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第六十一章 惹怒了他1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诺小然 1686 2016-08-05 01:09:44

  “喂!你是哑巴吗!”果不其然,这个小哥哥被激怒了。

苏庭,这个孩子虽然年纪上八岁了,可还是十分调皮。他虽然年龄稍长,却因为有人疼着有了调皮和任性的资本,小女孩与他自然是比不了的。

丫头睁开眼睛,重新看看这个插着腰、撅着嘴、一副盛气凌人样子的小男孩——比自己大四岁的哥哥,于是得出了和方才一样的结论:他长得的确挺好看的。他还说了,自己的妻子不许别人安排,这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小哥哥:“你长得可真好看。”

似乎没听到他的愤怒,而是有些好奇地对苏庭说你长得好看。

苏庭的脸于是彻底变黑了:“你!”她竟然这样不尊重自己,自己好歹是堂堂聚义堂的少爷,这丫头没什么来历却也敢这么藐视自己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他刚要冲上去,筑瑶赶紧拦下:“小少爷,小姐还在养病呢,不能跟你闹。”

听从这一番劝解,也的确觉得筑瑶所言不虚于是更加不屑:“臭丫头,我还以为你是什么名门之后,原来就一个野丫头!”他还特意扮了一个鬼脸,“病秧子!”

“没人要的野丫头!”

苏庭被气到了,当然用十分厌恶的话语进行反击。

自己,的确是没有人要,没有人要的野丫头。她忽然有点伤心,不知道为什么。

其实自己不是该痛恨那个地方的吗,是自己选择离开那里,可听见他的话自己为什么会伤心呢。

筑瑶的心一抽,只见小姐又闭上了眼睛。

自己为什么要伤心,那是自己选择离开的,并不是他们不要自己,是自己抛弃了他们才对。对,是自己选择了离开那里,付出了几乎自己的生命的代价才能够离开的。

虽然,到现在为止即使自己还活着也仍旧是像没人要一般被忽略,但自己不是正在努力改变着一切吗。

她睁开眼睛,眼中顿时全是冷冽,虽然今天阳光明媚,夏天的天气也不很冷,但她依旧是感觉太冷了,于是她将自己的眼睛望向太阳。

张目对日,唯小儿矣。

“怎么不说话啦,臭哑巴!你是说不过我了吧!”苏庭得不到回答,这时候却因为自己方才的狠话已经说完,而并不觉得这丫头是在藐视自己,反而以为她已经被自己说得无话可说了。于是看着她,眼神里全是得意:臭丫头,你比我小那么多,我还说不过你吗?

她发现这个小哥哥似乎很喜欢无理取闹,自己一直不反击他反而觉得自己很好欺负一样。自己好欺负的确不假,否则那些少爷小姐也不会肆无忌惮地欺负自己。只不过,那仅仅是因为自己在林府,在那个自己赖以生存而不敢过分反击的林府。

现在,她离开了那里,再不要看人的眼色活着,自然也不该给人一个好欺负的形象。

于是她好像不在意说道:“我饿了。”

她做不到,像那群所谓的哥哥姐姐一样在这样小的年纪里,唇枪舌战、妙语连珠、童言无忌,她不想沦落为那些人一样。眼前人虽然不似他们那么过分,却也很喜欢和自己拌嘴一般,但自己却根本不奢求那样的“童年”。

“你!”苏庭再一次被她的无视激怒,随之眼底也有了一丝伤心:并非伤心这个人的态度,而是想念会和自己拌嘴的湘琛,还有已经分别了两个多月的父母。

见到他的黯然,她心蓦地疼了一下,她看不懂那男孩眼里的感情是什么,可是她看不得他伤心,因为在自己病了的时候,他那么温柔地害怕弄疼了自己,是他请求大夫救自己。于是她似乎是被这眼神刺痛,口气也缓和下来。

“对不起。”她道歉了,这突如其来的道歉让苏庭和筑瑶都愣了一秒钟。

苏庭愣了是因为方才那个似乎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小丫头好像忽然变了态度,筑瑶惊讶是因为小姐忽然变了脸,由沉静冷毅变得孩子般天真了——方才,小姐明明是打算与小少爷冷战到底的样子。

她却好像犯了错一样垂下头,生怕自己方才的傲慢伤了他的心。

是自己错了,那些根本是过去的事情了,自己怎么还要靠着那些思想和回忆去过以后的生活呢?那些过去,不也是已经被完全抹去了吗、被那个师太,也被自己完全抹掉了的。

或许,自己以后也该如他一样轻松地活。

自己的确是又活了一次。

“小姐,该用饭了,不如请小少爷一同前去?”筑瑶想要解除这份尴尬,于是开口。但眼神却并不看向小姐反而是看着苏庭,似乎在询问苏庭是否愿意一般——是否愿意和小姐化解矛盾。

只是筑瑶不看向自己的眼神却让她以为,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寄生在这里的人,并不能得到任何人的尊重罢了。

“好。”苏庭也不去体会筑瑶的意思,满口答应下来,心想我就不信我制服不了你。

很轻易,在凌云观她已经有了两个敌人。

但还远不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