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第六十六章 虐待自己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诺小然 1444 2016-08-05 01:11:10

  来到厨房,发现今天离向阳前辈在熬药,诺辰恭敬地鞠了一躬:“前辈。”

“我去看看那丫头,不出所料该是康复了。”说着端起药罐子,诺辰早已将药碗准备好了,看着离前辈淡淡的表情,实在想不通,离向阳,就算身份有嫌疑但是,他可是玉林山庄的庄主信任的不得了的人,而且是据说医术天下无二的人,如何要对一个也许出了凌云观就被杀死的丫头,这样费心思地下毒。

这时候的丫头正在练习走路。

“小姐,你不要急着走路啊,你没有用药,是”不能强行给身体施加这么大压力的!筑瑶真心不希望小主子在加大药量的同时这么虐待自己的双腿。

“闭嘴。”对筑瑶她自然没有那么大的耐心。她只是希望自己别再被那个小哥哥歧视了,自己不过就是暂时不能行走,所以那个人才将自己看作了异类的吧?就连下了命令救治自己的那个师太,另外两个筑瑶说过也会来听命于自己的那两个姐姐,都对自己十分的不屑,自然,那个许诺辰跟自己的仇似乎更大。

那个师太根本没主动地踏进过自己的屋子,那个叫做筑玲的丫头见了自己和苏庭是一样的态度,那个叫做筑桐的丫头自己也根本就没见过。那个许诺辰也不过是来看自己的笑话。

那个大夫?他除了问脉连多余的话也不与自己讲。

都是因为自己现在还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于是他们都很瞧不起自己吧?

她这么想着,于是更加拼命扶着床沿挪动步子,不管腿上的痛多么明显,也不管手指的痛多么难忍。她不过,就是希望得到一种平等的对待。

尽管那两个字是她生气所讲出来的话,可她毕竟是一个孩子,再怎么有气势,也免不了稚嫩。但这话却是让筑瑶竟然再讲不出话,仿佛这个主子完全的震慑住了自己。

可是,小姐这么虐待自己的身体,真的好吗。

门开了。许诺辰恰到好处地开了门以免离向阳又要直接闯入。

离向阳尽管没说话,筑瑶却很是明白离前辈的意思,自从离前辈不亲自送药了,他来必然是要给小主子把脉。于是筑瑶扶住小主子,将小主子安置到座位上,拿出小姐的手,并且铺上一层丝绸。

她,如同每次被诊脉一样安静不过这一次,不是躺在床上。

离向阳点点头:“以后的药就可以减量了,每日一次即可。”

“多谢前辈。”她这一次,开了口道谢。

离向阳只是站起来,给身后的诺辰让开了路,并未对这句话做任何回答便离开了:这丫头虽然看起来很懂礼貌可实际上很没礼貌,要不然怎么敢怪自己不敲门就进。

留下许诺辰带着含笑的眼睛看着那个,似乎有些痛苦的丫头。

的确是痛苦,难道她,她就该这样地被人不重视吗。

“既然是一天一次药,那么属下晚点再送药给小姐。”诺辰的口气一如既往,带着恭敬和嘲讽,又让人挑不出错。

“好。”难得许诺辰会主动和自己说话的,丫头回答,不过,“你等一下再离开。”她直接挽留道。

诺辰欲转的身子站定,眉头微紧,面色仍旧淡然:“什么?”第一次,这丫头开口留下自己呢。

“嗯,你觉得我要多久才能完全站起来?”她的口气有些迷茫,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许诺辰,似乎充满了期待。

这份期待,许是任何一个久病缠身不能行走的人都会有的期待,但表现在眼前这丫头身上,诺辰表示有些不一样啊:“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

“我想要提前知道呢?”她不介意许诺辰和自己说话不客气。

“那你就想吧。”许诺辰嘴角扬起大大的弧度,话语依旧冷淡。

“……”她微微嘟了嘴巴,感觉着许诺辰此刻满满的恶意,心里划过一阵酸楚,但很快恢复如初,“那好吧。”既然问不到,那就继续多涂药,多运动,就会很快知道自己究竟什么时候可以站起来行走了。

“属下告退。”诺辰微微俯身,有礼地退了出去。

看着许诺辰对小主子不恭敬的态度,筑瑶有多次打算开口提示,却见着小主子并未有明显表示生气,所以只好低着头不出面干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