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第八十八章 你认输了2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诺小然 2165 2016-08-06 12:12:02

  “你真的要与她一起?”好不容易筑瑶又回了自己的房间,诺辰急切地问道。

他只是希望她回心转意,不要以那丫头为一切。

这话,似乎是触犯了筑瑶的底线,似乎是在否定筑瑶的小主子,否定筑瑶认定的一切,于是筑瑶要将许诺辰驳回去:“许诺辰,我不理解你为何这么多年在凌云观潜伏,但我知道你身份不简单。”

筑瑶郑重其事,诺辰于是愣住了,他的身份:“我的身份”

“你不必着急解释,我不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不想知道?诺辰咽了咽口水,心底又充满愤怒,脸色随之一冷,若是她想知道,自己必定如实相告!

而筑瑶就这样错失了知道许诺辰真正身份的机会,而她真正知道的时候,是很多年以后。

“我只是想要说,有些人,你与他相处一生也许都看不出他的身份,并非他这个人普通,而是他懂得韬光养晦。”

韬光养晦,筑瑶这是在说自己。诺辰的火气依旧没有平息:“是因为我不告诉你我的”身份,你才始终不肯接受我吗,微微带着渴求,目光流露出焦急。

“许诺辰,我是一名暗卫。你韬光养晦自有你的目的,而我,我就算要去死那也是我的使命。”筑瑶喝断诺辰的这份似乎让自己不耐烦的表现,“而且,我深信我的主子就算年纪尚小,也断不是无用之人,这一点判断力我有,别告诉我你会看不出来。”略微带着嫌恶。

的确,若不是诺辰在中间阻拦,筑瑶恐怕早就得到了主子的信任。但是碍于与诺辰多年相识的情分,筑瑶也不好直接挑明,但是到了现在这份儿上,到了这个决定自己日后还要不要继续去取得那个人的信任的关键时刻,她不希望再被打扰。

“也许暗卫就该是接受任务的,服从命令的,但是我不认为这一次师太的命令百分百正确。”至少说我的主子无用,我是不信的,“暗卫也有自己的判断和直觉。”她认真地看着许诺辰的眼睛,那份坚定和微微的渴望——得到小主子信任和功成名就的渴望,让诺辰眼中的那一丝焦急渐渐熄灭,也,将诺辰心中的那一份愤怒浇灭。

如此吗。诺辰站在房间里,站了很久,直到该去给那丫头送药。

“小姐似乎忘记了与属下的仇恨。”他特意来提醒。尽管丫头是因为那个叫做苏庭的孩子伤害了她才这般生气,但丫头似乎也不该就忘记了与自己的仇恨才是。

感情用事,这是最要不得的,若是她走上玉林山庄的路中去,却带着这么一个致命的弱点,可真是够呛。

送一个人去玉林山庄,不是眼前人也会是别人,而不无意外,不论是谁都必然要筑瑶去护送,比起来另外的人,许诺辰承认他其实开始接受了眼前人,而,如若眼前人到不了玉林山庄,恐怕给筑瑶带来的就不仅仅是失望了。看得出,筑瑶对这丫头的感情已经,不似忠心那么简单了。

所以他有必要提醒一下丫头,尽管很伤心苏庭的所为,却也不该放弃继续与自己较量。想要活着,不就得一直有着与敌人较量的勇气吗。

“我没忘。”冰冷带着一种嫌恶。

“哦?”似乎是自己也惹了这丫头不快?自己貌似并没有像是苏庭一样、出卖她吧。似乎自己与她的较量,光明正大得很,“那你是,认输了?”

认输?呵,对啊,认输了。

“因为什么我和你结了仇,现在我还给你,够了没。”因为什么结了仇,因为筑瑶。而,许诺辰就算你用心或者不用心地去对付我,又是为了我的什么呢。

在这整个凌云观或者整个世界上,有谁是为了我而如何如何的么。

诺辰一时间无语:“还给我?”你要把什么还给我,筑瑶吗,似乎没明白你的意思。

“你们都出去!”她的心痛,不只因为苏庭,也有些因为筑瑶和诺辰吧。苏庭自不必说,他这样的不信任和设计让她整个心都寒了。筑瑶,其实为着自己的一道命令真的可以置自己的生死于不顾,这样的服从绝不仅因为自己下了那道命令,而是想要得到属于她自己的荣誉吧。许诺辰,他就算是帮自己换了药,又真的是为了自己吗。

静海那一种似乎关切、在外人看来送出三大暗卫保护自己的举动,尤其讽刺。

腿,膝盖在作痛,心也一直痛着。

丫头,这般感情用事,教我如何再寄厚望于你!诺辰头一次,为着这丫头皱了眉。

“小主子,筑瑶不会离开的。”虽然不太明白小主子和许诺辰在打什么哑谜,但是这句话筑瑶算是听懂了,小主子心情不好,这句逐客令带着许多失望的口气,是对自己感到失望吗?小主子,要赶自己离开。

冷冷的眼神射去,筑瑶低了头却依旧坚定:“这是师太的命令,也是筑瑶必须要完成的使命。”

与我有何干系呢。筑瑶的这个原因里并无半点和自己有关的信息。于是她很不满意。

眼神离开筑瑶,缓缓平复自己的心绪,又看了看诺辰,默默地收敛自己的心痛和愤怒:“准备男装。”

诺辰看看筑瑶,也看看那丫头,不知道自己所做的决定对不对了,自己完全按照了筑瑶的心意,认定这丫头有本事进去玉林山庄,于是提醒她不要这般感情用事,提醒她还有与自己未完的仇恨。

但似乎,完全俘获了筑瑶的忠心的这丫头,已然对筑瑶或者自己失去了耐心,所谓的将什么还给我,是气话还是真心话?

但不论是气话还是真心话,既然筑瑶选择了要你去,你就得去,就算你有将筑瑶还给我的心思,我也不打算让你退缩。

毕竟,你说了的将筑瑶还给我并不作数,因为筑瑶的心里装的都是你,容不下其他任何了。我也是,我的心从前满满装的都是筑瑶,也容不下任何其他,而现在我心里的筑瑶执意要离开、因为你,我只有用尽全力护送她离开了。

从我心里,缓缓地离开,这种离开有着前面十几年的积累也该是可以的。只有她离开了,我的心才能空下来,才能去容纳另外的人和事。

但是,许诺辰,你所谓的空下来去容纳另外的事,那事情是不是依旧为了筑瑶呢。你可知道你的这个决定做错了的话,伤的是谁的心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