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第五十六章 诺辰送药5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诺小然 1364 2016-08-05 01:06:48

  他可以等,今天筑瑶不可能不回房间的。

“他到底是什么人?”筑瑶顶着后背的痛来收拾这里的狼藉,她问道。

难道小主子发现了自己与诺辰是熟识的吗。筑瑶的动作却并不停下,只开口道:“是药房里帮助离前辈给小主子送药的人。”

“也并不是一开始就是他送药吧。”以前可并不是这个人端药过来,而是离向阳——虽然自己昏迷着并不知道到底是谁来送药,可昨天,筑瑶的意思很明显:每一次,是离向阳“破门而入”。所以,很显然,现在这个送药的人是被人有意安排的,是筑瑶安排的吗,筑瑶故意设计让自己不满意离向阳,趁机向静海师太请示,换掉送药的人。

自己才刚刚醒来,只稍微表达了自己对那大夫的不满意,就要被对付了。是谁安排的?这代表着是筑瑶要对自己做什么吗、连同那个送药的人一起,要对自己怎样。

小主子的心思细如尘,也实在是很防备任何人。筑瑶有这感觉但依旧十分镇定:“小主子醒来了,不是告诉了筑瑶,不想要再服用离前辈的药了吗。于是筑瑶请师太换了人帮忙送药。”

如此,好像是筑瑶领会了自己的意思,不是要对付自己,反而是帮自己换药?可是,这两次的药并未换掉。而且要换药虽然是我的意思,可是我并未表明,而且就算是我的命令,筑瑶又何必要瞒着自己。

尤其是加上许诺辰对自己的那份似乎是敌意,她便将这份防备转化为怀疑了。

收拾完毕,筑瑶站定在小主子面前,没有丝毫的不妥。而她打了一个哈欠,也的确感觉些许困倦了。

见着小主子闭上了眼睛,筑瑶轻轻将她的被子盖好,而后慢慢退出房间。

“你回来了。”筑瑶一进门,诺辰就起身,面色带了一些关切和不忍,分明是要开口道歉,为着自己今天的疏忽。

“嗯,我来拿东西。”筑瑶连个正脸都没给诺辰,拿完东西就转身离开,很明显,她是奔向了那个小主子的房间去。

诺辰手中拿着药膏,脸色也变成了冰冷——他方才本是要道歉,如果筑瑶没时间听自己说话呢,就劝筑瑶涂抹药膏的。可是筑瑶却硬是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筑瑶,她不过是一个任务,一个连活着都困难的工具而已,你却要这样地糟蹋自己去保护她?

诺辰并不以为,筑瑶今天如果开口向静海“求情”不能免除这顿脊杖,毕竟筑瑶是师太偏疼的人,至少是凌云观的人。

然而,筑瑶只把这当做是小主子的确厉害而已,因此就算是受了责罚,也根本没打算为自己开脱。

小主子,小姐。呵,你要问我是什么人,我却得先知道你是什么人才行。

这仇就算是这样结上了,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和一个四岁的小丫头。

第二天。

“来送药。”

诺辰依旧来了,这时候筑瑶刚刚下床,小主子还在睡着。

筑瑶打开门,见着诺辰,轻声开口:“先放回去热着,一会我去端药。”

“跟我走。”他当做没听见筑瑶的话一般,淡淡开口。

“你先把药放回去热。”一会我回去端药,不也就是一个处理伤口的机会吗。筑瑶带着些许嗔怪,明白诺辰这是让自己去涂药膏,但自己现在才从床上下来也没洗漱,重要的是小主子马上醒了自己也得帮小主子洗漱,这时候走开怎么行。

见着筑瑶有些憔悴的脸,诺辰是一刻都不想要等:“马上。”

诺辰自身也有一股慑人的气势在其中,筑瑶虽然不必要怕他,但也仍旧有着担心他再一次寻短见。

“否则……”冰冷的口气,诺辰怎么可能让筑瑶为了这个小丫头伤害自己、之后还不处理伤口呢!虽然,那一次自残并非是触痛了筑瑶,但筑瑶毕竟也是害怕自己的死吧!而且,现在自己死了,便没有了人帮助那丫头换药。

“你!”筑瑶一时急切,却又无可奈何。

她躺在床上,心内被一股痛苦填充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