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第八十一章 简单报复7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诺小然 1982 2016-08-06 00:08:44

  “许诺辰!”许诺辰说的不错,就算他不来告诉筑瑶不要轻举妄动,筑瑶自己就真的会这时候冲进去,公然地违抗这个小主子的命令吗?

筑瑶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但是听从主子的命令似乎,没什么不对。

“嗯?”带着些许散漫的声音,目光依旧微微扫过筑瑶,又挪开。他就是见不得筑瑶那颗满不在乎自己的心去装载另一个人,就是见不得筑瑶那双永远不会给自己温柔的双眼流露出给别人的心疼。

屋子里面,还没停。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这里?”没看到苏庭的表现,却是听到了那个似乎不该是一个孩子的声音——湘琛才不关心她的血,问的问题也并不是和苏庭有关的。

她感觉很疼,所以来不及思考这些问题,只知道自己碰上了一个狠心的姐姐了。

可是她难受也说不出话来,湘琛见她不回答就又踹她,这一次她疼得叫出了声音,苏庭放下惊讶急忙去捂她的嘴,看了看门外慌忙说:“不是叫你不要出声吗?”他实在是害怕把师太或者筑瑶引过来。

筑瑶在外面听见这一声呻吟皱了眉头。

许诺辰听见这一声呻吟,嘴角终于带上了嘲讽的笑:“你要进去吗。”

他赌,或者是深信,筑瑶不会进去。

筑瑶哼了一声,紧了紧自己的手。现在小主子还不信任自己,自己不能擅作主张,否则失了小主子的信任,自己以后很难跟随小主子。忍了忍,毕竟还是没有进去。

诺辰恢复冷静的面容,静等着里面的好戏结束的那一刻了:“月亮,又圆了。”仰头看看月亮,似乎在欣赏着景色,完全不去担心身后那里面发生着什么。

筑瑶却并没有这份心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原因,筑瑶似乎失去了原本该有的沉着冷静了。

好痛。感觉到整张脸、整副身体都被汗水浸透了,她的心也痛极了。他们两个其实没自己想像的那样单纯和善良。但是此刻她的内心并非充斥着懊悔,不后悔自己低估了他们的实力,更多的反而是讽刺。

过了一会,她才有气无力地说:“快,死的时候,被捡回来的。小,晴。”以此作为他们逼问自己身份的回答。

细细看她,此刻她的额头继续渗出细密的汗珠,眼角带着嘲讽,一副这个年纪不该有的表情。

这股嘲讽完全是对她自己的,对自己以往所作所为的嘲讽。

“是吗?”湘琛根本就不信,她又踹了一脚,她于是自己咬紧嘴唇不出声,她知道自己的呻吟不过是让门外的人担心或者痛快的声音。

但是有人会担心吗,筑瑶会担心吗?许诺辰会高兴得不得了。自己现在似乎就是一个小丑,被所有人玩弄在股掌之中,所谓的“明天”,所谓的“公平”,她现在丝毫沾染不到。

默默地忍受了她好几下的踢打,待她终于不再踹了,才又开口:“我只知道,这些。”

看她痛苦的样子估计是不敢说谎的,湘琛皱了眉头:难道这只是一个诱饵,并不是那个所谓的玉林山庄寻找的人,若不然怎么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呢?

“太放肆了。”筑瑶满面冰冷,明明听得到里面的声音,明明知道那声音代表着小姐本就还没完全恢复的腿又受到了折磨,但,她没办法,只是更加冰冷,双手更紧地攥着。

“别紧张,她该是死不了的。”再怎样受伤,也会有离向阳护她周全。就算离向阳给她下毒,却也不希望她在凌云观、还在自己的诊治中就出什么问题的。

“许诺辰。”筑瑶此刻算是心乱如麻,纠结得很,许诺辰却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况且这事情他也有参与,叫筑瑶如何不更加烦乱。

“你今天这么多次叫我的名字,不妨……”叫我原来的名字听听吧。诺辰沉着冷毅的面上带了一份憧憬,多久了,筑瑶再没叫过自己真正的名字了。于是看向筑瑶,心中许多年来渐渐熄灭了的点点希望似乎要复燃。

见到湘琛又要踢她,苏庭就要开口阻拦,他实在见不得这个丫头这般痛苦,毕竟她也算是和自己共处过一段时间的人。就算是她为了什么别的目的才接近自己,也算是和自己相处出了感情的人,自己不十分希望她受到伤害。

但不等任何人有任何动作,她忽然觉得胸口难受得很,早就顺着喉咙涌上来的血,此时一下子就喷了出来,人也立刻昏死过去。

“来人啊!”苏庭这时候终于大叫,湘琛皱皱眉头,她倒不是担心自己被发现,毕竟自己还是一个孩子,被发现了也只能说成是胡闹,而是没有从小晴口中探知任何消息她才皱了眉头。

没有理会许诺辰的话,其实许诺辰也根本没来得及说完话,筑瑶几乎在苏庭话落时冲进来,没有多余的动作和废话就直接抱起来小姐去找离向阳。

筑瑶似乎完全忘记了小主子对于离前辈的不信任,就算是不信任,现在她也只能够寄希望于离前辈,毕竟小主子现在正在渐渐痊愈,和离前辈的用心救治是有很大关系的——许诺辰吗,许诺辰就算帮忙换了药又如何,按照他和小主子的约定,他们现在是敌人。

就看刚才许诺辰得意的样子,他怎会轻易救小主子。而且,离前辈的确,也不可能这时候就敢让小主子出事,而且,许诺辰出手救小主子,谁知道又会有什么条件呢!

看着筑瑶如此急切地离开,自己的话都没说完她也不管不顾,诺辰怎么会不嫉妒!他心里的那点希望顿时又消失不见,面上带着十分的冷漠。臭丫头你这么一会儿就坚持不住了,还以为你有多厉害。

不过她浑身都湿透了,想来是承受着巨大的苦痛。倒也算是有些韧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