各托着一个柱型的弹体,弹体在水注尖炸开,抛出数百个炸弹四处漂落。

  我一看,这正是鬼子武器库中最神秘、最具杀伤力的“暴雨”防空系统。我忙对着无线通话器大喊一声:“向下侧翻!”紧接着做了一连串的向下侧翻机动,借助战鹰快速下坠的动能快速避开“暴雨”的杀伤区。

  我边翻滚,边向机舱外望去,只有绍军紧跟着我快速向下侧翻,一百多架冲在最前锋的战鹰被炸得粉身碎骨。

  我侧翻至离海面不到几尺的地方,才拉平龙-13,快速脱离了“暴雨”的杀伤区,我身后只有绍军和少量的几架战鹰脱险。

  我们快速飞出二十多里后,才调转过机头,前方的空中,又一片十多里长“暴雨”罩在天空。

  “暴雨”硝烟过后,大海中的海浪升起数丈高,一头钢铁“巨兽”从大海中穿出,从“巨兽”舰首如游艇般大小的军徽可以辩认出,这艘超级战舰就是“大和号”。

  “大河号”刚浮出水面,十八门巨炮同时开火,十八杖车辆大小的炮弹落到了我们的舰队中,十多艘战舰立即被击为齑粉。数架龙-11战鹰好不容易冲破了“暴雨”,刚接近“大和”,“大和号”上所有近程防卫武器一起开火,眨眼间就在前方射出一垛数十米厚的弹墙,几架龙-11来不及收住速度,一头撞向弹墙,倾刻间粉碎。

  排炮刚过,数十道冷凝云从“大河号”后甲板冒出,几十杖反舰飞弹垂直上升到“暴雨”的防空区域内,凭助我们战鹰无法穿越暴雨的区域向我们的战舰扑来,所有在空中的战鹰和海面的战舰都抛出干扰武器,强列的电子干扰波使得我们使用无线通话器,通话器中只能听到电流的“兹兹!”声。虽然我们进行了强有力的防御,但还是有数杖飞弹落入我们舰队中,一艘巡洋舰和三艘驱逐舰被炸毁。十多架“隼”和龙-11好不容易在空中结成“雁”字形编队,同时向“大和号”发射了飞弹,十多杖飞弹一字形排开,向“大和”扑去,可这些飞弹还没来得及飞近“大和”就已被厚厚的“弹墙”拦截。

  在这场轰轰烈烈的空海大战中,拥有远程打击能力的飞弹似乎已不能扮演战争中的主角,转而像西部电影中的牛仔一样,只能使用最古老的武器“火炮”短兵相交。

  用目视就可以看出,这艘钢铁巨兽的重量至少二十万吨,舰上布满各种轻重型武器,几乎把鬼子的所有火力都武装到这条舰上。这头钢铁巨兽一直都潜浮在水中,难怪建造完工后就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鬼子宁肯散失所有海军舰只也不轻易地亮出“大和”,可见这艘“大和”一定被鬼子视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如果不将这头“巨兽”消灭,这场空海战争的局式就要向鬼子一方逆转了。

  袁天佑下达了使用“刑天神龙”的命令,绍军正好处在最佳的发射位置。绍军猛一扬战鹰,上升到攻击的高度后打开机舱释放出了硕大的“神龙”。神龙喷射着红蓝的尾焰一头向“大和”撞去。就在“神龙”就要蜕去外壳的时候,鬼子的远程防御火力立刻交叉成一点,数万发各型炮弹一起击向“神龙”,“神龙”倾刻间就被击毁坠入海中。

  我大吃一惊,“神龙”都不能靠近“大和”,要怎样才能消灭它?我将龙-13悬停在空中,仔细观察了一下“大和号”远、近火力的射击状况,发现唯一可以进行突防的只有战舰贴近吃水线的部位,如果在这个方位近距发射神龙的话,远程重火力的炮火击打不到“神龙”的身上。但是,这一个角度的前方经被鬼子一艘护卫舰挡住。“大和号”航速很快,迎面向我们的舰队冲来,如果不尽快将它击沉,只是冲撞也能把我们的舰只撞沉。

