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第五章 家法处置2

浮生如寄之剑斩尘情 诺小然 1704 2016-08-04 03:38:08

  而她,自然也听了出来那人的意思。心底冷笑却,面上依旧淡然。

“我自己要和朝廷往来,并未涉及到再多一人。”却是将林光东的这一番坏意理解成了好意一般,似乎不愿意再多牵连任何一人——这话内之音,似乎。

此事,难道还有人在参与?林书豪以及许刻秋皆是一惊,可是官府的人只点了名说了这丫头,按理说该是不会有其他人参与其中才对。若是官府并未将名单全盘托出,是为了日后继续借此与自家相纠缠?那个于贝,果然是一个只在乎自己利益的人。

她这么说着,果然蠢蠢欲动的人感觉心头一阵寒冷——他们要揭发的可是平时这丫头的错处,并非这一次的事情。

招惹朝廷,这是林府现在、也会是整个武林上下现在最不想要做的事情。

下人们只好庆幸自己未开口,要是这时候开了口,恐怕就会被认为自己与这丫头一起招惹了朝廷了。这丫头不怕死就不怕了吧,但是他们怕啊。

感受到周围的蠢蠢欲动渐渐平息,她这才松了一口气,那些欲加之罪自己是真的不想要,虽然她不打算为自己开脱了,可是她不想死得很惨,现在算是林府打算将自己交给朝廷了,自己就要与林府脱离了关系了,何必要再忍受他们的诬告和折辱。

眼神刺向那女孩,许刻秋心中存了一股无名的怒火——若是还有人参与其中,那也必然是这个丫头蛊惑人心所致,而很明显,这丫头方才讲的话分明就是为自己开脱,小小年纪,心机深沉,该死。

听到小女孩终于讲话了,一旁的泽南才呼出一口气:“五妹且将原委讲出来,才不致众人不明不白。”

这正是那一日“教训”了大哥的二少爷,面对这丫头,泽南眼中尽是关切,而在如此严肃、冷寂的气氛下,却是担心自己的关切会惹出更大的麻烦。

果不其然,许刻秋见着二儿子如此关切堂下小女,眼中闪过厉色,当下喝令:“林康,家法伺候!”

不管是不是还有人参与,今日这丫头要死,必须要死,至于其他人,于贝若是要用此作为利益交换的筹码,林府家大业大倒也不在乎什么。她同时狠狠瞪向那个开口维护的二儿子,泽南被这一个眼神吓到了于是不再说话。

林书豪纹丝不动,与许刻秋有着一样的想法,于贝借机获利自然并不算什么大事,但这丫头似乎,蛊惑人心的道行不可小觑。这时候放下茶水,怒视着下面那个可能让自己林府与官府继续含混不清、迷惑了泽南、也竟然不动声色让光东在下人们中间树立威信的机会一瞬即逝的女孩。

女孩的眼睛似乎闪过了一丝得意,她审视着每个人的神色并且默默记在心里。主位上的人似乎都恨自己,每一个听到家法处置都十分快慰,除了有些担心的林泽南。可是,那个一味念着兄友弟恭的林泽南,恐怕也不敢顶撞自己的父母和兄长,尤其是自己,似乎并不算得上是“兄友弟恭”的一份子。他叫自己五妹,这代表她是林家的五小姐吗,恐怕不是。

下人们自然这时候每一个都怕和自己扯上了关系,谁也不会帮着自己,还好自己已经开口让他们不能诋毁自己了——自己要死恐怕已经是逃不过的命运了。

自己刚才一席话,已然表明自己的确不是一人犯了所谓的死罪,仍旧有同党。可是他们,似乎并不在意,仍旧是不追究,依旧只是独独、要自己死而已。

但是那又怎样,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

而且,自己虽然是林府名义上的五小姐,可是天知道她何时受过小姐的待遇,她和下人们一样没有地位,甚至是一个下人也敢欺负自己。唯有李含茹,那个现年三十多岁,看起来和蔼可亲的一个婶婶,还肯耐心照顾自己,给自己留一口饭吃、安排一个地方住。只是就在现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刻,那个李含茹想要给自己讲些什么话却欲言又止。

女孩心里似乎是期待着这一个算得上是关心过自己的人能够给自己说一两句话,让她心里稍微感到一点温暖。只是,只是那婶婶再怎么善良,也不过是一个下人,一个下人如何帮得了一个不得宠的小姐。而且,自己刚才的话似乎,能够将任何一个为自己求情的人置于万劫不复之地。便,任何人不说任何话,一切都由自己承受便是。

要说这府邸之中有哪一个下人没有欺负过自己的话,除了李含茹,那就是刘韬了。林伯看护林府的家务事,刘韬小小年纪武功了得,就与白义忠一同用武功看家护院——林府书香门第,却实在是隶属于玉林山庄的一个武林门派。

至于那个护卫,白义忠白大护卫,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得罪了,每一次见到必然被他的刀剑不长眼教训一顿,现在自己身上零星的伤口大半来自那个人。

思量过后她仿佛有了足够的勇气面对接下来的一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