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病妃

005 端王妃的三朝回门

独宠病妃 喻辰 1452 2016-08-06 15:04:01

  转眼即到了聂桑榆的回门日。她让荷香为自己细细打扮,加了几重胭脂去掩盖脸色的苍白,无奈昨日哭肿的眼睛,红肿如核桃,仍是怎么装扮都显得憔悴:“荷香,我这般回家,爹娘定是担心的。”

“那也没法子,若夫人问起,小姐只能说身子重,休息不佳。”荷香叹了口气,转身才见房间外头宁辰宇候着,她慌忙间想请安,又想着要扶小姐起身,竟手脚有些慌乱。

“你先退下吧。”宁辰宇也不怪罪,带着笑意走到聂桑榆跟前,小心翼翼:“这般挺好看的,你爹娘见了,会高兴的。”

聂桑榆垂眸,想着荷香昨儿说的话,想着自己不该一味责怪端王,才又抬起眸子,回以淡淡笑容:“妾多谢王爷能陪着回府。”

“你是我的妻子。妻子回门,丈夫怎可缺席?”宁辰宇仍是笑意,伸过手将聂桑榆扶起,半护着她缓缓步出毓芳园。马车已经在园外等候,他小心地扶聂桑榆上车,深怕她会摔着。

聂桑榆能感受到宁辰宇的体贴,在车内坐稳后不再对宁辰宇疏离,而是倚靠着宁辰宇而坐。这是宁辰宇第一次到聂家,从前青瑜的回门宁辰宇并没有出现,那时听说是朝中有要事。聂桑榆记得青瑜回门那天强颜欢笑的脸,想着想着她心里又有些不舒服,不觉想抬起头看宁辰宇,这才发现他一直深深地看着自己,嘴角仍是微微笑意。

“王爷,有什么事情让您这么高兴?”聂桑榆问道,就见宁辰宇笑意更浓,身子向她靠得更近,将她半个身子揽入怀中,好听的声音传来:“到聂府的路还远着,你先休息吧。我让你靠着,好睡些。”

“嗯。”轻应着,聂桑榆便闭上了眼睛。宁辰宇总是喜欢笑,心情总是极好,她竟觉得被这样的他护着,有些纠结心底的事情变得没那么痛了。

“王爷,榆儿这是?”迷糊中聂桑榆仿佛听到自家父亲忧心而急促的声音,她心一紧,猛地睁开双眼,也顾不得仪态,硬是从宁辰宇怀里挣脱跳了下来。许是动作太急,脚一触地险些重心不稳,惹得宁辰宇和聂老爷、聂夫人忙上前扶她。

“没事,榆儿没事!”这弄巧成拙,聂桑榆有些不好意思,她忙摆手:“爹,娘,咱们进去说话吧,站着怪奇怪的。”

“好好好,咱们进府。”聂夫人看了看端王,又看向自家女儿,送嫁时忐忑的心情如今稍定了定,含着笑牵着聂桑榆进府。而宁辰宇倒被聂桑榆弄得有些惊魂未定,还是他的老丈人镇国公去提醒了才有些促狭地回礼,与镇国公聂松原一同进府。

这回门宴聂夫人是精心准备良久,两个女儿,如今只剩桑榆,她自是分外忧心。原皇贵妃强要桑榆嫁作端王妃时,她心里是有恨意的。但自家夫君最后同意了,她妇道人家也没有法子。今儿看到端王亲自送女儿回聂府,又是这般体贴抱着桑榆下马车。她这为母亲的心才不那么悬着。方才见着端王抱着桑榆下车,她真真以为是女儿心疾又犯,整颗心都提到嗓子上了。聂夫人看着宴席上端王礼貌有加,且时不时将桑榆爱吃的菜夹至其碗中,那夹菜的时机总是对上桑榆刚吃完了碗中的菜。要不是看端王与自家夫君谈笑自如,她都怀疑他是不是只盯着桑榆的碗来吃饭的。

宴席过后,聂夫人便领着桑榆回房说些体己的话,留下聂松原与宁辰宇到书房内对弈,一家人的时光显得温馨。聂夫人虽见女儿有些憔悴,但神色是精神的。想来也是病体,才这般苍白。原有许多害怕桑榆受委屈的话,可这一天相处下来聂夫人倒找不到要说的话了。她只是笑,听桑榆说些王府的事情,说起老夫人,说起毓芳园。虽听到青瑜时心里又有些难过,但见桑榆过得快活,她也稍稍安了心。及等女儿随端王离开时,聂夫人才感到不舍,还是镇国公在旁安慰她,“若是想见女儿只管去端王府就好,方才端王说你我要是乐意,可过府住上月来日子。”

聂夫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聂松原说得认真,瞧他此次也是对端王满意的。她终于满心欢喜地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