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第一百一十章 诺辰少主2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诺小然 1393 2016-08-07 08:36:46

  今日,刺绣穿了一件藕粉色连衣裙,梳着平常简单的发束,对着镜子正插一支簪子,就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于是面色一冷:“去看看是谁。”

牡丹也不喜主子梳妆的时候被人打扰,于是面色不悦:“属下这就去看。”

刺绣继续换簪子,十六岁的年纪,正是少女如花的年纪,她喜欢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每天都是如此。

见是水仙踉跄着走近,面色有些憔悴,步伐不稳似乎是中了毒,于是牡丹将她扶进屋子:“他出现在林城。”水仙面容憔悴,牡丹喂她服下一粒药丸。

水仙单膝跪地,面容虽然憔悴,到底难掩姿色,一身碧绿服饰,衬得容颜越发俊美。

“林城。”刺绣喃喃念着,面上带了笑容,“你且去好好休息,最近不要出去了。牡丹,派得力的人跟着他,我要知道他的行踪。”不仅是开心,话语里还带着俏皮。

“是。”牡丹也为着那位终日不知所踪的少主子、被主子这样记挂的少主子终于出现在了主子的视野里而感到高兴呢。

“海棠,三日后请他过来用饭。”吩咐水仙离去,刺绣又对海棠这样说。

被唤作海棠的手下满面沉静,双手抱拳领命,但口气有些疑惑:“不知道要准备什么膳食?”

“照着上一次的来就好。”提起上一次一起吃饭,那还是五六年前的事儿了,那时候的他,俊美非常而举止高贵,已然足够她为他倾倒了。

知晓他行踪的还不止这些人。

此刻隐蔽处那女子为着得到这份情报而欣喜不已呢,不过,到底是禀报给主子,还是不禀报给主子?禀报给主子,主子未必会对那人怎么样,毕竟他的身份特殊,主子不一定会动他。不禀报给主子,那么自己就有便宜行事的可能,就能对那人下手。

呵,臭小子终于被我得知了你的下落,竟然敢得罪我,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追雪的面色带着狰狞,记得许多年前,那个还年轻的人,为了博取一个丫头的笑容,竟将自己的衣服全都褪去,公然扔在大街之上,任人凌辱践踏。若不是主子救回了自己,自己只怕是要在那些凌辱中死掉了。

她恨他。但是她知道,那人即使那样小的年纪,却已经因为天资聪颖到达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地位,她现在的身份即使万人之上,也是动不得他分毫的。且,主子看在大局的份上,也是不会去动那个人的。

可教她如何咽得下这口气呢。好不容易手中有了权利,能够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去报仇了,好不容易发现了他的踪迹,就让她眼睁睁放过他吗?

不可能!就算主子不会允许自己下手,但就算自己动手了又如何,主子不会舍得杀掉自己。主子自然不会去主动招惹他,但只等自己将他擒来,真相如何也不必给主子解释了。

“盯紧了那个叫做许诺辰的人,我要活的。”追雪趾高气扬地命令着,说罢挥了衣袖进入房间去了。

得到这个命令的属下一刻不敢停留,将追雪的命令当作是主子的命令一样去执行了。

诺辰只知道这一次他为了探寻丫头的下落,不得已现身了,于是被人知晓在所难免,却不知道这么快,以及,被这么多门派发现了。

果然,他的身份特殊,到处是潜伏着等候他出现的人。

既然知道了丫头在聚义堂,那么诺辰也就不必十分担心了。

思及此,诺辰自行松了一口气,这才注意到自己为了那丫头,似乎有些反常。

以往,他是最不喜自恃身份以求便利的,也最不喜欢将自己的身份暴露在人前,更不喜欢一群人在后面跟着少主前少主后的,最不喜欢的,莫过于石天宇了。

哼,还是不要想不开心的事情了吧。诺辰自行掸了掸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尘,面色依旧淡然如水,惬意地踏步在这街道上,静静感受着这份因人多而产生的生机。

这么多年了,他躲了这么多年,终于,有那么一天他需要重新出现在人前,需要遵从自己的心去做些什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