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病妃

017 端王妃的生辰宴(3)

独宠病妃 喻辰 1411 2016-08-07 22:12:10

  桑榆本以为宁辰宇只是带她回家吃顿饭,可在饭桌上听爹娘的语气是自个儿和他都会在聂府住上几天。这就是他送给她得生辰礼物么?知晓她想念家人,就把她送回了家,还把哥哥也请了来,她越想越满意,嘴角难掩笑意。因而一顿饭下来,她才发现自己比往常都吃得多了些。一来听哥哥说出外的风土人情很是有趣,甚是下饭;二来是她那个王爷夫君好似不吃饭专门替她夹菜一样,各种往她碗里放菜,她的碗就像个聚宝盆,总有吃不完的菜。

“哥哥,这就走了?”聂桑榆听得荣昊天有告辞的意思,也忘了宁辰宇还在身边坐着,忙急急挽留。

荣昊天看了看桑榆,又看了看宁辰宇那张想怒不敢怒的脸,今儿可真是对端王爷的表现大开眼界呀——“这会儿不称呼三皇子了?”忍不住就像继续逗桑榆,也算是间接在逗趣宁辰宇。毕竟能让端王爷除了面无表情这种表情外,多了这么多正常人的表情,也实属不易呀。想着,荣昊天突然对自己妹妹的敬佩之情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了。

“今儿是榆儿的生辰,哥哥不许欺负榆儿。”聂桑榆听出了荣昊天的调侃意味,不禁可怜兮兮地求饶。她知道这招荣昊天定是招架不住的。从前偶尔任性闯祸了,总是这般撒撒娇就过去了。

“好了,哥哥是真的有要事该回宫了。过来,有礼物送你。”荣昊天轻轻招手,宁辰宇就眼睁睁地看着桑榆过去了,他坐在凳子上,顾着他的岳父岳母大人的闲话家常也不好发作,愤恨之下拿起手边的茶杯就往嘴里灌——“啊!呸!”宁辰宇感觉舌头发麻,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错把一碗的辣椒油给倒嘴里了,偏生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辣,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跳离了饭桌,满身的狼狈。

“王爷,您还好么?”聂桑榆一脸错愕地看着宁辰宇,想要笑又不能笑。见连同爹娘,一屋子的人都石化一样愕然地看着宁辰宇,她忙去推了推荷香:“还不快带王爷去换衣裳,收拾收拾那些洒了的辣椒油,还要备壶茶给王爷。”

“是是是。”荷香这才惊醒,忙吩咐一旁的丫鬟随自己收拾,端王见桑榆这么说,也实在想离开这饭桌,强装方才无事发生一样,有礼地告退,心里却不禁哀嚎自己那一世的英名。

“哈哈哈哈哈哈!”端王才走不多远,荣昊天先撑不住捧腹大笑起来,接着众人像被传染一样,都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聂桑榆本也想笑的,但终究还是忍着了:“好了,不许笑了。”

“对对对,不许笑了,都收拾收拾。”镇国公强忍笑意,率先端正了态度。但宁辰宇方才的狼狈样子真真是与朝堂上的玉树临风,仪表堂堂反差太大,真是想想又觉得很是好笑。于是他也不顾女儿那疑惑的目光,示意也在跟着忍笑的自家夫人一同离席:“榆儿,爹和娘先回屋,你送送三皇子。”转而又拱手:“殿下,臣先告退了。”

荣昊天颔首,即见镇国公夫妇急急离开。耳边传来聂桑榆幽幽一句:“爹娘肯定止不住笑,想回房里笑个痛快。”

“那你知道为何我们看到端王出糗会这么欢快吗?”荣昊天倒没了笑意,看向聂桑榆满是认真。

“看人出糗,围观者总会忍不住笑的,这不奇怪呀。”桑榆理所当然道。

荣昊天嘴角勾起笑意:“傻榆儿,你也不想想镇国公和夫人往常是对庄重的人物?也不想想府里的家仆都是调养得得体大方?怎会如此失礼去取笑堂堂端王爷?”见桑榆满脸的不解,他微微叹气:“还不是因为端王在所有人的印象里虽不曾拒人以千里之外,但实在是礼貌疏离,说是冷若寒霜也不为过。我知晓你不信,因为你看到的端王就是一个七情六欲的正常人,一个可以和你过日子的丈夫。但我,我们从来不曾见过端王除了面无表情以外的表情,更别说是这种食人间烟火的神态。所以,你明白哥哥的意思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