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病妃

020 端王夫妇的冷战开始

独宠病妃 喻辰 1283 2016-08-09 22:00:01

  然而比起荣昊天,宁辰宇在镇国公府的日子也不甚好过。聂桑榆自生辰宴后就不怎么理会自己,他突然心里别扭也拉不下面子去哄她,于是在镇国公府小住的日子里,每天都是陪着他的岳父大人下棋谈天论地,和聂桑榆的感情没一点进展,这真真不是他领着聂桑榆回聂府住的初衷呀!但一想那天聂桑榆对自己的礼貌疏离,心情就不是一般的郁闷,于是化悲愤为下棋的力量,两天内完胜自家岳父,如果不是镇国公最后坐不住咳嗽示意,他几乎就为自己的排兵布局的气吞山河气势拍案而起欢呼。

“王爷也真是耿直,和你爹下棋,连着都是赢。你爹晚上可没少诉苦说他的棋圣之名毁于一旦。”聂夫人边说边笑,一点儿也没有替自己夫君惋惜的意思。她刚拿起个糕点往嘴里送时,眼眸余光觉察到自家女儿的呆滞,伸手朝女儿面前挥了挥,旁敲道:“这是糕点不合胃口,还是陪着为娘没意思?”

“娘!”聂桑榆拖长尾音,一声叹息:“您别取笑女儿了,您瞧见了,他和女儿冷战呢!”

聂夫人倒是笑开了:“这冷战是谁和谁呀?我怎么瞧着王爷还是嘘寒问暖的?”

“您不懂,虽然他还是挺关心我的,但不一样!就是不一样!”聂桑榆也不知道怎么和自己娘亲说清楚,但这两天宁辰宇对自己的态度就是说不上不好,也说不上好!生辰那天,她像往常一样应着宁辰宇,可完了宁辰宇就落下一句让她先回屋休息,人就走了。她本就面子薄,这到了晚上就更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了,于是就这么耗着都两天了。

聂夫人见自家女儿垂头丧气地盯着盘里的糕点,不禁无奈地笑着摇头。转而吩咐荷香:“陪陪小姐,我有事要去老爷那儿。”

“是,夫人。”荷香稍稍欠身,待聂夫人离开后小心问着:“小姐,回房间么?”

“回吧,反正这池塘看了十几年,也就那样了。”聂桑榆无精打采的,自说自话就往自己的院子走去,也不顾荷香。待回到屋里,她径自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就唤荷香:“替我卸了这发髻吧,脑袋怪沉的。”

“小姐,让荷香说您什么好呢?您要觉得王爷态度不对,您就说出来嘛,怎么就憋在心里呢?”荷香边梳着为聂桑榆解发髻,边笑着说:“再说了,依奴婢看来,王爷也没什么不对呀?到时小姐您冷冰冰的呢!”

“胡说!”聂桑榆顿时不开心了,张嘴就将这两天的苦水吐个干净:“真真是连你都不帮我!你也不看看,他明明说着不介意我和哥哥亲近,因为知晓我们是兄妹!可你看看他那样子,是不介意的样子么!明明就是他自个儿在别扭,偏生就好像我错了一般。我这是错了么!本来我见他带我回家我是顶高兴的,也和他亲近了不少,可他呢?偏生要求我这要求我那,我容易么?”说着说着,泫然欲泣:“你也是知道,端王虽是带我好,但我心里的疙瘩没那么容易撇掉。其实哥哥也劝了我很多,道理我也明白,所以我这段时间都慢慢放下了,与他对了些亲近。但我们成婚日子不过几月时间,即便是喜欢,也得有个过程呀,哪那么容易就亲密无间了?我和他在成婚前可素未谋面,即使是听来的传言也只是他待青瑜不好呀!王爷是待我好,我不是没心肝的人,我是感受到的,但回应也该慢慢来,他怎么逼得那么急呀!还有,我这不是气色好了许多么?这段日子都在积极地喝药配合御医的治疗呀!我这是为什么?还不是想长长久久地活着,能陪着他,能为他生儿育女的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