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幻境之妖Ⅰ

魔月之时(七)

幻境之妖Ⅰ 妄想姬 1296 2016-02-29 21:51:14

  那些有着自我意识并丝毫不渴求回到现世的亡灵们,望着自己追逐的猎物,那个兽人少年走入名为王的领域。

  猫妖玲走得很慢,从他的背影来看甚至像是在散步一样悠然自在。

  但是只要离得近了,就会发现他的身体紧绷着,每一步伐都无声无息,唯恐惊醒了什么那般小心翼翼。

  推开门,关上门,这曾重复过无数次的动作,这次却无比拘谨。

  在关上门的一刹那,一种自己被一双眼睛彻底看透了的感觉蔓延全身,使猫妖玲内心的不安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

  那不像是杀意,却比杀意还要危险的气息充斥着这个熟悉的空间。

  在本能叫嚣催促着他逃命下,猫妖玲有些意外自己竟然能维持清醒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说不定是他也不正常了。

  天上的血月似乎能引出人内心的阴暗,他可以意识到自己在变得奇怪。

  寻找鬼妖妖——这是内心最后支撑着他的安宁。

  在一切无助、焦虑、恐惧……这些负面情绪聚集,他带着这份安宁分裂出来,冷静地看着陷入绝望的自己,然后看见在这一片绝望之中,萌生出芽后便快速生长的疯狂。

  天天应该是来这里找过的,若是找到了的话,那么这场混乱可能早就停止。

  鬼妖妖不在这里,猫妖玲十分明白这点。甚至在他看来,自家大人不在任何地方。

  而他之所以明知这一点却依旧进入鬼宅,只有一个理由,就是为了找到那个有资格待在这栋建筑内,压迫力充斥整个鬼宅的家伙。

  这是他寻找鬼妖妖的唯一的线索。

  朝着最黑暗最寂静的方向前进,在那尽头一定有着大人的身影。

  猫妖玲如此坚信并希望着。

  只是,站在鬼妖妖房间的门前,他的最后一丝名为理智的线也终于断开。

  少年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所出现的古怪。

  若是此刻有个第三者在场,看见的应该就是这样的场面:

  兽人那和发色相同的猫耳神经质地立起,尾巴的毛受到刺激似得从根部蓬松开来。被修得整整齐齐的指甲,在他握拳的双手中慢慢生长尖锐,刺入手心。

  疼痛没能使他回过神来。

  少年的竖瞳却在这一刻亮的惊人。

  在那之中流动着的真实杀意,更是汹涌狂躁的渗透到他周围的每一丝空气中。

  内心的疯狂攀附着嫉妒填满了他的思绪。

  同一时刻鬼妖妖房间的门也被猛地推开,伴随着磅礴锋利的剑气,轻而易举的在原本他站立的后方墙壁上,劈开一道冒着死气的裂缝。

  猫妖玲无声地落在地面上,面无表情地望着站在大人房间内的人形。

  ——是和森林里见到的完全不一样的亡灵。

  身披古老的铠甲,手持着一柄看上去已经历经了相当漫长岁月的长剑,静立在那,煞白的头颅中,空洞的眼眶正对着他。

  那沧桑与绝望的气息,没能让猫妖玲回想起这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亡灵。

  他抬起爆出尖爪的手,瞳中毫无遮掩的流露杀意与兴奋挑衅着对方。

  亡灵注视了兽人少年片刻,便再次举起剑攻去。

  没有人能从一张惨白的头骨上看出它的情绪,谁也不知道在注视的短暂时间它想了些什么。

  和外貌上的沧桑迟缓不同,这亡灵的冲刺时的速度之快,令天生灵敏的兽人丝毫不敢大意。

  那明显许久没有被打磨过的钝剑挥动时的剑气却足以割开人的喉咙。

  无法靠近,自然也就无法攻击到对方。

  正在思索着该如何打破这种局面,他便看见那亡灵将手中的剑刺入地面,霎时,爆发的剑气碎裂了石砖,一大片走廊就这样轰然坍塌。

  鬼妖妖的房间在二楼,正对着一楼的中心楼梯。

  将爪子深深嵌入墙壁内,使自己没有随着走廊一起落下,猫妖玲望着下方一片狼藉,皱起了眉。

  烟尘四散,模糊了视线,亡灵没有气味,他完全失去了对方的踪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