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病妃

018 端王妃的生辰宴(4)

独宠病妃 喻辰 1080 2016-08-07 22:12:58

  “什么,什么意思?”聂桑榆觉得现在自己大脑不好使,看着荣昊天意味深长的目光,她呆呆地说:“你的意思是,他见我和你亲密,吃醋了。他堂堂端王爷,在乎我在乎到不顾形象了?”得到荣昊天的肯定眼神,聂桑榆觉得此时轮到自己要石化了:“不,不可能。我知道他待我极好,与旁人不一样。但怎么会有这么深的感情?哥哥,方才我唤你三皇子时确实是怕他会在意我们之间的亲密。可你是我的哥哥呀,自幼照顾我的哥哥,我怎能忍住不与你亲密?我万万想不到他会如此在意。这不应该,不应该。”

“为什么不应该?你是他的王妃,为何不应该在意你?为什么不可以喜欢你?”荣昊天板正聂桑榆的身子,认认真真地说着:“放下青瑜的事情,她该为自己的作恶付出代价。别乱想自己会活不长,哥哥有整个太医院来为你撑腰。你想想,别管端王的态度,你呢?你除了在家在我面前,什么时候这般快乐过?什么时候敢使性子敢撒娇?榆儿,你该幸福的,不要看不见自己的心里。”

“那个,你不是说有礼物送我么?”聂桑榆低下头,有些慌乱,被看穿的慌乱,直搅得她内心很不舒服,第一次很想离开荣昊天身边,极度地不安全——“走了,礼物在你发髻上了,自个儿照照镜子看欢喜不欢喜,哥哥亲手做的。”发髻一紧,桑榆抬头时荣昊天已经边说话边走了出去,她伸手触碰发上的簪子,有桃花的轮廓,怔怔看向荣昊天离开的方向,她记起自己还住在非晚山庄的时候,自己曾跟荣昊天说想要一支桃花簪,因为人们总说桃花花神主姻缘,她笃定自己的病根无法求得姻缘,因此想要支桃花簪,也算有个念想。豆大的泪珠滴落在地上,聂桑榆才回过神来抹掉,她总是受着这么多的幸福,却纠结于自己的心疾,从不曾想身边的人为自己付出了多少,以为自己是个病人就该这般享着关怀,到底是太自私了,她怎么能这么自私?想着,她忙小跑出去,恰恰迎面撞上了宁辰宇的胸膛,满满跌进了宁辰宇的怀里。

“怎么了?”宁辰宇有些皱眉,他换好衣裳就立即回来寻聂桑榆,却见她忙着出去。在王府里聂桑榆总是温柔而有礼,从来不曾这般失仪态。又想起方才聂桑榆在荣昊天面前的自然无拘束模样,心里顿时变得更沉重了。

“王爷?”聂桑榆在宁辰宇怀里退了出来,稍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她扶了扶发簪,又是那娇柔的小姐模样:“王爷,三皇子送了妾一只桃花簪,可三皇子走的急,妾来不及道谢。才想着出门去寻三皇子道一声谢。”

“我不介意你称呼他哥哥,也不介意你们亲密。我自是知晓你们兄妹情深,自幼在一起,怎会因为你与三皇子亲密一些就生气了?”听宁辰宇低低说着,聂桑榆心里翻了白眼:这人怎么这么言不由衷,现在说话的样子像要吃人一样,还不生气呢,谁信呀!但她不好揭穿,只是应下了:“谢王爷体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