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第一百九十九幕 冰冷透顶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凉末漓 1758 2020-09-29 09:43:19

  仇逝走到了苏元颢的身边,他突然伸出手一把狠狠扼住了他的颈喉——

  他笑得诡异,在苏元颢耳边低声道。

  “见着了你心爱的小女儿了……”

  “看到她被你捧在手心宠爱了二十年的养女折磨成这个样子,你滋味如何?”

  他这话音刚落。

  躲在暗处观察着这一切发生的苏恬彷佛被什么刺中了似的,脸色煞白,眼中露出了一丝愧疚和痛楚。

  苏元颢抬起如泰山般锋利的眼眸,沉静望过去——

  果然,苏恬立刻逃避般垂下了头,不敢抬起眼睛去看他。

  苏元颢在寂静的空气中无声叹息了一声,随后闭上了双目。

  淡声道。

  “小恬,你不该如此。”

  不该因着他人的仇怨变成这幅心狠手辣的模样,不该因着他人的束缚变成他手中的利刃,你该活成你自己的模样。

  苏恬彷佛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

  她浑身一颤。

  知道这是苏元颢以当了她二十多年父亲的角色,最后给她的一句忠告。

  苏恬的心彷佛被什么撕开了般剧痛。

  她的眼前突然浮现起幼时苏元颢将她高高抱起的画面,她从小走路学得比旁人晚,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时。

  他就那样沉默而温柔将她护在怀里,生怕陌生人伤到她分毫。

  她以为自己一直渴望的只不过是苏家千金的身份和荣光,可她没有想到,原来自己是这般重视和在乎苏元颢对她的想法。

  可眼下——

  她已经害她的‘父亲’失望了。

  她想毁掉的人一直都是安瞳,她以为毁了她,时间那么漫长,她和苏家人虽不是血缘至亲,可是毕竟在屋檐下生活了二十年。

  他们一定会原谅和重新接纳她。

  可是,她的‘家’。

  她似乎永远都回不去了。

  **

  仇逝的脸上依然带着诡异的笑意,他突然转过身,一步步往安瞳的方向走去。

  苏元颢似乎已经预料到了他要做什么。

  他抬起头,一双沉静的眼眸彷佛被火焰灼烧过般通红。

  一字一顿,威胁道。

  “仇逝——你可以将你的私欲和仇恨随意撒在我身上,别伤我孩子。”

  “她与这些肮脏的事情无关。”

  苏元颢一生铁骨铮铮,即便是半跪着,那股森然的上位者气势却丝毫不减。

  仇逝阴柔的脸庞上高深莫测的表情愈教人看不懂,他心中却似乎生起了残忍至极的快意。

  这就怕了?

  呵——可惜,太晚了。

  他一步步走到安瞳的面前,望着她那张苍白绝美的脸蛋,他眼中似乎划过了一抹难以言喻的痛楚和哀伤。

  像,太像了。

  他伸过手,动作温和地摸了摸她的头顶。

  如同一位相熟的长辈,低声问道。

  “还记得我吗……”

  安瞳缓缓抬起头仰视着她,她明净的眼眸里依旧冷漠而迷茫,脑海里碎末般的记忆在一点点凝聚成形。

  她似乎……曾经在完颜家的盛宴里见过他一面,他还赠予了她那一枚金色的怀表。

  她之前就猜到了苏恬的背后大概有人。

  可万万没有想到,这人居然就是青帮的帮主,仇逝。

  更没有想到——

  他居然就是苏恬的亲生父亲。

  她突然想起了苏恬跟她讲过的那个故事。

  她说她小时候曾遇到一个男人,他那般残忍又温柔地告知她,她并不是苏家的千金,然后教导她,如果想要继续取而代之。

  那就去成为她的好朋友,然后毁掉她,让她毫无翻身之地。

  安瞳第一次如此看不透一个人,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城府极深,手段高明且狠毒到了极点。

  他在黑暗中筹谋了二十多年,时而至今,将她绑架至此,甚至利用她的安危将她父亲引致此处,将他伤成了这幅模样。

  刚才听他和父亲的对话,他们之间似乎有什么难以磨平的龃龉。

  可他……到底想要什么?

  要她和她父亲的性命吗?

  仇逝的声音,略低的声音带着蛊惑人心的磁性,在她耳边缓缓响起。

  “安瞳……你有没有想过,当年你的母亲到底因因何而死?”

  不知道为什么,提起她母亲的时候,仇逝幽深的眼中似乎泛起了一丝涟漪和泪光,空洞目光的背后似乎藏着不为人知的悲恸和深情。

  而他的问题让她觉得疑惑极了。

  大哥曾经跟她说过,她的母亲是难产而死的。

  安瞳知道,大哥绝不会骗她。

  可是,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问她?

  仇逝那张阴柔的脸上又突然露出了诡异而可怕的笑意,透着凉薄到极点的嘲弄。

  “害死她的不是旁人,正是你的这位好父亲——苏家家主,苏元颢!!”

  他的话,像是炸弹般“轰”一声。

  在安瞳的耳边炸开了。

  她的脑子被炸得嗡嗡一片作响,她震惊而迷茫地抬起一双明净的眼睛望着他,望着这位黑道上人人闻风丧胆的青帮帮主。

  他……在说什么?

  她母亲……怎么会是她父亲害死的?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安瞳彷佛受惊的兔子般,猛地抬起惊慌而通红的眼睛望向了苏元颢,彷佛像个孩子般想要极速从父亲那里得到答案。

  可偏偏在那一霎那——

  苏元颢突然闭上了双目。

  不忍与她对视。

  安瞳突然感到自己的手脚一阵冰冷。

  心彷佛逐渐沉入了黑暗无边的海底里,逐寸变得冰冷透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