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第四十五章 谁能帮忙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诺小然 1728 2016-08-04 15:15:16

  被子换掉了。药碗也被安然放回了厨房。离开的时候筑瑶却是不放心地扫了一眼药壶,不明白这药怎么会被小主子怀疑有问题,毕竟就算是真有问题,离前辈也不至于让小主子察觉到才是。

但终究,筑瑶也对药理不通,无法从暂时的观察中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于是只好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不过要如何做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换走离前辈的药,并且保证小主子的康复呢!

虽然小主子最后是没有明确表态度,可是筑瑶不可能体会不到小主子的真正心思:她必然,不希望再用那药了。

天底下,与离前辈医术不相上下的除了慕容楠前辈恐怕也没有别人了。但是慕容楠前辈,那是庄主都十分敬重的人,恐怕凭借自己现在并不光明正大的、甚至算得上卑微的婢女身份并不能请得动,而且,慕容楠前辈在慕容府,自己就是有心,也得先征求慕容府主的同意,之前肯定得要请示师太,自然还不能惊动离向阳前辈,这似乎比起来请得动慕容楠前辈更加困难。

不过,眼看着这到手的得到小主子信任的机会,就这样放过吗。而且,万一离向阳前辈果真是要对小主子下杀手,那么可怎么是好!

诺辰。脑海浮现那个人的脸,筑瑶浑身一颤。转而迈开坚定的步伐走向与小主子房间相反的方向。

诺辰那个人,实实在在是医学圣手。不过,只有筑瑶知道这个人懂得医理罢了。

从来,他不给任何人治病除了筑瑶。筑瑶初做暗卫那几年,诺辰发了疯一般寻找人间蒸发的筑瑶,整个人都瘦弱了不少,得知筑瑶被收入了凌云观名下暗卫的队伍,于是潜伏在凌云观,化名诺辰,默默守护在筑瑶身边。开始的时候筑瑶提出让他行医救治病人,但每次诺辰都冰冷回绝以后筑瑶便也不再提起。

终于筑瑶厌烦了诺辰时不时的要自己照顾好身体的嘱咐之后,喊道你赶紧离开吧——似乎这样的嘱咐也就是在阻止自己成为一个优秀的暗卫一般。诺辰的眼神闪过受伤:他不过就是心疼她受到高强度的训练,怕她身体吃不消,原来她这样地厌烦自己。

思及此,筑瑶使劲咽了咽唾沫,她至今也不明白,那日自己不过就是冲着诺辰发了一顿脾气,可是诺辰自那日以后消失了整整三天,找到的时候却发现诺辰在柜子里,浑身是血。那样恐怖的场面筑瑶倒是见过,不过想不到在自己的房间里,自己身边的人就这样演出这场悲剧。

“救救你自己!”筑瑶命令般,满面寒霜。

见不到一丁点儿关心,诺辰唉声叹气:“你何必要找我。”

找你。筑瑶不言语,眼神中带着一丝不耐烦。她不过是偶然发现了他。

“不过幸亏你找到了我。否则,我会自残直到死……”虚弱着语气,这话却是让筑瑶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人——他说他自残。他的胳膊上,腿上,甚至腰间,都有着匕首刺进的痕迹,整件淡绿色的衣衫依然千疮百孔、一片血红。

“为什么。”绝情,不懂感情。暗卫所受到的训练里面唯一重要的只有忠心。

诺辰冷笑:“也不是为了什么,只是闲来无事。”他看到筑瑶眼中的那一抹冰冷和疑惑,也就明白着什么了:明白眼前人是一个,为了梦想不惜牺牲一切的人,哪怕她自己的命也都不在乎了,又怎么会在乎别人、他的命。

他盯得眼睛有些疼了,筑瑶却是自行起身了:“救救你自己吧,你是一个大夫,不要给自己丢人。”“你是一个暗卫,不要让自己暗卫的名字受到侮辱”这话,此刻在筑瑶耳边响起,似乎很适合用来激励眼前人救活自己。

诺辰听着这话,眼神似乎黯淡了下来,他盯着筑瑶胳膊上的那一剑伤,有些想不通的是,身外的伤为何就是不能够提醒人记得教训、不再自找惩罚呢。他自己就做不到,就算是伤口有多疼,他也做不到放弃。而眼前人也是这般,就算受了伤也为着心里面那一份坚持而隐忍不言。

当然不懂许诺辰在思考什么:“救救你自己。”筑瑶再一次说道,不懂得为何有人可以这样不珍惜自己的命。

“我当你是在关心我。”诺辰忽而抬头,眼睛里带着晶莹、却是欢快着口气说道。“救救你自己”这话,她讲了三遍,该是也在乎着自己的命,才这般。

而这一句话,却带给筑瑶那夜无眠。

至今,筑瑶都有些担心什么时候自己万一要是再触碰到了那人的底线,他还是会“自残直到死”。

虽然,至今筑瑶也还不明白那个底线是什么。难道会是让他出去行医救人吗。于是,想到请他帮忙瞒天过海为小主子换掉药的时候,筑瑶隐隐担忧着:这算不算是去触碰那道底线呢。

然而,能否功成名就,也许就在此一举了呢。既然你的梦是如此,就要去尝试!大不了,你再命令他不许死就是。所以筑瑶找了他帮忙。

幸好,这似乎不算是触犯他的底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