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病妃

009 第一次愉快的出游

独宠病妃 喻辰 1656 2016-08-06 15:04:01

  许因为出游,聂桑榆难得醒来神采奕奕。等到宁辰宇下朝回府后,他们就轻装相携出了王府。本来宁辰宇是要随从马车跟随的,但聂桑榆执意要慢慢走着,四处看看街景,他也就是随了她意,但仍命人暗地跟随。

聂桑榆一直挽着宁辰宇,好奇地张望,倒是怎么走都不累。宁辰宇好笑地看着她,紧紧跟着,忍不住出声:“你慢点儿,敢情你是闷出病来的。”

“可不是!爹娘总是以妾身子不舒坦为由困着妾在家里。哥哥也是,虽说是让妾住在郊外,那也只是在山庄里走动,出不得外头。”聂桑榆不满地控诉,但对宁辰宇带她出游极是满意。

宁辰宇只是笑,也不说话。听到她说山庄的时候心里已猜到七分,护着她身子的手紧了紧,深怕再次把她弄丢。

“那粥摊就在前头了,咱们去尝尝可好?走了好些时辰了,您也饿了吧?”聂桑榆眸子澄亮,满是期待地看向宁辰宇,得了他允许便扯着他小跑向粥摊。学着那些食客的样子,佯装熟悉地报着要吃的名目。

“你不问问我要吃什么?”宁辰宇有些无奈,看着聂桑榆恍然大悟而又追加分量的样子,他竟有些哭笑不得。但她这么兴致高涨,他也就安静陪着不拂她意。

等了小会店家就把粥菜上了齐,聂桑榆迫不及待就要开吃,可调羹刚要放碗里,粥就被宁辰宇抢了去。她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王,那个,您不是也有吗?”

“叫我辰宇。”简洁有力,宁辰宇头也不抬,一手按住聂桑榆的手,一手拿起调羹搅拌碗里的粥,低头专注地轻轻吹气,等估摸那温度适宜了才将粥捧回聂桑榆面前,哄着:“不与你抢,吃吧。”

聂桑榆抿了抿嘴,心里不服,但见他照顾周全便乖乖地去喝她的粥,尝她的菜,不去辩驳。只是会小心地眼角余光瞥向宁辰宇,每每都见他只是笑着看自己,一点儿都不打算吃东西。她吃完自己那份,似乎不满足,才看向宁辰宇他就迅速将自己那份奉上,只是说不饿。聂桑榆愉快地接过,又吃了起来,但这次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碗筷,迟疑:“您真的不想试试么?虽只是清粥小菜,但比王府的佳肴要开胃可口。况且我和哥哥来这儿已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这么多年过去它还是保留着旧时模样,连味道都是那么熟悉,不值得尝尝么?”

“你这么想我尝尝?”宁辰宇问道,得了聂桑榆点头才又将碗挪回自己面前,正准备吃就见聂桑榆巴巴地看着自己,无奈又放下碗:“你这是想我试试,还是不想?或是我再帮你要多一份?”

“尝尝就好,我不吃了。我只是觉得我喜欢的东西,你也一定要试试。方才都是你看着我吃,现在我也要看着,这才公平呀!”聂桑榆轻笑着,催促宁辰宇喝粥夹菜。他才真动了筷子,心情甚好地吃了起来。只有时还是忍不住张望,若是有官轿经过发现堂堂端王带着王妃吃路边摊,那就真是京城茶余饭后的笑料了。

饱足之后,宁辰宇继续陪着聂桑榆闲逛。她总是左瞧瞧右看看,一会儿拿起个胭脂,一会儿又比对个簪子,但最终都没有让他买下,只是一路看,这让宁辰宇好几次要掏银子的动作都无疾而终,这让他很郁闷。“辰宇,您看!”忽而听见她召唤自己,宁辰宇忙抖擞精神跟了上去,凑近一看是一个金丝绣线的香囊,绣了个白玉如意的图案,挺讨喜。他看她澄亮的眸子又是巴巴地看着他,忍不住低头轻笑,便将香囊买了下来。

即聂桑榆接过香囊也不戴,倒是扯着宁辰宇的袖子让他别走,低头细细将香囊别在他腰带上,妥妥地系了个吉祥结。完了还一脸满足:“好看么?妾的手艺不差吧!”

宁辰宇看了有些痴,被聂桑榆再三问才反应过来连声应好,看她高兴,他不觉将她稍带入怀中,暖语:“多谢娘子。”

“谁!”聂桑榆本要脱口而出:谁是你娘子。但才冒出个谁字就心知自个儿错了。她是他的王妃,自是他的娘子,这样想倒脸红了起来,低着头喃喃:“你谢什么,这是你自己买的。”

“但却是你送我的。”心里畅快聂桑榆终于不再尊称自己,虽许是无心之语,宁辰宇也觉得欣喜。将她的身子揽得紧一紧,正想说什么又听聂桑榆道:“若你这般喜欢,待我身子再好些,我绣一个香囊给你?虽然我的手艺没有青瑜的好,但也不赖的。”

“好!你绣的定是最好的!”宁辰宇不假思索,因着聂桑榆给的天大承诺而激动,脸上满满都是笑意。看得聂桑榆都觉得不可思议,原来花宁辰宇的银子送礼物给他,他会高兴成这样的,她想想又觉得极好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