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第九十五章 如此告别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诺小然 1677 2016-08-06 19:34:02

  “小姐,还痛吗?”筑瑶轻柔的声音一直在她耳边,提醒着她还活着的事实,提醒她不要一睡不起。她的眉头紧皱,意识每每陷入空白就会被筑瑶一声声的呼唤拉回来,很难熬,却也很庆幸。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只觉得头昏脑胀,昨晚的每一幕都清晰地在自己脑海中,筑瑶去准备水的时候,她将脑海中许诺辰自残的景象回忆了好几遍。

而不一会,筑瑶就按照诺辰的嘱咐,将昨晚的一切说成了:小姐昨晚似乎是做了一个梦,梦里面叫着属下和诺辰的名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着她稍微带着疑惑和痛苦的面色渐渐恢复平静,筑瑶心想好险,最后自然没忘记说,小姐的药换成了晚上来送,里面加了一味安神的药,小姐以后就不会做噩梦了。

苦笑。这样蒙骗自己又是为什么。

“头好痛。”她捂住自己的头,面上都是委屈,见到筑瑶急忙过来帮自己揉,她的心充满着复杂——筑瑶,虽然她并不是为了自己如何如何,却也算是可以给自己一点儿温暖的人吧,没有她,谁会这样照顾自己。

“小姐,你不要下床了,头痛的话多休息一会儿,我去准备吃的给你?”筑瑶的口气越发柔和,询问着。

她没说话,默许了这种做法,随即被筑瑶安放好,闭上了眼睛。

这一天,小主子格外听话。

筑瑶将晚饭端下去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但马上又提心吊胆——晚上,送药,许诺辰。唉,好怕小主子又忽然不吃药呢。

“放心吧,她不会。”不会再拒绝吃药的。诺辰的目光朝着不知什么方向看去,口中对筑瑶说着这句话。

筑瑶看着诺辰,总感觉他哪里不一样了,却体会不出,于是离开了。

而诺辰依旧站在原地,感受着微微吹来的风,心下思忖着一会儿,丫头会不会问自己昨晚那样是为了什么,自己要如何回答,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要那样做呢。丫头又会不会问自己的身份,因为自己答应了她?那个丫头,才几岁就让人这么费心了。

能让许诺辰费心的人,可不多。

这样想着,他的嘴角扬起微笑的弧度,他自己没察觉,只是脚步迈向药房,准备去端药了。

“来送药。”

他来了。这声音是一个叫做许诺辰的人的。丫头于是掀开被子,慢慢走下床去。

她果然没闹,接过诺辰托盘里的药,感受到诺辰正看着自己,于是微微抬头去看他的胸口、那个毕竟是为了自己而受了伤的地方。

为了自己,她不知怎的这样觉得。

因为昨天,他到底没说出究竟是为了什么。

感受到丫头看向自己的胸口,诺辰的心微微一颤,面色依旧淡然无波,只静静等着她喝完药。

“你……”不是要告诉我你的身份吗,她差点问了出来,却是在诺辰照例将托盘放低等她将喝完药的药碗放上去的时候,没有继续讲出剩下来的话。

既然,她们选择了让自己忘掉昨晚,我便忘记了吧,难道今晚还想要那样痛苦吗:“我就快离开了。”话风的转变似乎瞒不过诺辰。

诺辰淡然:“嗯。”面上淡然,心里却松了一口气。若是那丫头继续追问什么,自己还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还有事?”她愣了一会儿,见到诺辰虽然站直了身子,但并未离开,于是问道。

筑瑶站在一旁,不敢出声。

“我可以给你提几个要求吗?”他的态度,依旧带着一些恭敬,但更多的是傲慢。

然而他毕竟是有这个资本:“什么?”

“以后每天都要乖乖吃药,认真习武,好好看书。”他神情严肃,一点不像是在玩笑。

不过在筑瑶眼中,小主子的事情似乎轮不到许诺辰来管,吃药、习武、看书,这些事好像许诺辰管不着吧!许诺辰,小主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且昨天还那般绝望,你今日还来挑衅!

“嗯。”她点点头,并未表现出筑瑶以为的不屑或者是“你管得着吗”,“还有吗?”她反而继续问他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因为以后,许她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没。”诺辰摇摇头,这时候打算离开了,“属下告辞了。”

“嗯。以后,别再来送药了,筑瑶去拿就是。”你所喜欢的筑瑶,这些日子我还给你就是,这样,算是报答你昨晚、虽然说不清为什么但到底有着我的原因才选择把匕首刺向自己的,一点恩情。

说完转身走到床边:“筑瑶去送送诺辰吧。”

而日后,筑瑶跟着我离开,保护我努力活着,我好好读书习武,踏入玉林山庄成为筑瑶的骄傲,算是报答你的全部恩情。

“多谢小姐。”诺辰像是明白丫头的心思一般,不等筑瑶说出任何拒绝的话就道了谢,“未免小姐一会儿有何吩咐,筑瑶姑娘还是赶紧去送我吧。”

我,不需要谁在乎。见到两个人走远,她这么告诉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