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第二十六章 生死考核1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诺小然 1309 2016-08-04 03:38:08

  三日很快就过去了。

其实这场考核也不仅仅是为了爰靖而设计,玉言浩瞥见那丫头就觉得她灵性十足,此次开启玉林山庄的考核系统,原因有三。

其一自然是借机教训爰靖,因为他自恃身份高贵,几番对玉言浩胡搅蛮缠,饶是玉言浩脾气再好,也到底是一庄之主,是万人之上的人,不会对谁无底线的容忍。

其二,那就是偏偏挑中了紫陌。紫陌,说巧也巧,说不巧也不巧,偏偏是在玉言浩目睹那些人葬身火海的时候,那叫做紫陌的丫头和爰靖有说有笑的,难让人接受。

其三,这小丫头不识时务地撞进来,恰好给玉言浩“寻小少主”做个代言,有何不可。

任何人,可以犯错、任何错,但是不该对人命的流失无动于衷,否则就枉为人,就该受到惩罚,哪怕是接受失去生命的惩罚。

而玉言浩显然是扮演了这场惩罚的执行者,若是那丫头的确有灵性,能够担当重任,那就算是爰靖瞎猫碰上死耗子,饶他一次,若是那丫头本非可造之材,也就不要怪玉言浩狠心对爰靖和她下手,以图谋长远了。

今日天气不算好,阴沉沉的,仿佛马上会有一场暴风雨。

紫陌和爰靖站在一起,面前是端坐着饮茶的玉言浩。

紫陌面色稍显疲惫,但神色坚定,好像在说“任何困难我都不怕”。这副样子,很难教玉言浩不喜欢,但是,光是这副样子就让玉言浩真的喜欢,怕也是不可能的。

“做好准备了?”

“其实是没有的。”爰靖的目光盯着玉言浩的,坦坦荡荡。

“所以你是打算告诉我,就算是输了,你也不会让她死?”

被猜中了心事,爰靖的目光顿时有些受挫,但口气依旧强硬:“我才不会输!这场考核没规定不许第二个人进入吧。”

“你是打算威胁我么。”爰靖的意思是爰靖也进入,那么结果有两种可能,第一,两个人一起通过考核,算是爰靖赢,那样也就无所谓紫陌通过考核与否,紫陌不会死,爰靖也不会接受惩罚;第二,两个人倾尽全力也没通过考核,一起死掉。

但不论是哪一种可能,爰靖算是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也便是在告诉玉言浩,你想要紫陌的命,得先问过我。

这赤果果的威胁,玉言浩表示自己不必要接受。

“赌不赌,决定权在你。”

爰靖面色一沉,目光紧紧盯着玉言浩的:“什么意思?”

“赌不赌,决定权在你。”

“也就是说,庄主大人认为爰靖一定要和我一起进入,就算是根本没有和你打这个赌?”紫陌脑筋转得快,事关自己的生死,当然反应快一些。

这倒是让玉言浩对她又有了一丝欣赏:“对。”

“所以不论输赢,我的死罪和爰靖的责罚都未必可免?”

“对。”玉言浩毫不迟疑地点头。

爰靖感觉自己被他坑了,妥妥地!

“这不公平,她不可能通过的!”爰靖握拳,第一次为了另外一个人在玉言浩面前这样失态。

紫陌担忧地看着那庄主和爰靖,心里面紧张极了。

本来是说要赌,紫陌没把握,要是输了可就赔上了命啊。但爰靖说他可以和她一起进去,要是赢了那最好不过,要输就一起在里面住着呗,就不信庄主真能如此无情。

紫陌其实是反对的,她深怕输掉了以后会连累爰靖和自己一起在那里等死。但爰靖本身就是愧对紫陌的,是因为爰靖,庄主才如此设计的,于是爰靖不可能让紫陌去送死,并且爰靖和紫陌一致认为,就算是玉林庄主对紫陌的命毫不在乎,但总不至于不在乎爰靖的命。

所以玉言浩说爰靖是在“威胁”也不无道理,这是紫陌和爰靖对玉言浩的威胁,威胁他就是输了也不能要了紫陌的命。

但是,玉言浩岂是会受威胁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