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病妃

026 夫君不在很无聊

独宠病妃 喻辰 1545 2016-08-14 08:10:02

  聂桑榆睁开眼睛的时候日光已经透过窗纸照了进来,她觉得自己身子还有些酸疼,轻唤了声荷香,就见荷香含笑着推门进来。“王爷和哥哥汇合了么?出发了么?”聂桑榆边由着荷香替她穿衣,边用手帕洗了洗脸。她想起昨日缠绵过后,她一直羞红着脸不去和宁辰宇说话。直到用过晚饭,宫里传来圣旨着令端王与三皇子负责黄河流域赈灾后,她才忍不住关切:“王爷,此去路途艰险,太子那方也不知是否有什么幺蛾子,你与哥哥定要小心。”

“小姐,小姐!”荷香见自家小姐问了话又不听她说,禁不住就大喊了一声,直直把聂桑榆惊得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王爷和殿下已经出发了,您有没听到荷香的话?”荷香边收拾洗漱用具,边道。

“听见了,我又不是聋子。”聂桑榆捂了捂耳朵,无奈地打发荷香去准备早点,嚷嚷着她饿。荷香见了也就不多说什么,下去吩咐丫鬟端早点进来。

服了药,又用过早点后,聂桑榆便开始琢磨自己该干些什么,她环顾了自己整个屋子,叹了口气,又走出屋子,往花圃走去。荷香见她愈发无聊的样子,捂嘴直笑。当聂桑榆把花圃里的花数了不下八百次后,她终于哀嚎一声无聊,琢磨着时间此时老王妃该在诵经礼佛,她是不能去打扰的。于是看了看荷香,又看了看偌大的毓芳园,眼眸子一转:“荷香,要不把大家都叫过来,咱们来玩捉迷藏?”

“大小姐!奴婢以为您想了什么惊为天人的好主意呢,您都是端王府的王妃了,能别幼稚了么?”荷香真真是没好气,就差给自家小姐一个白眼。但在随后的半个时辰内,荷香连着否决聂桑榆要去池塘捉鱼、不如比赛谁爬树快、再去吃一顿早饭、看谁走路最奇怪等等总共五十六个无聊得惊人又弱智得惊人的想法后,她不得不承认,捉迷藏好像是最高端的主意了。

“荷香,我是真的无聊,你看出来了么?要不咱们去老夫人那候着吧?”聂桑榆可怜兮兮地揪着荷香的袖子,生无可恋的语气。

荷香重重地叹息了一声,终究默认了自家小姐的最后一个想法,起码比较靠谱的想法。于是一行人就浩浩荡荡地出发到老夫人处,为怕打扰老夫人的修佛,毕恭毕敬地候在门前,还是老夫人屋里的老嬷嬷看不下去了,求着端王妃进屋里等。

“桑榆,今儿怎么了?这么早就往我这儿来。”老王妃听说聂桑榆在候着自己等请安时,讶异地暂停了诵经,从佛堂里出了来。可她左看右看也瞧不出聂桑榆有什么不对劲,再一细想,平常都是自己儿子陪前陪后的,忽而今日没人陪了,许是心里已经开始想念却不自知罢了,也就心里起了笑意,招呼下人去端些糕点过来,道是和王妃好好闲话家常。

聂桑榆真的觉得自己精力充沛得惊人,她在老王妃处唠嗑了三个时辰,还陪了老王妃用饭,老王妃爱说端王儿时的事情,她也顶是爱听,还爱提问。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要不是老王妃旁侧要午休了,她还意犹未尽的。

“小姐,您该不会是回光返照吧?”荷香斗胆一言,惹得聂桑榆作势就要打她。虽荷香顺势求饶,但聂桑榆仍恨恨道:“哪有这般诅咒的!”

“奴婢这不是惊疑么。您这些年来,药吃得那么多,御医也一直跟前跟后的,怎就不见好得这么快。虽是看着欢喜,奴婢心里还是忧虑的。”荷香道。

聂桑榆收回游戏心情,细想想,又道:“也不是,在非晚山庄养病的时候我不是挺好的么?要不是后来出了事情,我也不会又病重的呀。现在想想也是倒霉,我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招惹到那些恶人,也没了好些记忆。”

“也是,不过都过去了,咱们不提了。”荷香怕聂桑榆要继续这个话题,忙带过此话。但见聂桑榆突然精力好像耗尽一样不出声,忙又打趣她:“也不记得是谁捂着心口说自己是好不了呢,悲悲戚戚的。如今呀,有了王爷就什么都好了。”

“荷香!”聂桑榆娇声道,却也不反驳。方才谈笑间心口处有些微疼痛,并不明显,她害怕被荷香发现,不想荷香紧张,因而脸上挂起淡淡微笑,只是推说:“别闹我了,我有些困了,不想走了,替我唤个轿子来吧。”

荷香应着吩咐了下去,因聂桑榆脸色如常,她也没有多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