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第八章 家法处置5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诺小然 1409 2016-08-04 03:38:08

  叹气。貌似你很开心呢,小女孩对林书豪这个叹气没有什么好的想法,只是觉得这个所谓的林老爷很虚伪,很令人讨厌。

到了慕容府,玉言浩身后就只跟着红玉一个人了。

“属下定会加强防范,希望庄主不要过于担忧。”方明远看着那一座冰山,恐怕是还没能够从方才的火光中恢复过来,于是口气异常恭敬,“也折腾了一天,去歇着吧!”也带着十分的疼惜——庄主操劳过多,还要为着人命的损失担忧。

玉言浩一言不发,只是淡漠地盯着前面空空的庭院,教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不过方明远是做什么的,就是很有耐心的专门做思想工作的好下属,苦口婆心地劝,一定要让庄主去歇着!

终于是劝着他到内室去休息了,方明远才松了一口气,就见着有人来。

“府主,林府的人呈上。”方明远接过这一折文案,翻开来看,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林府处置一个越过武林与朝廷交往界限的人,似乎并不算什么大事情,而林书豪之所以要将这事情闹大,不过是为了表明他的绝对忠诚。

又有何错。

只是,他再怎么闹大那是他的事情,慕容府没必要将这种小事捅到庄主那里去让庄主烦心。林书豪,他还没有达到能够让方明远配合他演戏的资格。

“退下。”随手将折子扔在一边,并遣走了来禀报的人。

“都退下!”一声令下,林府的下人于是恭敬地快速退离——发号施令的这几个人是官府的人,五小姐正是因为与官府的人有了交集才被用家法,于是任何人都不敢和官府的人交流。

他们先是将小女孩提起来到了院中,这时候她才发现院子里面铺上了一层均匀的绿色的东西,恐怕是为了防止血迹浸染庭院。她的心里开始填上恐惧。

执刑者有三个,他们高大威武一看就不是林府的人——这恐怕是官府派来让林府“好自为之”的人。三人看了看四周,一时间下人们更是退出去好远,于是偌大的庭院中一眼看不到除了这四个人还有谁在。

拶子扔在地上,即使被绿色抵消了一部分声音,她依旧害怕。使劲咽了咽唾沫,开始后悔自己的不辩解。只是,这后悔并没有持续很久。

钉板这时候在自己眼前,刺眼的钢钉映入眼帘,她承认自己没有力气思考,也承认自己根本就没反抗就被两个人按到了这钉板上去。

这突如其来、不带一点委婉的痛感,让她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要受这酷刑的原因了。

她的眼泪滴落下来,就要发出喊叫,却被人及其麻利地堵住了嘴巴,她的双手也被十分利落地抬到头顶,那一副拶子于是安然到了自己的双手上。她的手十分瘦小。

后面那人使劲按住她的头不让她挣扎,两边的男人套好了那一副拶子,互看一眼于是开始用力。

她浑身颤抖,喊叫不出只知道自己浑身的力气就在散失掉,眼前似乎满是鲜血,跪在钉板上的腿和夹在拶子之间的手指处于一片温热之间但似乎也在渐渐失去知觉。

她好像不能够就让腿和手感受到温热而忽略掉自己的脸,于是不断落下眼泪来。

那两个男人每一用力,她就觉得自己的手骨断了一分,越是挣扎、越是想要看看自己的手指,身后抱住自己脑袋的人越是用力按住自己。

看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她的内心极度不安,不知道自己正处于一种什么状况之中,越是不安分,膝盖也越是更深地嵌入到钉板之中。

由于瘦小,那钉板上面的钉子除了深深刺进她的膝盖,也有摩擦着她皮肉的地方,只不过不论是刺进身体还是刺破皮肤,她能感受到的仅仅只有疼痛。

身后男人似乎觉得这丫头挣扎得太过分,于是干脆按住她的双颊,她的眼泪全都落到脸上,只是在那男人的大手之下,却是微不足道的。这时候,她满面的痛苦神色似乎也不被人看得到了。

痛到极点,她终于是再不能睁着眼睛看眼前一片血红,干脆闭紧了眼睛,感受到周围的一切渐渐从自己身边消失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