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第十九章 埋骨荒山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诺小然 1116 2016-08-04 03:38:08

  可为何,他就这样不喜欢自己呢。

一辆被灰黑色车帘遮住的马车从林府后门疾驰而出。

许刻秋的吩咐是将那丫头远远地扔出去,眼不见心不烦,至于死,那是死定了。

“那里尽是野兽出没,她虽然并未丧命于酷刑,而放入那里却必死无疑。”

刘韬与白义忠讲道,话语中有些许反抗与不情愿,仿佛希望白义忠可以和自己有一样的想法然后悄悄给小姐一个好的安置。

他俩驾着车,她在车内,听着这两人对话。

死。断了关系,没有了栖身之所,只会加速自己的死亡,还能带来什么呢,尤其是自己还受了这么重的伤,如果没受伤,那么自己或许还能活下去,可是现在自己不仅重伤,还什么都没有。

她什么也没有,连现在的行动也得靠别人,她的手很疼,快要断了,她的膝盖也很疼,疼到了感受不到疼的地步。

“夫人密令,处死她!”白义忠并不多说,只吐出来恶狠狠的几个字。

这一切,还不是仰仗于自己对这丫头的监视,这才找到了给夫人和老爷除去心腹大患的机会。而后他看了一眼刘韬:“你平日里待她倒是好……”

难不成有别的什么原因?

“放肆!不容你污蔑五小姐尊严!”刘韬一听顿时恼怒,或许这句话十分平常,可是,从白义忠口中讲出来的话,不得不让人加上另外一层色彩去听。

“哼,五小姐?看夫人待她的样子,还不知她是哪里来的妖孽,你还尊她五小姐!”

“夫人十月怀胎你我有目共睹”虽然,夫人对待五小姐的态度似乎很能说明一些问题,但夫人十月怀胎难道也是蒙骗人眼的?

“够了,这是夫人密令,不由得你徇私!”白义忠发现要和刘韬讲道理,自己还真是没心思,于是打断刘韬。

刘韬眉间隐忍,却也丝毫没办法,看看白义忠的佩剑,那可是剑仙逸尘亲口点评的天下第十六的血光剑。

那剑鞘是白色,剑身的红却显露在外的样子,白色剑鞘隐隐透着红光,血光,拔剑即见血,而对于白义忠来说,不管是敌是友,这剑都可以用。

白义忠。无情无义吗,可是对夫人的忠心倒是难得的。

而且,似乎自己并不及白义忠在林府的地位,毕竟是夫人看重的人,正如夫人讨厌的人一样,她讨厌谁谁自然过得不好,那么她喜欢谁,谁自然可以任性妄为。可是我自己,不能够失去在林府的这一份差事,否则如何为母亲治病!

这么想着,刘韬便不再言语。

马车快速行进,颠簸得她剧痛难忍。

可她并不喊一声,四年来,她很少讲话,几乎是一个哑巴,她咬住自己的手臂,不让“敌人”听到自己的疼痛。

这也是,林泽南所欣赏的那一份倔强吧。

死了,就死了吧,好过做一件玩偶、一个被人仇恨的人,一个没有尊严的棋子。她的眼神中满是坚决,离开林府是她有知觉以来的唯一愿望,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

可是,自己真的会死吗?

她闭上了眼睛,手指和膝盖的疼痛使她昏厥了,于是并不知道两个人将自己带到了哪里,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到底如何。

刘韬怜悯地望着五小姐被丢弃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