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病妃

013 端王的休书

独宠病妃 喻辰 1794 2016-08-06 15:04:01

  “小姐,小姐,出事了!”荷香一大早就急忙忙地,气喘吁吁道“方才,方才奴婢听说,那知秋阁的齐主子被王爷撵回齐府了,说是夜里给的休书,连夜遣了走!”

“怎么可能?王爷昨儿不是在毓芳园么?况且他的心情瞧着不错呀!”聂桑榆难以相信,虽与齐玥无深交,但印象中是个清丽的美人,也是看着让人有好感并不生厌。她不明白是什么事情能让端王连夜休了跟了他多年的侍妾。齐玥虽非齐侍郎嫡女,也到底是有身份的人家,怎么会如此就被弃了?

荷香也是不解,正想告诉自家小姐齐玥的娘亲都上门闹了,刚被老夫人遣走时,话未出口就听到端王进屋的脚步声,忙止住了话茬,给端王请安。

“榆儿休息得可好?”端王满是笑意,着了荷香退下,挨着聂桑榆,将她拉进自己怀中一同在椅子上坐下。

聂桑榆还在齐玥被休的震惊中,一时忘了回话。及感受到宁辰宇的目光才忍不住问:“王爷,您休了齐玥?这是为什么?”

宁辰宇没想到消息这么快就传到聂桑榆处,更没想到聂桑榆会关心齐玥的去留,毕竟她一直安于毓芳园不问外事,甚少管些闲事,除非是闲事上了门。但她既问起他就不好推脱,只好一副不愿提及的模样:“齐玥犯了七出之条,我不得不休。但念在她跟了我多年,昨儿还是赏了春桃给她,待回了齐府有个照料。”也不知道她信不信,但他谎话只懂这么编。因不想她迟些发现春桃不在府,干脆就合盘先说了。

“是这样子。”聂桑榆见宁辰宇似乎不愿提,心以为是些难堪的事情,也就不再追问。但又听到春桃,心里觉得凑巧,却又谈不上哪里不对,只能放下不提,陪着宁辰宇说些旁的事情。又因端王喜欢,聂桑榆让荷香搬出琴小弹了会儿。

待端王以宫中有事暂行离开后,聂桑榆才唤来荷香:“你替我去齐府看看齐玥和春桃吧,被休弃的女子总过不好,若是有需要我帮忙就回来告诉我。”

荷香应了,可到了齐府才知齐府的人都恨上了端王府,一听她是端王府来人即赶了她下台阶,莫说是看人,荷香是连门都进不了。

“所以你没有把齐玥被休的原因说出来,她也不追问?”另一厢,荣朝的司天监千家源一副这对夫妻好有默契的表情看着端王宁辰宇,边好笑着捧起茶杯轻吹。千家源与宁辰宇结交二十来年,算是从孩提就趣味相投的至交好友,见堂堂端王因不懂撒谎躲到他这来喝茶,就是很是欢乐。

“死都不能说。若是让她知道与她有关,她的性子定让齐玥回府的。”宁辰宇闷闷说着,已经连喝了五杯茶。

“那就让齐玥回来呀!你这些年来从未有政敌,如今倒惹恼了齐侍郎,可是心血付诸东流了。怎么着齐玥也是当初你需要娶回来的女人。”千家源乐得看戏,火上加油。

宁辰宇阴郁地瞥了千家源一眼,没好气:“您这是要与本王对着干?”

“微臣万万不敢!”千家源佯装拜礼,见宁辰宇还是喝茶,不由得对当年的事情起了兴趣,忍不住问:“当初你可是易了容的,连我都认不出你来,王妃能知道你是谁?”

“她都不记得了。问过三皇子,当年她因被人劫持受了惊而病发,身子一日差过一日,太医费了大周折才救回来的。劫持她的人,想来是当初打探到我所在的狄族人,说到底都是我害了她。当初圣上旨意是聂氏嫡女为端王妃的,想来若非她大病,聂青瑜是不会嫁过来端王府。同为嫡女,素来无次女先长女成亲之理。”宁辰宇已经灌了一壶茶了,若非当年疏忽他就不会错过了聂桑榆十年,若非他因厌恶聂青瑜而忽视了聂家,他也不会错过聂桑榆。

“可你怎么就认定她就是当初救你的女子?我的王爷,连喜欢都是你的一厢情愿,你就这么认定了?”千家源难以相信眼前人是端王,那个沙场杀人如麻的冷面罗刹。

“同样的衣服,自己穿过的触手而生的感觉都与没有穿过的有所不同。我在山庄与她相处数月,虽以仆从的身份只能远远观望,但感觉是不会错的。”端王淡淡说着,心里长吁万幸如今能再见着她。虽她并不知晓他的心意,但无妨,这往后他们有足够长的时间相处,不再害怕分离。宁辰宇想到什么,叮嘱道:“桑榆是记不得往日的琐事,你若见了她也不许提起。其二,桑榆并不知道春桃找她求情一举是齐玥暗中设计挑拨,想让我责罚她,因而你也不能透露。总之若有机会见着她,你得离她远远的。”不愿让聂桑榆有负担,喜欢是他的事情,过去的回忆不好,那他不愿意让她再想起。如今她仍相信世间的单纯,那他就该守护这份纯真。

“喏!”千家源笑着应了,真不敢相信方才的话是端王所言:“您这是第三壶茶了,您这是有多渴?”

“很渴!”宁辰宇冷冷答道,面无表情,他怎么能说出他是因为害怕回去又被桑榆追问齐玥一事不懂应答而紧张?紧张到唇焦口燥。这还不被千家源取笑一辈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