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宠病妃

012 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独宠病妃 喻辰 1350 2016-08-06 15:04:01

  及等到宁辰宇踏进内屋就见着聂桑榆一副恹恹的模样,躺在雕花长椅上叹气。他拧紧双眉,轻悄走到聂桑榆跟前:“这是谁惹你不快了?”

“王爷?您回来了。”聂桑榆语气淡淡,没有宁辰宇想象中的期盼。他心里顿时就郁结起来,但见她神色黯淡,心里一软,就赔上笑容:“我这一回来风尘仆仆的赶回毓芳园,你就这般不乐意?”像孩子讨糖吃般,宁辰宇觉得此时自己的模样定不可以让任何大臣看见。

“妾不敢。”聂桑榆抬眸看了看宁辰宇,淡淡又回了句,终于觉得长痛不如短痛,大着胆问:“王爷,妾听说您有个极珍爱的白玉瓶子。”

“嗯。”轻应了声,宁辰宇神色微变,他在长椅边坐下,紧挨着聂桑榆:“怎么突然说起那瓶子?”

“妾忽而觉得自个儿好似不了解您,想多听听您的事情。您这么喜欢那瓶子,定是有缘故的。”聂桑榆不好直说,便起了个引子。

“我曾受过重伤,那瓶子曾装过救我命的药,是我的救命恩人留给我唯一的念想。”宁辰宇说着,目光看向聂桑榆。很是柔和。但这目光在聂桑榆看来却好似寒光,她终于知道春桃为什么这么害怕了,原是这么重要的东西。可答应了会帮春桃,她总不能半途而废,因而又鼓起勇气,怯怯道:“若,妾告诉您,今儿妾不小心将它打碎了,您是不是会责罚妾?”

宁辰宇“噗嗤”笑出声来,伸手揽过聂桑榆,笑着说:“原是这么个事儿。碎了就碎了,哪里值得为个瓶子责罚你。”

“可是,可是它是您救命恩人送的。”聂桑榆吃惊地抬眸看向宁辰宇,被宁辰宇的大手轻轻摁了回自己怀里,好听的声音从聂桑榆头顶传来:“我已经找到我的救命恩人了,那个念想就没那么重要了。”

“真的?”聂桑榆半信半疑,但听到宁辰宇不追究还是高兴的,毕竟春桃的担心就不存在了。因而话又多了起来:“说起白玉瓶,从前妾养病时住的山庄有很多。那时妾要吃很多很多的药丸子和喝各种药汤,哥哥为了哄妾欢喜就命人把装药丸子的白玉瓶画了许多图案,各个都不一样,说是这样吃药也能吃得开心些。”

“没想到三皇子还这么有心。”宁辰宇附和道,心忽而跳得厉害:“你说的山庄,可是非晚山庄?”桑榆非晚,那般熟悉的感觉,宁辰宇虽笃定了她就是他寻了十年的人,但真要确认时又害怕出错。

“您知道?是哥哥是的么?山庄的名字也是他起的,取自‘东隅已逝,桑榆非晚’之意,也是妾名字的由来。”说起非晚山庄,因有些回忆,聂桑榆很乐意说多一些。

宁辰宇静静听着,心里波澜阵阵,为掩饰自己的心情,他低声应着:“三皇子与我提起过。听来你很喜欢非晚山庄,可怎么不见你让我陪你回去看看?”

“那是因为,约莫是九年前吧,妾忽而在山庄病重,几乎让哥哥清了整个太医院的太医来救妾的性命,还惊动了姑母。自那时搬出非晚山庄后就再也没回去过了,许山庄都荒废了呢。况且自那次病重,妾的身子就大不如前了,有些记忆是变得模模糊糊的,连自个儿是怎么突然病得那么重也记不起了。许是本已过奈何桥之人,孟婆汤喝了一半的缘故吧。”絮絮说着,聂桑榆好似把三天没说的话都说了全。渐渐就有了困意,她靠在宁辰宇胸膛的脑袋越来越重,慢慢地竟睡了过去。她全然看不到宁辰宇在听她说话时满眼的疼惜和震惊。

宁振宇把聂桑榆抱着紧紧,良久才想起要送她回房。他小心翼翼地抱起聂桑榆,轻悄走回房间,将她慢慢放在床上,自己挨着她并排躺下,眼睛的光芒忽明忽暗,他侧过头去看聂桑榆的睡颜,轻声说:“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任何事再伤害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