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第一百一十三章 刺杀玉英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诺小然 2069 2016-08-07 08:37:58

  “啊?是爹娘贴的告示?”爹娘是怎么了嘛!

此刻一行人依旧在原先的客栈住着,不曾搬离。一方面是不敢轻易离开,毕竟在这里还能知晓真正的主子的信息、真正的主子能与她们联系的也就只有这个地方,另一方面,筑瑶已经去凌云观寻求帮助了,若是能够得到凌云观的帮助,自然不必逃亡,免得打草惊蛇。

而现在,根据这条告示来看,似乎选择不离开是对的,因为这告示已经表明了小主子的行踪了。

“少爷莫慌。”筑桐赶紧安慰道,顺便想起告示上面的字——“聚义堂寻医术高明者,赏金千两。”写得十分隐晦,不过想必有心人也都知道这是为谁求医,但苏庭可就不一定知道。

“爹娘怎么了啊?”这能不着急啊,爹娘有多疼爱苏庭,苏庭自然也是有多么依赖和敬重爹娘的,看到了遍寻名医的告示苏庭难免会想到父母生病了,一时间情急难耐。

“少爷,定是贼人给江公子下了毒,他身上有你的信物,这恐怕是你的父亲母亲为了防止贼人知道那不是你而做的一场戏了。”武林上惯用的手法在筑桐看来也并不十分奇怪,想着小主子竟然回到了聚义堂,算是从敌人手里面逃脱掉,其实,也算是十分幸运的吧!

“是嘛?”听说爹娘没有问题,他却不是轻松的,因为有问题的竟然是小晴!

“是。”筑桐这样说着,不希望这个善良的小少爷过于担忧。

“那,她,她,会不会死?”苏庭感到一阵惊慌,从来没有觉得原来她是那样的好、那样的善良。那一次她故意坚强地跟自己道歉,苏庭何尝不知道,那是在“哄”自己,是怕自己伤心。

筑桐心下慌乱,却并不回答,她知道,一天两天是不会死,可是,聚义堂若是不交出秘密,不顾小主子的死活,也不会死吗?作为暗卫,她能够想得到那毒药有多么折磨人,第一次,她有点佩服自己的小主子了。

筑玲却是坚定地摇摇头:“不会的,不会死的。”死得太早了,就会像其他的人一样,还不能为凌云观做任何事情。那么多的人,年龄有大有小,被送进玉林山庄的时候几乎都被杀死了。这一次没有被岐山的人认出来杀死,反而是为了救人自己找死的?这个人死得不是更惨吗?

不似这一行人忧心忡忡,另一队人马就很轻松。

此刻方玉英就在用饭。他的心情好得很,心想着有那么多人可以保护自己,真不明白,以往那些人怎么还是死掉了。

桌上摆着八道菜,碗筷却只有一副,方玉英的排场有够大,但到底没失了规矩。

这包间里面安静得很,环境也算是优雅,方玉英有着独特的审美,自然了,能被方明远看得上的人,自然不会差。

泉冰冷眼看着周围,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惕,直到方玉英吃完了饭。

方玉英才放下筷子就见一柄剑刺来,他极快地闪躲开,并且抽出了背上的剑去抵挡。

五泉马上拔剑相向。

听闻拔剑出鞘的声音、剑剑相碰的声音,酒楼里面的人一下子散开了,刀剑不长眼,他们自然是能跑多快就跑多快、能跑多远就跑多远的。

一时间整座酒楼里的人作鸟兽散,桌子椅子盘子筷子满地都是,有些人慌不择路绊倒了,又再爬起来继续逃。

不论逃生的人如和慌乱,方玉英却只是冷眼看着冲进来的人朝着自己的方向赶来。

他身处二楼里间,若是被逼退到角落,就只有死路一条,要置他于死地的人,怕是岐山的人。

哼,他们来杀自己,倒好像恰合自己的心意呢——自己本来就想要早早地见识一下敌人,而且他们也不看看自己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杀死的!

果然厉害。玉言浩点点头,这个叫做方玉英的孩子,虽然只有十岁,出身也并不高贵,是在举家逃荒过程中幸存的孩子,但他这些日子在慕容府表现不错,由于家族世代习武、功夫不错,更加熟读诗书、素质也不错,如果能够平安到达玉林山庄,值得好好培养。好好培养,将他的优点保持下去、缺点,也该一一改过来才好。

那个四五岁的小丫头,玉言浩似乎并没有在意了,她太小了,年龄太小不仅不十分吸引玉言浩的注意力,反而首先会觉得这丫头不值得提拔,而且这丫头太喜欢冒险了,静海那样保护她,三大暗卫给了她,还用苏庭给她当替死鬼,她倒是恰好把个顺序反过来了、自己去找死。

但是,为何密情局的人也在行动?玉言浩对于手下禀报了这条消息而感到些许不理解。密情局,那个专门调查线索、追踪人迹的组织,凭借其神出鬼没游离于玉林山庄与岐山之外,说不清是敌是友。

而密情局的主人,至今玉言浩都不知道换掉了多少次,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谁人在掌控着密情局。其实像这种隐蔽的门派还不少呢,刀剑局的情况,掌控天下衣食住行的组织,以及那个最大最隐蔽的刺杀组织,这么多年来从未有人知晓了。

但,这么多年来,密情局不插手玉林与岐山的争斗,且不算是个威胁,如今为何他们在秘密行动?尽管密情局无意与玉林山庄为敌,但密情局也并非与玉林为伍,于是密情局的突然行动,于玉言浩看来便是一个极大的变数,比起来岐山的人会阻拦小少主到玉林山庄来,密情局的插手让局面更加混乱。

莫不是,从那叫做紫陌的人出现,就代表着隐蔽组织不打算对玉林与岐山的斗争袖手旁观?那,是看笑话呢,还是打算,全都吞并?

方玉英处在危险里面,方明远也是担心啊,不过这就是命运,如果他有本事,那么以后自然得到更多人的保护,如果没有本事,慕容府一时的保护又有什么用。

“府主是要去哪儿?”慕容玉儿走路时候遇见府主带着一群人要出府去,于是行了礼问道。

“醉仙楼。”方明远脚步都没顿一下,说完这三个字已然走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