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第七十章 遗憾遗憾2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诺小然 1856 2016-08-05 01:12:20

  “啪”的一声响,紫陌猝不及防地摔倒在地,且她的左脸上印上了爰靖重重的一巴掌。

紫陌的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想她作为刀剑局得力门派锦云社的小少主,与紫丹齐名,可谓是万人之上的人,玉林山庄连给刀剑局扫地都没人要,没人要!怎么她到了玉林山庄,就被这一老一少欺负到这程度了啊?

“爰靖你不要欺人太甚!”她呜咽着,后悔极了自己竟然会进来,想要帮他,哪怕是和他一起死!

“不许你这样说他!”爰靖见着紫陌脸上的红痕,意识到自己方才火气太大了,但是他执拗地坚持着,对庄主不敬的人是欠打的,而在爰靖面前对庄主不敬,那简直就是找死。

“……”紫陌竟然无语了。

她才是那个冒着生命危险进来陪他的人啊,怎么就比不上那个费尽心机欺骗了她、页费尽心机想要惩治于爰靖、且连爰靖的死活都不顾的玉言浩了!

不行,这口气咽不下,咽不下:“好,很好!玉言浩是个好东西,很好的东西!”

“……”爰靖瞪大了眼睛,双手紧紧攥起了拳头,一双眼睛也由于愤怒和疲劳显得血红。

看着他上前来,紫陌赶紧往后退,生怕再挨上一巴掌:“别打了,我不说他了,我要出去,我要破阵法,你要保护我!”

爰靖果真停下脚步,像是看一个傻子一样看着紫陌,有些话到了嘴边却没说出来:这阵法是庄主留着给未来少主破解的,哪里轮得到你!

爰靖受罚也不是一两次了,他问过庄主的,他对这三十一号禁地其实可了解了,除了所谓的破解阵法。他当时还问过庄主,你就舍得让你的少主进来这里受苦吗,玉言浩的回答是,我的少主苦不苦与你何干……

爰靖当时就怒火中烧,但是没办法,他不论是说还是吵还是打,都不及玉言浩。

不过玉言浩未来的少主算是被爰靖记恨上了。

看着爰靖愤恨的目光,紫陌知道多说无益,因为爰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师承何门,不知道自己就是天生破解阵法的天才。

等到自己破解了阵法,自然让爰靖没什么可说的。

“别走了,你受伤了,也不许打我,好好休息!”紫陌继续喊着,表明自己停战的意思。

不过,这四五个月过去了,爰靖还是为着紫陌那一句“玉言浩不是个东西”而不理紫陌,当然了,这个虽然是一部分原因,另一部分还是因为紫陌的剑进入彻底打乱了阵法,这里虽然是野兽出没得少了,他的确少受了一些罪,但是阵法变了就是变了,他再如何坚持一年,就是坚持十年不死也出不去了。

而那紫陌还信誓旦旦地说要破解阵法呢,每天,爰靖就算是觉得没什么希望,也觉得自己要是死了就真的没希望了,所以还是会给自己找些吃的呢。

开始的时候爰靖也会发给紫陌一些吃的,但时间长了,紫陌所谓的“过几天就能破解了”一直没成真,爰靖稍一嘲讽,紫陌就火了,扔了爰靖的烤兔子,大喊“别理我”。

其实对于紫陌而言,向来是对破解阵法没什么犯难时候的她,竟然在一个阵法中被困了将近五个月,紫陌会觉得自己丢了师傅的脸,也是丢了刀剑局的脸,更是没脸再回到锦云社去了。

或者说,这么长时间了,紫陌在玉林山庄这么久了,连个音信也没给刀剑局甚至是锦云社,按照刀剑局的规矩,她早就是被自动除名了!

都怪爰靖,都怪玉言浩!但是吧,紫陌也憋屈得很,她如此委屈,却连说都不能说,连抱怨那玉言浩都会被爰靖打骂,简直是,简直是被自己作死了啊。

于是爰靖与紫陌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的沉默和原始邻居状态。

有时候两个人都会莫名其妙地想到一块儿去,那就是,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吧……

但是两个人又都没放弃希望。

在爰靖心中,庄主迟早是会找到一个心怡的少主子,那么自己就不愁出不去,所以得留着命——留着命出去好好看看那少主是如何得到玉言浩欢心的。哼,我爰靖是庄主从那么多反对我活着的人中救下来的,我都得不到的宠和护,天底下谁还能得到。

在紫陌心中,自己师乘徐友亮前辈的大弟子贺绿前辈,对机关阵法算是有些研究了,七岁从师,且是研究了整整七年啊,一出师就被任命为了刀剑局锦云社的小少主,与那摸爬滚打的紫丹拥有同样身份,紫陌一直认为自己破解阵法是天下无敌的!

而且,紫陌不甘心就这么死在这里。她才几岁,十四岁,哦也许就要十五岁了,但是她的生命才刚刚开始啊,从七年前那场浩劫之后,她就跟了贺绿前辈去,而出师没多久,就要被迫在这玉林山庄的所谓三十一号禁地中呆一辈子吗?不能,不能,她还没报仇,还没将害死自己全族的人找出来,报仇雪恨!

思及此,紫陌的眼神阴冷地扫过爰靖,将正在啃兔肉且眼神看着紫陌的爰靖差点儿没噎死。

紫陌默默地收回眼神,忍住干脆杀死爰靖的冲动——怎么说也是爰靖的父亲糊涂才导致了那场血案,自己若是出不去的话,就是拉了爰靖当垫背的也无可厚非。但是,自己还是要出去的,一定可以出去的,且,爰靖的父亲不可能是罪魁祸首,绝对不是!

她怎么能接受、自己喜欢的人是那场浩劫策划者的儿子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