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病妃

07 桑榆为婢

独宠病妃 喻辰 1021 2016-08-23 19:00:04

  “你这么爱他了?”荣昊明看着聂桑榆,突然笑了起来。他凑近聂桑榆,泠然:“你忘了是他将青瑜送去大理寺的?”

“我没忘。”聂桑榆深呼吸,闭上眼睛,良久才敢睁开:“我在王府,亲眼看了,也亲身体会了。青瑜确实错了。她的爱没有错,但不该扼杀那些可怜的孩子。至于端王,我大概应该,确实爱上他了。他待我极好,好到我想什么,要什么,哪怕不说他都知道。所以我说我有罪,如果这是上天对我爱上宁辰宇的惩罚,我愿意赎罪。”

“那好!”荣昊明收起了那些怪异的笑意,站起身,低头审视着聂桑榆:“本殿下现在就召端王和三皇子回京。而你,留在东宫,去伺候太子妃。”

“谢太子殿下。”注意到荣昊明称呼上的转变,聂桑榆恭敬地俯首谢礼。不曾听见荣昊明让她平身的声音,她维持着俯首跪地的姿势——“本太子不需要你的伺候,你只够资格伺候太子妃。这是你欠我们的,记住。”荣昊明的声音渐远,留下冷冰冰的话语。聂桑榆低着头,仍跪着,却是在心里庆幸到底是完成了一半使命。

聂桑榆以宫娥的身份留在了东宫,这原本她已做好准备受着温雅的刁难。可两天下来,温雅都未曾差遣过她,她只待在茶水间打下手。不过两天的时间聂桑榆打听了不少消息,她的姑姑聂贵妃果真是被软禁在了贵妃宫里,而当今圣上,早已经称病不上朝了。如今朝里朝外,都是太子荣昊明的势力。聂桑榆不禁想起姑姑让她应承端王和三皇子去赈灾的境况,到底是不是那时起他们就都在了太子的算计里?

“所以你早就想到这是太子的计谋?连父皇都是他的棋子?”另一边,早已安顿了灾民,治了灾的三皇子和端王,已经抵达了宁家军的驻扎地。那些被皇上派来监视端王的将士,早已被端王和三皇子为民请命的行为所感动,对于他们到达宁家军的事情知而不报。况且端王对外只称劳军,合情合理。毕竟精卫军原本就是宁家军,只是老端王为了让皇上安心,将宁家亲军上交给了朝廷,并改了名字罢了。只是这名字虽改,宁家军却从来只认宁家人不认军符,正因如此,当今圣上才想方设法要置端王于死地。

端王摇了摇头,若有所思:“皇上不会轻易让本王离京,所以皇上会使出什么招数,本王都心里有数。只是这一路风平浪静,本王就按下不提。太子的所作所为,想来不过是看到皇上这次的决策再顺势而为罢了。本王实属未曾预料令兄能有如此胆识。”

“那王爷觉得,我们还能回京吗?”荣昊天翘起二郎腿,端起茶就喝,似乎完全没有现在我们被朝堂隔绝了,命都可能没有的自觉性,一幅悠然自得的样子。

“殿下见过本王败过?”端王淡淡应道,十年前他死不了,现在就更不可能被打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