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病妃

019 荣昊天的心事

独宠病妃 喻辰 1033 2016-08-08 21:25:01

  而这厢荣昊天离开镇国公府后,直接就让马车回自己的府邸。才下车,就又看到宫娥装扮的人守在府前,府里管家拿着精致的食盒,随手就往随处牵着的狗群里扔,连点心带食盒,支离破碎。那宫娥习以为常一样,对着荣昊天行礼,缓缓上了轿子即离开。荣昊天置若罔闻一样,负手大步跨入门槛。

“有事?”荣昊天见管家亦步亦趋跟着,停下了脚步。

“回殿下,到底是太子妃的心意,您真的忍心?您与太子的关系一直受人诟病,现在坊间又一直传您糟蹋自家嫂子的赏赐,老奴深感不妥。”管家担忧道。

可荣昊天只是留下句“知道了。”便头也不回地往书房走去。今天看着宁辰宇这样在乎桑榆,他应该高兴才对,怎能被旁的事情影响了心情?可到了书房,他倒还是去寻了暗格,取出一幅人物图,看着出了神。

那是一幅美人图,图上画的正是当今太子妃温雅,而作画人便是他荣昊天。他不记得温雅亲手做他喜欢的糕点再派人送过来这个情况持续了多久,他只知道每次他都让宫娥看着那些糕点被他扔了喂狗。他知道温雅这么高调做这件事情不过就是为了泄恨,不过就是想要他记着她,记着她恨他。荣昊天无奈一笑,放下了画像,此生挚爱,虽不能相守,但永不相忘呀,怎落如今的田地。

他与太子从生下就是敌对的,因为他们两人的母亲——皇后与聂贵妃争宠争权了一辈子,从后宫斗到朝堂,朝堂斗回后宫,他们兄弟两不曾有过一天的兄弟情深。正因为这样,当年太子才会趁他要分心救治桑榆之际求娶温雅,而明明那时整个京城都知道他和温雅情投意合。

“小雅,你真的恨极了我。我若收了你的食盒,那就是垂涎皇嫂罔顾人伦;若是拒收,就是心胸狭隘无视亲情与兄长作对。若非太子授意,那你真真是恨透了我。”荣昊天对着画像自言自语,终究化作一声长笑,想来他又得离京远游了。只是现在每次回来,都不会有人再在府里等他,再期盼他说的游记,挽着他说哪天也要随他浪迹天涯。

最近一次见到温雅已经是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家宴,她盛装出席,与太子并肩入座。太子体贴入微,而她含笑回应。他远远的看着,当真是一对璧人。是的,从温雅身着红妆半夜出逃求他带她走,而他淡漠拒绝的那天起,他就没资格再奢望温雅会原谅他。她在责怪他的懦弱,让她嫁了她不爱之人。可身为皇子,虽母亲为宠妃,但聂氏的门楣,母亲的性命,都不是他年少轻狂的爱情可以匹敌的。其实他看得清楚,虽然父皇宠爱母亲,但皇后一族根基雄厚,父皇的今日也是有赖皇后一族的扶持,若母亲真的与皇后正面交锋,父皇定会舍弃母亲和他的。荣昊天合上了画像,又藏回暗格中。他缓步走出书房,仰望天空见着鸟群飞过,如此羡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