  我用暗语将攻击的设想发送给袁天佑。不一会,袁天佑向我发出了“照计划攻击!”的命令。

  一架大型的”飞驼”侦察鹰突然飞临我的上空,将我罩在机身下,十二架龙-13分成两队呈“箭”形编队飞在我的前方。我心中万分感动,却又无比痛憷。为了掩护我接近敌战舰,“飞驼”要为我顶住头顶上“爆雨”的轰击,十二架龙-13要为我挡住远程的防空炮火,无论我能不能轰掉“大和”,他们都必定被重重炮火撕得粉碎。一杖飞弹在我的前方爆炸,火光映红了整个机舱,热泪从我的眼眶中滚落下来。我对着无线通话器向大家说道:“各位兄弟!保重!”但通话器中只能传回“兹兹”的电流声。

  我加大引擎推力,在大家的掩护下快速往前冲,相距“大和号”的距离并不远,龙-13的飞行速度也很快,但每向前飞近一米,掩护我的战鹰都要被数十发炮弹击中。飞在最前面的龙-11最先落到了大海中,飞行员并没有被弹出,可以肯定他在离开编队坠机前已经牺牲。后面的一架龙-11立即补上前来继续顶住密集的炮火。

  “大和”号又抛出一片“暴雨”,一架龙-11快速脱开编队,在“母弹”还没弹出“子弹”的瞬间以最快的速度直线向这些弹体撞去,龙-11速度极快,瞬间冲出几里,撞开了一条空中通道,但这架战鹰在剧烈的爆炸中变成一团火球。“暴雨”开始从高空落下,“飞驼”吃力地顶住每一杖炸弹的剧烈爆炸,“飞驼”的机体已被炸得千穿百空,大火几乎燃没了整个机身,但仍旧吃力地在我头顶上掩护着我向前冲。

  我身旁的两架龙-11突然架速,其速度已超过这种战鹰的极限,边向前冲刺,边向挡在前面的护卫舰扫射,一头撞向护卫舰的舰身,护卫舰被这快速的冲击撞击后,船身的位置被扭转了90度,“大和号”的舰舷立即暴露在我的眼前,此时距离“大和号”已不到两里的距离,我豪不犹豫地按下了发射“神龙”的按纽。“神龙”从机舱中脱出,龙-13突然减轻了很多重量,机身变得非常灵活,我对着无线通话器大声喊道:“撤!”最后剩下的三架龙-11和”飞驼”紧随我贴近海面冲出敌舰的火力网。但“飞驼”没飞出多远就整个机身解体落入了大海中。

  “神龙”在撞击到船舷的同时外壳分离,燃烧着烈焰的火龙一头钻进了“大和号”的船舱,仅仅是眨眼的瞬间,“大和号”的所有炮火立即停止,硕大的船舱内传来阵阵猛烈的爆炸,“大和号”就像一条吞下了一条火碳蛇,在海面上痛苦地挣扎,不到半杯茶的时间,整艘“大和号”变成一块烧得赤红的钢铁,四周的海水在高温中沸腾起来。

  “大和号”的颜色渐渐由赤红变为通红,通红中秀出蓝色的火苗,舰桥在高温下慢慢熔化,一坨坨地掉入海中。

  “大和号”的船舱内突然传来一声长啸,“神龙”卷着烈火从甲板上穿出,卷成火圈围着船体旋转,不一会,“大和号”就沉入了波光鳞鳞的大海中。

  大海上,天空中传来了雷鸣般的欢呼声,鬼子剩余的舰只得匆忙向东跳蹿,所有战鹰如恶虎冲进羊群一般向鬼子扑去……

  我突然感到手臂和腰间一阵痛疼,鬼子的火力好强啊!弹片竟然穿透了龙-13的装甲击伤了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