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第二百零四幕 最深的执念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凉末漓 1914 2020-09-30 13:13:41

  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

  安瞳明净的目光迷茫而复杂地定定的盯着顾迟,她苍白脆弱的脸色在日光的映照下彷佛接近透明。

  原来他知道……

  原来一直以来,他什么都知道。

  知道害死他父母的人是谁,知道害她爷爷昏迷至今的人是谁,也清楚明白这场阴谋里的弯弯绕绕和利害关系。

  他什么都知道。

  而她……却一直被他蒙在鼓里。

  颈部肌肤突然传来了一阵冰冷——

  已是强弩之末的仇逝,似乎并没有打算放过她,他右手握着枪,鲜血淋漓的左手掌死死掐住了她喉间的位置。

  滚烫的血液从他手臂流下……

  一点点沾染上了她苍白的半张脸。

  他手腕的力量逐渐在加强,彷佛快要碾碎她脆弱的骨头,安瞳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了她前世死去时的画面。

  很快……

  就算痛苦,也大概很快就会过去的。

  她不怕。

  反正她也已经死过了一回了,不是吗……

  安瞳似乎疲倦不堪般闭上了双眸,半张染了血的脸彷佛快要和日光融为一体,身周的人和物似乎都在逐渐虚化。

  突然间。

  “轰——”的一声巨响。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倒塌了。

  突然有个模糊的人影在她眼前快速穿梭而过,他犹如一阵强劲的风,疾速一个侧身回旋踢将仇逝手中的枪踹飞了。

  将原本发出的子弹打了个空——

  他的动作之快,将所有人都看得眼花缭乱。

  这根本不是一个世家子弟该有的身手!!

  仇逝双手脱力,被迫松开了安瞳,而后,他被顾迟狠烈一脚踹飞到了墙角,数十个箱子应声轰隆倒下。

  纤尘在阳光下飞舞跳跃。

  他艰难踹着气,眯着一只流着血的眼睛盯着顾迟那张平静漠然的脸,还有他身后那几名面无表情扛着狙击枪的年轻男子。

  一时之间。

  仇逝幽深的目光无声流转着,似是看出了什么门道。

  为了报仇雪恨,看来眼前这位年纪轻轻的少年……

  这些年来,恐怕没少费心思。

  顾家竟也出了这么一个越众而出的继承人,顾老将军当年在军/政/界的传奇和赫赫名声不会因此湮没消失,只因后继有人。

  是他大意了。

  当年就不该放虎归山,酿成如今的恶果。

  风中——

  顾迟侧身旋转搂住了安瞳纤细的腰,将她牢牢抱在了他温暖的怀里,用力之猛,彷佛抱住了他的全世界。

  他原本可以一枪将仇逝毙命。

  可他不敢赌。

  她刚才还在他手上,他不敢拿她的性命开玩笑,他虽在黑暗中筹谋多年,如今的一切,都是他煞费心思铺排许久的布局。

  可他刚才依然在怕,双手在背后微微颤抖。

  万一……

  仇逝伤了她……

  不,已经没有万一了。

  如今她已经靠在他怀里,没有人再能从他身边夺走她,他要将她永永远远留在他的身边。

  顾迟垂下头,静静地望着安瞳。

  他眼底里的偏执和情深炙热得快要将人焚烧。

  他一向处事漠然平淡,彷佛世上根本没有什么事情值得他去眷恋和守护。

  除了替他父母报仇,从小到大,他似乎从来没有费尽心思想要去得到什么。

  求一个怎样圆满的结果。

  可偏偏……

  他遇到了她。

  他的祖父,曾经微笑着,那般慈祥的面容却残忍地告诉他。

  “你不能娶她。”

  他眼神黯然,问道。

  为什么不能娶。

  他祖父回道,“她是安瞳的时候,身份卑微,如何能帮衬顾家?”

  “她回到苏家的时候,仇人之女,你若执意要娶,如何对得起死去的双亲?”

  那时候,他还没找到确凿如山的铁证去证明当年他父母遇害一事与苏家毫无关联,他因对她的执着,曾多次忤逆他祖父对他的祈望。

  可如今——

  他怀中的安瞳眼中蓄着泪水,抬头望着他。

  她眼底里似是委屈,似是哀怨,更似是失望透底,似乎在无声质问他为什么瞒了她那么久。

  顾迟伸过修长白皙的手指……

  蒙住了她的眼睛,然后轻轻拭擦着她眼角的泪水。

  他的目光温柔到彷佛能掐出水,彷佛在哄着小孩子般似的。

  低沉动听的声音在她耳边缓缓响起。

  “对不起,我并非有意将你蒙在鼓里,可我不能随意置你于危险之中……”

  仇逝的这场巨大的阴谋编织了有多久,他就在暗中筹谋布局了多久,如同下棋般,一步步推算着他的意图和下一个动作。

  没有人知道……

  他在识破了仇逝的阴谋诡计后,得知他父母的死与苏家无关的时候……

  他有多高兴,有多狂喜。

  也没有人知道……

  他曾因爱着她,却因他父母之死与她父亲和家族息息相关,而日复一日受着良心的谴责和愧疚,苦苦煎熬。

  弑他父母之仇不能不报。

  可她——他也绝不可能轻易放手。

  这是他这一辈子最深的执念。

  对安瞳一人的执念。

  **

  安瞳目光婆娑迷茫望着眼前这个年轻淡漠的少年,她的双手僵在空中,不知道该去拥抱他……

  还是该推开他。

  她生平最害怕被欺瞒——

  可顾迟却骗了她那么久。

  在她爷爷昏迷不醒的时候,他没有告诉她真相,在他与她分离的时候,她哭得撕心裂肺的时候……

  他也没有告诉她真相。

  安瞳的心脏处彷佛传来了一股细密袭人的疼痛,蔓延至她的喉间,痛得她再度红了眼圈。

  可还没等她作出任何反应——

  顾迟再次将她紧紧拥入他的怀里,他伸过手轻轻抚着她的后脑勺……

  一下一下,彷佛在极力安抚她此生所有的伤痛。

  安瞳正要挣扎,他却埋首在她温暖的肩窝上,许久许久,在她耳边,声音低沉的近乎喃喃自语道。

  “安瞳,我想你了。”

  她的眼角落下了一颗滚烫的泪珠,原本想推开他的双手,终是无力地垂在了身体两侧。

  再也不去做无谓的挣扎。

凉末漓

顾迟对安瞳的爱,其实一直埋得很深很深~   是执念,也是多年不能放手的理由。   他筹谋这么久,其实就是为了娶她回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