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第一百一十七章 请诺辰饭1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诺小然 1469 2016-08-07 08:39:21

  “你不知道吗?”她才不信聚义堂会猜不到自己的身份。于是淡淡开口了。

说完嘴微微张开,等着这个女人给自己喂药。

郑洁略微惊讶了。

没错,就算不知道这个小子到底是谁,也不可能一点都没有往那个所谓的重要的人身上去想。那么现在她的话的意思就是,她真的是!

惊讶之余,依旧将勺子往前挪了挪,挪到了她的嘴边,心里面此刻除了焦急还是焦急:若是这孩子是那重要的人,庭儿怎敢让她代自己被敌人抓了去?如此,可不是大罪过!

似乎丝毫不在意郑洁的心情,丫头只管一口一口喝着汤,感觉到胃里慢慢变暖,舒服起来。

“我想要尽快离开这里。”

这话象是自言自语,又象是在告诉郑洁。

看着她淡淡的表情,微带着些虚弱,郑洁口上没有回应什么,心里面开始慌乱了:虽然庭儿可能是无心才让这人代替被抓,但幸好这个人没有死掉。不过这凌云观怎么也不放出一点风声来呢!

现在算是一句话都不敢问了,郑洁只小心翼翼地继续喂着这孩子——她不能不小心,这孩子若是那身份,便就是自己的主子,只玉林庄主一人之下,她区区一个聚义堂的女人、还不算女主人,伺候这万人之上的孩子,岂不是自己的荣幸了!

不过郑洁除了有些小心,倒还真没什么荣幸的感觉。

感觉到眼前的女人虽然是没问什么,但一直是一副担忧的样子,丫头岂会不知她那是为了谁在担心?

罢了,苏庭在外毕竟夜长梦多。

“你把他接回来吧,他就在林城的一家客栈里面。”她知道郑洁才没心情理会自己呢,人家肯定是在思念自己的儿子了。

可怜自己却没人惦念。

不过她这算是想得不对了,诺辰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来给她看病,心里着实是惦记着她呢,可惜他醒来的太不是时候了,而诺辰也确实不想要担太多风险所以离开了。

并非诺辰太过小心,只是他的身份特殊,特殊而又重要,肩负着不只他一个人的性命与安危。

诺辰才离开聚义堂,就被人拦住了。

拦人的叫做海棠,是刺绣的属下。

“这位姑娘长得赏心悦目,似乎不该是林城的人。”诺辰微微朝着她点头,继续迈开步子,示意她边走边聊。

海棠也不阻拦他这么做,一是她没资格阻拦,二是没必要:“主子等您很久了,希望和您一起吃顿饭。”

海棠的口气带着恭敬,比起来对刺绣还要恭敬。

“我们认识吗?”诺辰云淡风轻,摆明了不想去,继续往前走。

“海公子,您的行迹非常可疑,难道是想要背弃曾经的盟约吗?”海棠的口气依旧谦卑,却带着十足的威胁。

这女子,没说几句话就剑拔弩张的,要干嘛。诺辰嘴角扬起嘲讽,口气依旧冷漠:“你以为她是谁,能把我怎样?”

我背弃了盟约,呵,又如何。况且我没有啊。

看着他神色淡然,海棠就知道自己败下阵来了,不过这趟任务怎么也不能失败:“海公子该是知道的,您的举动代表着密情局。”

诺辰的脚步顿住,面上的嘲讽定格住,口气依旧平淡:“你家主子,就是这样请我去吃饭的?”用威胁的办法么。

“请公子恕罪。”海棠垂首,没继续说什么。事实上,这还真不是主子的意思,主子只是说要请这人过去吃饭,但没说怎么请,且据海棠所知,凭自己的能力很难请得到他。

这个女子虽然面色镇定,但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惊慌暴露了她自己。也便是,诺辰清楚地知道,自己就算是不去,这女子也不会去向什么人揭露自己的什么。

但是,既然她敢威胁自己,就该付出代价。

“你威胁到我了。”他淡淡笑了一声,教人看不出他真正的意思,而后踏步离开,朝着刺绣的方向走去。

海棠却是本能地感受到了一份恐惧,虽然她没捕捉到这恐惧为何而来。

不过成功邀请到了主子心心念念的人,算是立了一件大功!想来密情局的少主即使是宛若神祗的存在,也是有软肋的。

似乎感受到后面有人在念着自己的什么,诺辰带着不耐烦的目光微微撇过头去,海棠当即断了念想,只顾着低头走路。

神啊,不过是心里想了一想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