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第一百八十九幕 回家(三)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凉末漓 1313 2020-03-27 15:15:18

  安瞳在电话里头,跟苏淮说了一句话。

  “大哥,我该死心了。”

  她这句话,其实是讲给自己听的。

  ***

  冬季时分,只有光秃秃的树枝屹立在街边。

  顾迟还是来了。

  他是一个人来的,脸色被凛冽的风吹得有些苍白,迈着沉稳的脚步静静走到了她面前。

  许多天没见他。

  安瞳站在原地抬头望向他,轻轻一笑。

  “你来了。”

  顾迟静静地望着安瞳,她身上只穿了一件杏色薄毛衫,略显虚弱的脸色让人无端生出了几分疼惜感。

  他心中愧疚。

  薄唇轻启道。

  “抱歉,让你久等了。”

  ……

  苏家保镖们奉命保护安瞳,既不敢离她太远,也不敢走得太近,只能远远望着她和顾迟走到了小道的尽头。

  两人站的位置很隐秘。

  身后是棵高大的梨树,可是梨花早已凋零。

  在冬天里不见踪影。

  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安瞳终于忍不住,突然一把扑入了顾迟的怀里。

  这些天来的思念和痛苦,快要把她压垮,在他面前她再也无法伪装。

  顾迟眼神沉寂,愣了半响。

  原本僵硬的手终是将安瞳紧紧禁锢在她怀里,她瘦了,瘦得快要让他忘记原本抱她是什么感觉了。

  安瞳静静埋首在他怀里,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哭。

  两人就这样拥抱着,沉默着。

  直至——

  天空里落下了雪花。

  安瞳最先松开了手。

  他温暖的怀抱一直是她最留恋的地方,可如今快要不属于她了。

  她伸过手,温柔地摸着他有些冰冷的脸,轻声问道。

  “阿迟……”

  “你到底想要什么?“

  安瞳望着他的眼神,一如以往那般明净清亮,可又爱恨分明。

  顾迟突然悟了。

  有什么东西已经被残忍的真相悄然改变了。

  “我知道了。”

  安瞳明明想哭,但她却面无表情,接着重复道。

  “我知道了,你父母亲惨死的真相。”

  啪……似乎有什么被狠狠砸在了地上,破碎了一地。

  那是……谁的心啊。

  顾迟的身影仿佛僵住了,修长冰冷的手指戛然收紧。

  他垂着漆黑的眼眸,静静地望着她,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

  在心里重重叹息道。

  那么血淋淋的真相,为什么要让她知晓?

  安瞳望着他,轻轻微笑着。

  喃喃问道。

  “你要亲自替你父母报仇吗,还是你打算,要将苏家连根拔尽?”

  她的眼泪还是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眼睛瞬间被水光模糊了视线,她有些难受地喘着气,觉得自己有点快呼吸不过来了。

  安瞳这才明白。

  原来……心死是这种的感觉啊。

  爱而不得。

  她爱而,却永远不得。

  顾迟站在那里,他像以往那般沉默安静,却没有再靠近她半步,望向她的眼神似乎披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让人看不清他的眼底里,到底藏着些什么心思。

  他沉默了许久。

  然后声音清晰,在雪地里缓缓说道。

  “安瞳,你不该遇见我的。”

  ……

  他的声音犹如余烬下的沉淀。

  听得人心灰意冷。

  灼热的眼泪无声划过了安瞳苍白的脸。

  顾迟冷淡的目光,映在她眼中,恍如薄暮时分落下的雪花,也犹如针刺般,刺痛了她的所有神经。

  他终是说出口,后悔遇到她了。

  他后悔了……

  那她呢,她该怎么办。

  那些她和他在一起时宁静美好回忆,那些快乐,那些时光,他不要了,通通都不要了。

  他……不要她了。

  意识到这一点,安瞳的身体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再也支撑不住了。

  踉跄跌坐在雪地上。

  “小姐!!”

  不远处的苏家保镖们见到这一幕,再也不能坐视不管,满脸担忧地跑了过来。

  “安瞳……”

  顾迟的眉头轻轻皱着。

  他终是忍不住迈开了半步,想要走过去扶她。

  安瞳垂着头,将苍白的唇咬得快要溢血。

  低声道。

  “不要过来!”

  她平日里的所有冷静彻底崩溃,痛苦卷缩着身体坐在冰冷的雪地里,哭得声嘶力竭,手背青筋暴露。

  从没有如此痛苦哭过……

  这般狼狈不堪的模样,她不愿意让任何人瞧见,更不愿意让顾迟瞧见。

  求求你们了,不要过来。

  把最后的一丝尊严留给她吧。

  她什么都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

  ……

  她爱的少年,原来筹谋已久,而她像一只飘荡无定期的棋子,作着一场空欢喜的美梦。

  梦中的他,是那么的喜欢她。

  而这场美梦,该醒了。

  他们……都该醒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

  安瞳终于哭累了,双眼红肿,神色平静得仿佛没有半点生气。

  顾迟走到了她的身边……

  他半跪了下来,将身上长长的灰色格子围巾摘了下来,动作轻柔套在了她的脖子上。

  微凛的风中,路灯下。

  他伸过修长白皙的手指碰了碰她的眼睫毛,摘下了那片在上面还来不及融化的雪花。

  叮嘱道。

  “雪下得很大,早些回家吧。”

  离开前,与他插肩而过时。

  安瞳沉默了几秒,她早已哭得喉间干涩,没有任何力气。

  轻轻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阿迟,再见了。”

  希望我们,再也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