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第一百八十八幕 回家(二)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凉末漓 1362 2020-03-27 13:11:02

  顾迟曾无数次在黑暗中质问自己,他的父亲此生没有做过一件坏事,为何天道如此不公。

  为什么……

  可是,没有人来告诉他答案。

  他在黑暗中被人凌虐拷打着,那是一段很长很长生不如死的日子,仿佛永远也没有尽头。

  就在他们打算把他送去人贩子的前一天——

  消失多天的母亲突然脸色苍白出现在他面前,可他还没来得及好好看母亲一眼,他母亲却像疯了似的拉着他往外跑。

  他们跑了很久很久……

  穿过荆棘,越过丛林。

  直至后面传来了枪声,他母亲终于停住了脚步,她转过身,用世上最炙热的眼神望着她。

  她是聋哑人,不能开口说话,也没有比手语。

  顾迟却看懂了母亲的眼神了。

  她说,阿迟,妈妈不能陪你走下去了,

  活下去。

  阿迟,不管怎样,也要活下去。

  回家……回家,这是我和你父亲唯一的遗愿。

  ……

  回家。

  失去了父母的顾迟,还有家吗?

  白雪皑皑的天地间,有个满身鲜血的男孩,孤独地走在一条没有归途的路。

  他不知道在雪地里走了多久。

  沿途,只有他踏过雪的声音,还有他脚底留下的血迹。

  他走了很久很久,呼吸渐渐困难薄弱。

  然后无力抬头望了一眼漫天的白雪,舔了舔干燥的唇,心想道。

  快要走不动了。

  死多容易啊……

  可他还不能死。

  怀揣着父母沉重的遗愿,他即便落到了九泉之下,恐怕也不能甘心瞑目。

  顾迟倒下来了。

  倒在了沉寂无声的雪地里,世界变得安静极了,没有那些人的辱骂拷打,也没有他父母的欢笑声。

  所有的人和事都似乎变得越来越遥远——

  就在顾迟快要闭上眼睛的时候。

  他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女孩清脆的声音,她奔跑到他身边,将脖子上的温暖白兔围巾挂在了他身上,双手捂住他冻僵的手背呵气。

  她在他耳边说道。

  你不要怕,我会带你回家的。

  他从快被黑暗吞噬的缝隙中,无声忘了她一眼,深深的一眼。

  自此。

  这辈子,再也忘不了了。

  ***

  这一场梦,顾迟做了很久很久,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雪已经下了厚厚十二寸。

  秦管家走回去,轻轻把窗帘打开了。

  日光终于从缝隙里照了进来,照亮了整个昏暗的房间,顾迟下意识反手挡住了刺目的光。

  “秦叔,现在几点了?”

  他的声音,还带着从梦魇中刚醒过来的嘶哑。

  秦管家担忧地望着顾迟,回道。

  “已经下午四点了,少爷。”

  顾迟作息一向正常,他会睡到这么晚,恐怕又是再次被噩梦缠身了,秦管家这才忍不住进来叫醒他。

  顾迟点点头。

  没有再说什么。

  他垂着寂静的眼神,似乎想到了什么,双手撑在床边缓慢站了起来,修长的身影走到了衣柜前。

  他记得,她还在等他。

  ***

  一梦醒来,天地早已变了颜色。

  漫天白色的雪地里,安瞳静静地站在路边,人来人往那么多人,那么热闹。

  可她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脸容沉静。

  自从她出院后,苏家人一直寸步不离守在她身边,不允许顾家人靠近她一步,学校那边也暂时替她请了病假。

  安瞳明白父亲和大哥的一片苦心,所以她一直默默接受着这样的安排。

  直至第七天。

  她说想出去,见一个人。

  苏家的保镖们知道她想见的人是谁,纷纷神情为难拦住了她,不让她踏出苏家半步。

  安瞳眼神淡淡,亲自打电话给苏淮。

  不知道她在电话里跟苏淮说了什么,他居然同意让她出去见顾迟一面,保镖们只好乖乖把她送到了见面地点门外。

  可没想到……

  她等了足足两个小时候,顾迟还没有出现。

  保镖们望着她冻得微红的苍白脸色,语气谨慎问道。

  “小姐,还要等吗?”

  安瞳没有说话,只是干净的眼神静静望了他们一眼,里面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她怎么可能不等下去了。

  毕竟……

  这是她见他的最后一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