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病妃

006 正妃与侧妃也是可以好好说话的

独宠病妃 喻辰 1802 2016-08-06 15:04:01

  这厢,聂桑榆是上车即睡。端王谅她在父母面前强打精神,也就让她靠着,及回到王府他被倚靠一侧的身子都略略有麻意。他小心翼翼地抽出半个身子,灵活地换了一边给聂桑榆靠,腾出麻木的半个身子歇息,直到身子没那么麻后才熟练地抱起聂桑榆,送她回毓芳园。其实乘轿回毓芳园也可,但他就是贪恋她在怀中的感觉,喜欢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和淡雅的睡颜,路有些长,手有些酸,但他乐此不疲。

等聂桑榆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了,荷香已备好早膳,候着为她洗漱。聂桑榆也不用问荷香就心知昨儿又是宁辰宇送她回屋的。嫁过来才四日,与宁辰宇相处的时间却好似很多,总是一个回首就有他在。昨日在家时娘亲是很欣慰宁辰宇待她好的。但她仍惶恐不安,除了青瑜一事,她还看不分明宁辰宇为何要待她如此好。聂桑榆细细看着菱花镜中脸色青白的自己,摇了摇头,若这能一见钟情,那端王的审美就有够奇怪的了。

“小姐?您是不满意今儿荷香梳的发式么?”荷香见自家小姐盯着镜子看了很久,好像不认识镜中人似的,忍不住问道。即见聂桑榆转身诚挚地看向自己,迟疑地说:“荷香,你说王爷是不是对我太好了?”

“噗呲!”一声,荷香就笑出声来:“我的好小姐呀!这王爷对您好,您还不乐意?”

“不是!是我觉得他无端端对我太好。且不说我是青瑜的姐姐,就我这么个素未谋面,怎么就对我这般好了呢?过去听人说的端王,不似这般呀!”聂桑榆认真说道。

荷香听了便收起笑意,细细琢磨,也附和:“说来也是。您嫁入王府那一天,王爷是连您快晕了都没察觉。见奴婢说要让您先休息也瞧着不高兴呢。那天迎亲,您盖着喜帕见不着,他是一点儿笑意都没有,不知道还以为他是个木头人呢。”说着,又转念:“但王爷那晚见了您后就不走了,然后就总是笑盈盈来毓芳园。想来他是见着您就喜欢上了?”

“可能么?若是这样,为何青瑜跟了他六年,他都不喜欢?”聂桑榆总觉不自信,总觉得见着就喜欢很不真实可靠。

“哎呀小姐!您和二小姐从来就不一样,您不是答应荷香要学着放下心里的疙瘩么?再说了,王爷也没害您,对您好,您就受着不就好了么?”荷香说着说着倒有些责备:“倒是您,作为王妃,王爷顾着您的身子已经不让您为王府的事情烦心了,您还不多体贴王爷。奴婢可总是见王爷热脸贴着您个冷脸呢!”

“有么?”聂桑榆稍稍不好意思,小辩:“我身子不舒服,没顾上这么多。你瞧昨儿休息好了,今儿不就多了心思与你斗嘴了?”

“好好好!小姐总是对的。”荷香忙笑着应,边扶起聂桑榆到桌前用膳。昨儿回门宴小姐吃得油腻了些,今儿特别准备了百合莲子粥,清淡开胃,让小姐能恢复胃口,那百合与莲子磨得细碎,融在了粥里,也好入口。

聂桑榆用过早膳后,就在自家园子里散步赏花。她有时忍不住张望,但想想又觉得自己这般不好,竟自个儿羞红了脸。荷香见她这样也不点破,只是陪着笑。正当主仆二人赏花赏得有些腻了时,听见底下人通传温侧妃来访,才又打起精神去迎客。

“姐姐可还习惯?”温婉落落大方地请了安,落座后关切地问道。

“有劳妹妹关心。”桑榆淡淡一笑,示意温婉用茶。

温婉捧起茶杯,沉思片刻,终究还是说了来意:“姐姐见过太子妃?”

“见过。说来我与你姐姐也算是年幼时的玩伴。”不曾想温婉会提起温雅,桑榆的神色多了些温柔。温婉与温雅同为温太傅的女儿,其兄长官至将军,与太子交好。这些都是哥哥从前告诉她的,因而她对温家有一定的了解。只是往时从未听温雅提起过温婉,她想毕竟不是嫡亲的姐妹,温婉是庶女,所以不似亲姐妹般要好。如今既温婉先说起,她也多了些兴致:“不知太子妃近况可好?闻说前阵子太子到黄河赈灾受了暑,想来她定很忧心。”

“太子已无恙,太子妃在宫里也甚好。只是太子妃听闻姐姐在迎亲当日身子不适,甚是担心。所以托妹妹问候您。”温婉微微笑着,见聂桑榆心情甚好,终究没有按自家姐姐的意思将原话说给聂桑榆听。

温雅极讨厌聂桑榆,可因为荣昊天宠着这个妹妹,她无话可说。虽为太子妃,但温雅心里念着的人是荣昊天,她不稀罕什么太子妃,她只愿陪伴在三皇子身边。可到底是聂桑榆误了事。本来三皇子要去请求皇上赐婚的,因为聂桑榆病重耽搁了。就因为这一耽搁,她就被自家老父逼着嫁给了太子。到底意难平,聂桑榆从此成了温雅的心头刺。但聂桑榆不知道,温婉不愿说出这事,毕竟她看聂桑榆对自家姐姐是喜欢的。因而她扯东扯西地又与聂桑榆絮絮说了些话才告退。聂桑榆的性子很好,温和无害,她虽与聂桑榆相处不多,但心里并不抗拒,想来日后也是能和平相处的,温婉这般想着,脸上带着柔柔笑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