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病妃

05 太子与青瑜

独宠病妃 喻辰 1103 2016-08-21 19:02:02

  因荷香寻来的方子有效,聂桑榆的身子一天好过一天,本来聂桑榆下床的力气都没有,半月的时间已经能自己走到花园透气了。只是依温婉每日传来的消息仍是不如意,她的心情总是低落,那心口处似乎受了影响偶尔会作痛。但府里如今人心惶惶,聂桑榆也就不想把自己的病情说出来徒增烦恼。

园子里的花草因秋的缘故,显得很凋零。荷香怕聂桑榆着凉替她披了件披风。她担忧道:“小姐,如今太子监国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这王府被严控着,如何是好?”

“我让你转告禁卫军,我要进宫见太子的事情,有回复了么?”聂桑榆出神地看着满地落花,心里不断勾勒着宁辰宇的模样,总是温柔地,笑着看着她的端王爷,他们自新婚以来从未分别这么久。原本只是以为自己习惯了被他宠着,惯着,竟不知对他的依赖已经深入骨髓,偶一回首身旁无他,竟是这般的寂寞。你还好吗——聂桑榆心里不断地念着,鬼门关她去过了,她不怕,但她多怕他们就此分离,他们才一起这么短的时间,不够的,真真是不够的。

荷香见聂桑榆对自己的回话无甚反应,知她是入了神。因而又轻声道:“小姐,禁卫军转告让您明儿进宫。只是,得一个人去。”

“好。”聂桑榆微笑着,回过了神。青瑜代嫁,这么一出戏码,她终究是要去那个人面前赎罪的。青瑜替她受了过,她却在王府承着宠,这般不公平的事情,她合该有如今的报应。聂桑榆这般想着,并没有对一个人进宫感到有何的恐惧。

倒是温婉得知这消息极是震惊,她极力劝阻聂桑榆进宫。可被聂桑榆质问“难道不进宫就这般在王府等着,事情就清楚了?”时,又哑口无言。也只得第二天的时候和荷香一起送聂桑榆上马车,满脸忧虑。这让同在一旁送行的安素锦看在眼里,目光探究。但安素锦终究没说什么,只是眼看着聂桑榆的马车远去,嘴角勾起微微的笑意。

“妾聂氏,见过太子殿下。”东宫之内,聂桑榆俯首其中。而东宫太子荣昊明端坐主位,目光深沉地看着俯首跪在地上的聂桑榆,不发一言。偌大的东宫主殿,荣昊明撵退了左右,二人就这么僵持着。许是看着聂桑榆跪在地上的身形有些颤抖,他终究还是冷冷说了句平身。

“殿下,您所求是皇位。可宁家祖训是世代护佑皇族,永不称皇。而三皇子,一直寄情山水,与世无争。他们二人于您并无威胁,您是太子,将来登基,他们二人也定当辅助您左右。妾实在不懂,殿下为何有此下策。”聂桑榆语气恭敬,态度显得诚惶诚恐。

荣昊明头稍偏审视着聂桑榆,目光凉薄:“聂大小姐,端王妃,本太子看起来这么好唬弄么?与世无争,辅佐登基?聂桑榆你当本太子傻呀?”荣昊明霍地从位置上起来,大步走到聂桑榆面前,一手就捏住聂桑榆的下巴:“聂桑榆,青瑜已经死了。本太子留你不过是因为你这张脸而已!没有这张脸,你什么都不是!”一个用力,聂桑榆被甩到一旁,脚步踉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