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第四十三章 初次见面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诺小然 1791 2016-08-04 15:14:15

  筑瑶在自己房间里睡着,那个方才在丫头房间经过的少年悄无声息地在筑瑶的床边守了一夜。看她睡着,安详地睡着,已然满足。

而当天色一亮起来,他就得离开。

现在,天刚刚亮。她感受到外面阳光已经开始刺眼,这才稍稍平复了惊恐,慢慢闭了眼睛。不知过了多久,就听见门外有什么声音。

“多谢前辈。”筑瑶接过离向阳的药,目送着离向阳离开才转过身去。

其实每次筑瑶本可以亲自去取药,也就免了离前辈送药,可是离向阳前辈似乎很是不喜欢或者不习惯,亲自煎了药至少要送到门口,或者干脆不敲门进去房间、甚至看着她喂药完才算结束。

筑瑶想不明白离前辈何以至此,这前辈盛名在外,不是应该孤高冷傲吗,怎么甘心为这个小丫头服务?难道是离前辈十分在乎庄主的命令,或者说,离前辈觉得自己的这个小主子,的确有过人之处?不是吧,她根本还没醒,也就是体质与常人不同——也许离前辈是因为这个才过多关注了吧。

她来了,她相信这个照顾自己的侍女是一个很靠得住的人,至少这里的主人很信任这个侍女,否则也不会就让她一个人照顾自己这个即将被利用的人了——被利用,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小姐?”筑瑶轻轻唤道,仿佛发现了小姐眼圈的乌黑,又实在怀疑自己看错了:小姐昏迷着,怎么可能没休息好?

药的味道。她这时候才记起来,除了给自己换药和喂药,不会有谁经常在自己身边的。她又要给自己喂药了,不过怎么好像才刚喝了药不久的样子?

没得到回应,筑瑶有些失望,于是自行放下了端在手里的药,仍旧小心地把小姐扶起来依靠到后面高高的枕头上去,没有一丝怠慢,之后端过来旁边凳子上的药碗,小心地把药勺递到小姐的嘴边。

味道越来越浓烈,她不禁皱了眉头,这皱眉带给筑瑶一阵惊讶,就在筑瑶惊讶的时候她张开了眼睛,并且敏捷地“失手”打翻了药碗。

碗连带着药散发着浓浓的味道洒在被子上,没发出任何声音。

却像是发出一声巨响般,敲击在筑瑶心里。

筑瑶要说些什么,她连忙喊道:“闭嘴!”

她绝对不是寻常的人,她似乎有功夫在身的,她把药碗洒得那么自然,她那慑人的眼神,不容质疑的口吻,让筑瑶除了呆住再无法有任何动作。

这只是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吗!哦不,这是静海师太选来要自己亲自照顾的小主子、未来的少主子。

这个大姐姐看起来十分悦目,身上也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只恐怕是照顾自己久了也难免有点血腥的味道在身上。她似乎有些惊讶、但到底也没有十分惊讶自己的突然苏醒,难道是早就看了出来?

她还想用手动作,可身上实在是太疼了,一旁心内不知道笑得有多开心的筑瑶怕她动作太大伤了手,马上握住她的胳膊:“小姐,请不要乱动,我一切都听你的。”

这一握手其实掺杂了许多试探的成分。

筑瑶炯炯有神的眼睛落入丫头的眼中,丫头于是恼怒地瞪了她一眼。

这一握手却是让筑瑶知道了,这小姐并不是有功夫在身上,而只是可能偶尔学到了几招。

有些怀疑地看着筑瑶,盯得筑瑶都觉得有些冷。

“我只对你一个人尽忠。”她没忘记自己试探的心思,生怕被小姐厌烦,于是这样说。

听见筑瑶这么说,丫头收敛了自己的怀疑,这时候望了望门外,门距离这里还有些远,似乎筑瑶进来的时候没关好。

其实以她一个孩子的心理还不能知道这个所谓的只对自己尽忠的人的真正目的,她不才是该被利用的人吗,这个人对自己尽忠难不成是要被自己所任用?

筑瑶于是小心放开了小姐的手腕,心中带着些许怀疑马上到门口听了听声音,然后回过头冲她点点头。筑瑶知道,小姐这是担心门外有人。

筑瑶这些警觉倒是该有的,只不过,小主子这么小的年纪就能留心到这些了?

筑瑶还没有完全从那一点惊讶里面回过神来,不得不说,这个小姐震慑住了她这个经过特殊训练的人,好像有一种感情,迫使筑瑶服从她。

可是回过头来才发现这个小姐似乎并不信任自己呢。

“小姐,属下筑瑶,凌云观名下暗卫。”看到小姐怀疑的眼神,筑瑶不知道被什么情感驱使着竟然一下子跪倒,而且透露了自己暗卫的身份——既然如此,筑瑶不妨将计就计,且看这人是何身份。

小姐听到暗卫这个词果然稍微错愕了一下,但马上恢复了。

暗卫是什么她不必装作不知道,她就算只从字面也能明白这个词语的含义。

“自从小姐出现,筑瑶便专属小姐,还有筑玲和筑桐,她们暂时的任务是保护聚义堂苏庭,不久也将归小姐所有。凌云观暗卫别无他人知晓,只对主人表明身份。”

只对主人表明身份的那些暗卫以及他们的主人,自然也会成为敌人最关注的人。

目光冷彻,窗外的人苦笑。

昨晚自己所听到的那声音,的确是这丫头醒过来了的声音呢。

她醒了,自己就离筑瑶更远了一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