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病妃

08 皇上要驾崩了?

独宠病妃 喻辰 1191 2016-08-24 19:02:02

  聂桑榆在茶水室打下手了几日,又被温雅调去了调香。总之她就是被太子夫妇摆弄来摆弄去,他们即不放她走,也不见她,更不会让她靠近聂贵妃或者皇上。

是日,聂桑榆将晒干的要入炉的花瓣拾好,正要准备拿去给调香阁的女官时,见一人行色匆匆地从东宫出来,两旁宫娥都让开了道行礼,她停在原地,待人走过后才好奇道:“是什么人?这般匆忙?”

“司天监的千大人,想来是天有变数呢。”回话的宫娥轻声道:“千大人一直卦象奇佳,皇上和太子都奉他为上宾。这还是头一次见千大人这般着急。”

“司天监?千大人?”聂桑榆轻声念着,抬头看了看天,若有所思。看来她不能等了,太子虽应承过会召端王和荣昊天回京,可从未许诺过期限和回京的名义,这大荣朝怕真是要变天了。心想着,聂桑榆加快了脚步,无论如何她今日都要想办法见到皇上,再不济也要见到姑姑,姑姑一定要平安,只有聂贵妃安好,他们所有人才有希望。

“聂桑榆,你凭什么觉得本宫会放任你一人在这东宫行走?”才走出东宫不远,太子妃温雅就断了聂桑榆的路。她饶有兴味地看着聂桑榆,想想这个女人真真是好笑,竟敢孤身入宫。只是徒劳的勇敢,不过是愚蠢罢了:“聂桑榆,现而没人,只有我俩。不要装着一幅逆来顺受的可怜模样,本宫知道你心里的想法,也知道你这么坚持要进宫见太子的目的。往好一点想,你想让太子念聂青瑜的旧情,往坏处想,扣押端王妃,又太子监国,再加上端王和三皇子因灾情离京。你想用民意去阻拦太子,你想让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在朝堂上。对不对?”

聂桑榆看着很是陌生的温雅,不发一言。

“聂桑榆,不出声就让你默认了。不过你不认也没关系,不管你打得什么主意,本宫只想让你知道,民意这东西,太子不在乎。”温雅嗤笑道。她缓缓走近聂桑榆,绕到聂桑榆身后,在聂桑榆耳边轻声道: “皇上早就驾崩了,你的姑姑,自身都难保,你还是会调香阁好好调香吧。”

“温雅!”聂桑榆一惊,顾不得礼仪:“你这是大逆不道!”

“大逆不道?”温雅又笑了起来:“本宫很快就母仪天下了,本宫就是天道。什么帝王燕,不过是个快死的病秧子而已。”说着,轻蔑地看了聂桑榆一眼,冷冷道:“你想去聂贵妃那儿,可以。但本宫不保证你见到的聂贵妃,是生是死。”

“你!”聂桑榆一着急,心口的疼痛没由来地加剧,最近心痛频率增加了,但她忧心家人忧心端王一直无暇顾及,连药都不吃了。如今熟悉的痛感传来,又见自己对温雅无计可施,竟生生地痛到两眼发黑,浑身一软人就没了知觉。

只是聂桑榆并不知晓,温雅没有让她倒在地上,而是快捷地上前接住了她的身子。温雅朝着身后道一声:“出来吧。”荣昊明穿着明黄的龙袍,负手而来。

“让人看好她,不能让她死。我想让活着看宁辰宇和荣昊天的下场。”荣昊明嘴角勾起邪魅的笑意,他盯着温雅,一字一顿:“太子妃,都走到这一步了,你要好好记得自己的身份。”

“殿下放心,我答应过你,我永远都是你的妻子。”温雅扶着晕在一旁的聂桑榆,目光闪烁,坚定的话语,却不敢看向荣昊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