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病妃

04 太子监国

独宠病妃 喻辰 1124 2016-08-21 08:12:02

  “姐姐,您的身子可感觉还好?”温婉柔声道,边帮着荷香去扶聂桑榆起身。

聂桑榆只觉浑身酸痛,心口处隐隐也跟着发疼,眼前荷香和温婉的欣喜让她感到莫名,待背靠着坐起来后,喝过荷香端来的温水,慢慢才缓过口气,想起了昏迷前的事情。她有些紧张道:“妹妹没事?荷香也没事?”

温婉和荷香对看一言,不禁笑了,才絮絮向聂桑榆说了那日的境况和如今端王府的事情。聂桑榆听得忧心忡忡,只道:“王爷和哥哥,可还好?”

温婉摇了摇头:“目前打听不了王爷和三皇子的消息,连姐姐您受伤的消息也不知是否递到王爷处。日前妾曾回过温府,可无论是夫人还是娘亲都对朝事一无所知。家父与兄长又不在家,妹妹也是一筹莫展。”

“有劳妹妹了。”聂桑榆还是很虚弱。温婉见此也不便再逗留,只安慰了聂桑榆几句,又叮嘱荷香多留心王妃的身子,这才告辞离开。

待温婉走后荷香才将温婉是如何协助她求药的过程告知聂桑榆,桑榆听得惊心动魄的,不免很是感激。又想到方才温婉对此事不提一言,心里对温婉更是近了几分。

“小姐,您好不容易醒了,得好好喝药。旁的事情咱们往后再想。老爷在朝中也不是没有权势的,贵妃娘娘也在宫中帮着咱们,想来事情不会没有转弯的余地的。”荷香道。

聂桑榆闭目,倒没有认同荷香说法:“傻丫头,你都说御医有问题了,怎么还会想着姑姑能帮咱们?但凡姑姑还安全,就不会有今儿这个篓子。爹爹那儿,倒是还是安全的。那个人,为了青瑜,不会伤害聂家的。”

“小姐。”荷香心知自家小姐想到的是什么,一时无言。

“不过你不必担心。想来那个人只是想把持朝政,姑姑贵为贵妃,暂且应该是为软禁而已,性命该没有危险的。我只怕那个人是个情深的人,这样端王府、姑姑,最终都会遭殃。”聂桑榆叹了叹气,示意荷香扶自己躺下:“这几日看看怎么能让我的身子尽快好起来的。我身上有哥哥的令牌,若王爷再不能回京,我得进一趟宫。”

“这怎么行?”荷香一听就急红了眼:“东宫的二位对您是恨之入骨,您这般进宫可是送命呀!咱们先调理好身子,没准王爷就回来了,咱们可不能轻举妄动。”

“端王府能被禁卫军包围,虽美曰其名为保护,你就可想而知皇上已经不在位了。你想个办法探听一下,如今是否太子监国?想来现在皇上该是‘病重’了吧?如果不进宫看个究竟,我担心,王爷和哥哥就再也回不来了。”聂桑榆轻咳几声,没有丝毫的慌张,目光淡然得如同看淡了生死。她微微笑意看着荷香:“傻丫头,别怕,有我在呢。这件事先不要告诉侧妃,她如今要主理王府又要联系王爷,若再分心这些,定是顾不过来的。我和青瑜不一样,我所有受着的荣宠都是有原因的,如今她因我失了性命,我又怎能置身事外?再说,即便是为了王爷和哥哥,我也得担起这个责任。”她的目光坚定,苍白的脸色下是毫无畏惧的面容。荷香静静听着,竟不觉得那么害怕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