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第一百零九章 诺辰少主1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诺小然 1422 2016-08-07 08:36:27

  她本来以为自己只是会被用来威胁聚义堂,可是没想到被喂了药丸。

这又是什么药,她要中毒了,天啊!心下叫苦却仍旧改变不了那两人对自己下手——她现在比一只待宰的羔羊还要不如。

之后她被打晕送回了聚义堂。

自然,诺辰跟着筑瑶跟了一会儿,就发现筑瑶根本不知道那丫头被关在何处,心下多了一分烦躁:他越发感觉筑瑶是一个不合格的暗卫了!可是丫头,你现在何处呢。这样耗下去,最后那丫头会如何呢!

找不到人,还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

“滚出来!”诺辰心情不好,注意到有人跟踪自己,于是口气冰冷。

“少主恕罪!”那属下跪下请罪,面色带着欣喜。

听见这声音,诺辰的心本能一颤,看向那跪着的人,她身形瘦弱,浑身是密情局标配的衣物,却并不像是密情局的人:“谁派你来的?”

他的冷,这一刻尽显无疑,他一只手掐住那人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这时候发现这个人虽一身男装打扮,却实在是一个弱女子。

“属下,属下是”她有些气息不稳,双手却不敢触碰许诺辰的手,因为她知道许诺辰是一个不允许任何人近身的人,她不想死得更快。

“我不想知道你是谁,告诉跟踪我的人,别再被我发现这种行为。”他嫌恶地说道,于是另一只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药丸被塞进那人的口中,强迫她咽下后他将她甩开,踏步离开。

那人试图将药丸呕出,却发现做不到,面色愁苦而充满畏惧地望着那人离开的影子,水仙只得赶快回去禀报主子,并且求主子给自己找解药了。

胆敢冒充密情局的属下,去蒙蔽,密情局的少主。水仙表示自己也并不知道主子是怎么想的,可她只是一个手下,只能听命。

还好,那密情局的少主并未痛下杀手。

很快丫头就被送回了聚义堂来。

聚义堂虽是小门派,到底也是有着几十年的底蕴,不可小觑。

聚义堂内,苏东明读着信,看着这个并非自己儿子的人,心下不知是喜是忧:到底是他们抓错了人,还是故意放出来一个烟雾弹?自己的儿子现在到底在哪里,凌云观那边怎么也不放出话来,到底儿子还在凌云观还是已经出来了?

聚义堂与凌云观相比还真是蝼蚁不如,就连苏庭离开与否,凌云观都不遣人告诉一声的!

只是为了保证江灏的相对安全,静海才不透露风声地让苏庭离开,是希望瞒住敌人能多一刻就多一刻。

可惜,那丫头丝毫不领情。

她在聚义堂。

蒙着面的诺辰嘴角又露出笑容来,并无嘲讽。

丫头果然厉害,真正的到了敌人手中,却能够回来。

落入岐山人的手中,就算不死也断不可能回得去,这可不是说说而已,敢问敌人千辛万苦抓到了一丝线索,为何要轻易放弃呢。

但那丫头,就有这本事。

可惜她中毒了,不知道丫头虚弱的身子能否受得住?

“少主,属下告辞。”那禀报了丫头在聚义堂的手下恭敬地冲着诺辰鞠了一躬,请示离开。

诺辰算是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那丫头并不是只有自己看来的那样聪慧,她的聪慧至少在诺辰看来没几个人比得上。不过他也不后悔自己动用了手下去寻找她的下落。

“辛苦你了。”

对自己说辛苦?怕是少主子在外的这些年,心性又有了一些改变吧:“这是属下应该做的,少主有何吩咐尽管开口!”现在的少主,将来的主子。

有何吩咐尽管开口。这算是石天宇对自己的偏护还是什么?他到底有多好,竟然真的对自己不加管束。诺辰自行嘲讽了自己一番,俊美的脸上划过一丝苦笑,随即恢复如常。

“天宁,小心着不要被人跟踪了。”诺辰嘱咐着,已然转了身。

“是。”被叫做天宁的男人依旧俯身恭敬地回答着,明白少主为何要自己小心不被人跟踪。因为一旦被人发现自己出现在林城,还在寻找着一个小丫头,恐怕少主就会遇到麻烦了。

但是暗处,已经有了不只一双眼睛发现了这对已然背道而驰的主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