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第一百九十一幕 该怎么办啊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凉末漓 1606 2020-06-29 15:29:19

  冬日夜晚,路灯下凝成了一层白雾。

  街角一间不显眼却十分热闹的火锅店里,透过落地窗,能看到了里面坐了两位如花般的少女。

  纪果昀喝了半杯啤酒后,小脸通红红的。

  笑得傻乎乎地举起了啤酒,带着醉意,朝着对面的人说道。

  “来……安瞳……干了这杯,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兄弟!!”

  纪家小霸王醉了起来,说起话来语无伦次。

  安瞳瞧着她这幅义气冲天的可爱模样,觉着有些好笑,又觉得有些心疼,拿起桌上的啤酒罐跟她碰杯了一下。

  半响后。

  她将一滴不剩的啤酒罐倒了过来,说道。

  “好了,我喝完了,你也不许再贪杯。”

  安瞳原本在家中休息,大晚上硬是被这小丫头拽了出来吃火锅喝酒,问她出了什么事她也不说,只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她虽担心,可是纪果昀不愿讲。

  她便也不逼她,只是坐在一旁安静的陪着她。

  平日里耀武扬威的纪家小霸王,此时就像打蔫的茄子,神色恹恹的。

  小丫头的少女心事,总是千回百转,回肠荡气。

  这不——

  吃吃喝喝着,小丫头盯着眼前冒着烟香气沸腾的清汤火锅,眼睛彷佛被氤氲了出了一层亮晶晶的水汽,心里也觉得莫名委屈。

  一眨巴……

  眼泪就一发不可收拾落了下来。

  她像只受了伤的小兽般呜咽着,终于袒露了自己的心声。

  “安瞳……我讨厌他!!讨厌死了!”

  “他凭什么,惹我为他伤心流泪,他凭什么啊……”

  安瞳听出了端倪。

  微黄的灯光下,她的眼神也不知觉柔了下来,放缓声音道。

  “是阿远又欺负你了?”

  她伸过手,轻轻摸了摸纪果昀的小头颅,接着说道。

  “我去叫他给你道歉,不要哭了,好不好?”

  安瞳平日里是个冷静自持的人,总是给人一种适度的疏离感,可是她面对纪果昀时,总是下意识露出柔软的一面。

  毕竟……

  小丫头太惹人心疼。

  她的声音舒缓动听,让人忍不住平静下来,可是纪果昀一听到洛远的名字就来气,恶狠狠抬起头。

  咬牙切齿道。

  “别提那个猪头!!他不配!!我这辈子也不要再见到他了!”

  再嚣张跋扈的人,面对爱情似乎总是会失了几分理智。

  纪果昀哭着哭着,觉得自己可笑极了,放着莫白那么温暖帅气的未婚夫不要,偏偏要巴巴去喜欢那个让人讨厌死了的混蛋。

  而且还被他拒绝得透透的……

  她真的觉得自己有病,而且病得不轻!!病入膏肓!!

  纪果昀越想越生气,拿着筷子狠狠戳着锅里的肥牛,眼睛也哭得通红。

  最后抬起头,迷迷茫茫地问了一句。

  “安瞳……你说喜欢一个人,为什么会那么难过啊?”

  她这话一出——

  原本神色平静的安瞳彷佛被什么轻轻戳了一下,捏着杯子的手指僵硬住了。

  不知道为何,她连眼神都暗淡了几分。

  一时间。

  彷佛原本喧闹的火锅店都变得安静极了。

  安瞳的心底里也住着一位少年,她喜欢他,却永远也不配得到他的喜欢。

  她也从未想过……为什么会这么难过。

  我们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总是盼望着对方也会给予我们同样的喜欢。

  可从来没有人来告诉我们,当那份喜欢变得不对称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全世界她只要一个顾迟,可是他不要她了。

  她该怎么办……啊。

  ***

  人声鼎沸的火锅店里。

  纪果昀吵着闹着要再来一打啤酒,老板娘哭笑不得,生怕两个小姑娘会出什么事。

  啤酒不敢再上了,只送去了一瓶自家釀的青梅酒。

  度数不高,但是清凉可口。

  安瞳平日里酒量很好,可今天不知怎的,大概心里也想好好宣泄一场,喝着喝着整个人居然也神智不清了起来。

  平日里的冷静从容,竟也溃不成军。

  两个人最后喝得酩酊大醉,脸蛋红扑扑的。

  当纪亦尘赶到的时候,看到这一幕,他微微眯了一下狭长的眼眸,在心里默然道。

  “怎么会醉成这个样子……”

  他是清楚自家妹妹的酒量,也知道她那个膈应死人的倔脾气。

  他找人打探了一番,知道她最近和洛家那小子闹翻了,所以难免伤心放纵,可最让他没想到是……

  安瞳居然也会陪着她一起疯。

  纪亦尘在心里莫名叹了口气,修长漂亮的手指敲打着桌面。

  纪果昀听到动静,傻乎乎抬起头朝着他笑。

  “哥……你来了……”

  “你看……我多厉害,我喝了这么多酒耶,嗝——”

  她打了个嗝,大言不惭地指了指桌上东歪西倒的啤酒罐,笑得一脸天真无邪。

  纪亦尘冷冷嗤笑了一声,心里盘算着回家后该怎么收拾她。

  而后。

  他高高在上俯视了安瞳一眼,看着她趴在桌上脸色绯红的侧脸,他动了心思,打算把她一起带回纪家。

  可就在这个时候——

  恍惚的灯光下,走来了一个修长冷淡的身影。

  安瞳醉得口干舌燥,艰难地抬起了头,视线模糊得厉害。

  他的身影太熟悉了……

  熟悉得让人想哭。

  看着那个人一步步朝她走近,她却怎么也无法看清他的脸。

  可灼热的眼泪却不知道为什么掉了下来。

  她哭了,哭得莫名其妙。

  隐约间,最后只断断续续听到那人对纪亦尘说了一句。

  “我带她走。”

  

凉末漓

我又回来了,让小可爱们久等了。   希望你们最近一切顺利平安^ _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