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第一百八十二幕 奔溃的真相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凉末漓 2268 2019-12-31 13:43:23

  安瞳一觉醒来,外面的雪已经下了一夜。

  昨天在雪中的吻还深深印在她脑海里,可不知怎的,安瞳昨夜竟做了一夜的噩梦。

  醒来后,一股极不好的预感萦绕在她心间,她起身下楼去找顾迟,却被告知他清晨的时候已经出去了。

  见她一脸失神苍白的模样。

  女仆担心地询问道,“安瞳小姐,您还好吗?要不我替您打电话给少爷,叫他早些回来?”

  安瞳轻摇了摇头,回道。

  “不用,我没事……谢谢你。”

  快要开学了,她知道顾迟一直忙学生会的事情,而她不想再让他因为她的事情而分心。

  蓦地,安瞳接到了一通电话,是苏承之打来的,她有些诧异接通了电话。

  “二哥……”

  不知道电话里的另外一边说了什么。

  不久后,安瞳的神情淡淡,平静地回道。

  “好,我知道了……待会见。”

  ***

  安瞳按照苏承之给她的地址,来到了一个人不多的咖啡厅,前台的侍应将她领到了一个安静的包厢里。

  她刚打开门……

  却没有想到看到了一张预想不到的脸。

  是苏恬。

  灯光底下,苏恬转过身,那张美丽高贵的脸此时显得有些高深莫测,她一边拿着白茶匙搅着咖啡,一边含笑望着她。

  温柔道。

  “你来了。”

  她的声音熟稔得,就仿佛见到一位许久未见的好友……

  好像她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过,那些昔日的诬蔑和仇恨,都只不过是一场云烟。

  安瞳波澜不惊望着她,心里已经猜到了她是利用了苏承之来约她见面。

  虽然不知道她意欲何为,可她还是走了过去。

  轻轻地拉开了椅子坐了下来。

  苏恬瞧着她这幅毫无畏惧的模样,她忍不住轻笑了笑,然后拿起茶壶。

  往她的白瓷杯里倒入了一杯气味清香的热茶。

  “我记得你不爱喝咖啡……这种庐山云雾你大概爱喝。”

  安瞳接过她递过的茶杯,礼貌又平静地说了一句。

  “谢谢。”

  苏恬浅呷了一口咖啡,然后放下了杯子,纤细白皙的手指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好看极了。

  她也不兜圈,直入正题道。

  “知道为什么今天我要以二哥的名义约你出来吗?”

  安瞳神情淡淡望着她,一副等着她说话的模样。

  “你会说的,不是吗?”

  听到她这单刀直入的话,苏恬的唇角忍不住露出笑意,接着道。

  “瞳瞳,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对讨厌的人总不爱费唇舌,也一如既往的……天真。”

  最后两个字,她咬得极轻。

  可却带着一股凉凉嘲讽的意味。

  “你想说什么?”

  此时的安瞳,神情比什么时候都要冷静从容。

  可她纤长苍白的手指却在桌底下卷缩成一团,她努力地匿藏着心底里冒出的那股不安的预感。

  不想暴露出自己一丝一毫的情绪。

  她越是这样,苏恬越是得意。

  她太了解安瞳的为人,也太清楚她的弱点是什么,她无法压抑自己内心的疯狂,想要看安瞳在她面前崩溃的模样。

  她要毁了她。

  彻彻底底毁了她。

  苏恬的唇角微微弯扬,她笑起来好看极了,柔美的声音略微透着沙哑,在寂静的空气中响了起来。

  慢条斯理地说道。

  “安瞳……你以为,顾迟真的喜欢你吗?”

  “他早就知道了你的身世,接近你……只不过是在找报复苏家的机会罢了。”

  她的话,仿佛一块块重石。

  一时之间,全部狠狠砸在了安瞳的身上。

  安瞳的脸霎那间变得苍白,双手无法压抑地颤抖着,她抬起头,一向明亮干净的眼眸此时死死地盯着苏恬。

  仿佛盯着黑暗至极的深渊。

  阿迟……报复苏家……

  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瞧着她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苏恬唇边的笑容更讽刺了。

  她突然站了起来,缓缓踩着一双高跟鞋走到安瞳的身边,指尖拂过她白细的颈部。

  小声地在她耳边呓语道。

  “你还不知道吧……当年,顾迟连同他父母一起被绑架,他父母亲惨死,最后,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

  “是你救了他呀,你连这件事都忘了吗?”

  她的质问在安瞳的耳边萦绕着。

  仿佛一股刺骨的刀刃狠狠扎入了安瞳的心脏,那个被掩埋在世家之中最肮脏的秘密还是被挖了出来。

  赤/裸暴露在青天白日下。

  安瞳的脑袋霎那间空白,嗡鸣一片,接着眼前瞬间闪过了一幅幅小时候的画面。

  连绵无边的雪……梨树下,男孩。

  没错,那个一直被她遗忘在记忆深处的男孩……

  是顾迟。

  是她的……阿迟。

  安瞳的眼神突然变得空洞而绝望——

  因为,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顾迟的祖父当初极力反对她和顾迟在一起,为什么她的父亲会苦心劝她离开顾迟。

  原来……

  原来竟是这样……

  “任顾迟再怎么运筹帷幄,聪明绝顶,大概也不会想到……救他的人,居然是害死他父母的仇人的女儿吧。”

  苏恬眼神讽刺望着安瞳,她依旧温柔的笑着。

  仿佛在笑一个傻子。

  然后她拿出了一个文件袋,将里面尘封已久的照片掏了出来,一张张似雪花般撒在了地上。

  “你仔细看看这些照片……那时候的顾迟才七岁啊,真是可怜啊。”

  安瞳原本目光呆滞,可当她瞧见了照片上的那张侧脸时——

  她像疯了一样跪落在冰冷的地上,捡起了凌乱一地的照片,看着照片里满身伤疤鲜血淋漓的小男孩。

  他身上有被人拳打脚踢的瘀伤,有刀伤,还有枪伤……

  安瞳冰冷的手指再次剧烈颤抖了起来,她紧紧地抓着照片,苍白的手背青筋败露。

  滚烫的眼泪不知道何时模糊了她的眼睛。

  照片里的人,怎么可能是顾迟……怎么可能。

  他一向是光芒万丈的存在,身份矜贵,高高在上。

  怎么可能受伤,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悲悯绝望的眼神,又怎么会是照片里的模样……

  满身鲜血奄奄一息躺在冰冷的雪地上……

  没有人去救他,甚至没有人去看他一眼,他就那么孤零零眼神空洞躺在那里,仿佛被整个世界抛弃了。

  那不是她的阿迟……不是!!

  安瞳不断地用手指磨蹭着照片里的鲜血,却发现,她无论如何也无法将上面的血擦掉。

  怎么办啊,阿迟……

  我擦不掉你身上的血,怎么办啊……

  她仿佛被逼得崩溃。

  费力地呼吸着,喉间却仿佛被哽咽住了,最后竟然连哭都哭不出声了。

  苏恬高高在上俯视着如此狼狈的安瞳。

  她那张高贵温柔的脸上依然带着和煦的笑意,突然俯下身,狠狠给了安瞳最后的致命一击。

  “顾迟的父母,是被苏家害死的,所以你觉得……”

  “他还有可能爱上你吗?”

  她终是利用这个真相,把安瞳逼到了无路可走的尽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