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病妃

015 无处可去的荣昊天

独宠病妃 喻辰 1201 2016-08-31 19:16:02

  “好,娘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宁辰宇乖乖地应着,模样讨好,惹得聂桑榆哭笑不得,而荷香就是一幅我什么都没看到,此人一定不是端王爷的样子,默默地自己退到了一边去。

而另一边,荣昊天陪着聂太妃回宫后,撵退了左右,忙询问:“母妃,儿臣不在期间,皇上没有为难您?”

“可能吗?他倒想让我殉葬。”聂太妃冷笑一声。她目光锐利,看向自己孩儿:“孩子,母妃这着疏忽了,真的万万想不到,他竟有这样的胆量。”

“莫不是父皇的死,另有隐情?”荣昊天轻易地从聂太妃的语句中找到了线索,忙压低声音。

聂太妃不答,只是点了点头。见荣昊天眼睛睁大,不可置信的模样,她叹息了一声,拉过荣昊天,悄声耳语。将自己如何被软禁,他父皇是如何突然病倒,又了无声息地驾崩统统说了出来。聂太妃道之所以荣昊明放弃让她殉葬,是因为她佯装投靠,说会让聂家鼎力助其登基,又得司天监殉葬不宜的助言,让荣昊明暂且放弃将其殉葬。

“但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端王将精卫军的一个营带了回京,这才是让皇兄退让的原因。”荣昊天听后,这般道。倒让聂太妃震惊,精卫军的军符早已交出,端王竟仍可调遣精卫军。

荣昊天心知母亲的想法,劝慰:“端王心不在皇位,且如今为了榆儿已经和我们靠拢。母妃无须忧虑。且此次儿臣能平安回京,端王功不可没。”

“心不在皇位?”聂太妃又念了一次,眉头紧皱。思虑片刻,她决定先按下不提,又询问荣昊天:“你们是如何得到京城的消息?”

“端王似乎另有消息来源。但儿臣的消息,是她通传的。”荣昊天说着,心里跟着一沉。聂太妃见荣昊天的模样,也就明白了那个她是何人。她摆摆手,让荣昊天先回自己府邸,所有的一切都该再从长计议。可看到自己儿子犹豫不决的样子,她不禁幽幽一句:“过不了几天,就是封后大典了。”

荣昊天身子一震,终究还是不说什么,向聂太妃告辞退下。

可出了宫门,他倒不想回府,也不让家仆跟着,自己一个人走着,漫无目的。封后大典,他在心里默念了一次,他竟要再次看着她走向荣昊明。前所未有的悲哀,他的父皇没了,母妃在宫里被监视着,她也不能在他的身边,而桑榆呢?如今有了宁辰宇,自己这个哥哥似乎不那么重要了。荣昊天第一次感到无助,竟然不知道何去何从。

走着走着,竟然到了醉香楼,京城有名的酒楼,那里的咸酥鸡是一绝。想起桑榆爱吃,他就走了进去,让店家帮他打包。荣昊天自己坐一桌,看着街道人来人往,这东大街主街道直通朱雀门,向着东宫。他记得温雅出嫁那天,他也是在醉香楼坐在这个位置,看她的喜轿热热闹闹地经过,然后从白天坐到黑夜,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瓶酒,也不知晓后来是怎么回到府邸的。温雅让他带她走的时候,他很想,就这么牵着她的手,藏匿到山水里。可怎能一走了之,聂家、温家,他们不是寻常人家,太多的使命和牵挂,注定不可能只为爱情而已。荣昊天拿好打包的咸酥鸡,去了端王府,也不进去只是吩咐管家送去给端王妃即可。他有些心不在焉,未曾听得王府管家的挽留,心里只想温雅此次这般助她,荣昊明怕是会对她不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